加拿大法輪功學員抗議中共奧運迫害(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明慧記者英梓渥太華報導)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五日,渥太華、多倫多、溫哥華三個加拿大城市的法輪功學員在當地中國駐加使領館前舉行抗議集會。抗議中共以舉辦奧運為藉口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

高精度圖片
加拿大法輪功學員在中使館前抗議中共迫害

根據明慧網來自中國大陸的消息,截至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據不完全統計,從去年年底開始發生的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案例一千八百七十八宗,遍布二十九個省、市、自治區。僅北京地區從今年一月至今就有一百五十六起綁架發生。

兩百餘名來自多倫多、蒙特列爾和渥太華的法輪功學員結束了「聖•派翠克日」的遊行,下午兩點趕到渥太華中使館前,抗議中共暴行。在集會現場,記者採訪了加拿大法輪大法學會主席李迅和在中國國內經歷過迫害的幾位法輪功學員。

「群體滅絕」更具欺騙性

在當天的加拿大法輪大法的媒體公告中提到:中共圖謀以大規模抓捕等迫害手段實現其「在奧運前根除法輪功」的計劃。據大赦國際稱,前任公安部長周永康下令,為舉辦「成功的」奧運,對法輪功學員和其他異議群體進行「嚴打」。

李迅在接受採訪時說,「幾年前,中共承諾改善人權,獲得了奧運的主辦權,現在,它也利用了人們的這種善良的願望,欺騙了整個世界。好萊塢著名導演斯皮爾伯格本人當初也是因為對中共寄予厚望,給中國領導人寫過兩次信,但沒有得到任何答覆。可見中共對改善人權沒有任何誠意。」

高級工程師,曾榮獲中國國家傑出工程設計金獎的何立志,因向親友發信講法輪功真相,於二零零零年被中共安全局的人強行從單位帶走,並被抄了家。後來被從北京海澱區看守所轉至監獄。何立志說,「奧運會是一個和平的盛典,中共想辦奧運,並不是真想躋身和平世界之列,而是想掩蓋在國內的犯罪。中共之所以緊張奧運,還想利用舉辦奧運,反過來欺騙國內外輿論,說‘中國沒有迫害’。」

李迅說,「另外,中共為了禁止‘抵制奧運、反對踐踏人權’的聲音,把這些說成是將奧運‘政治化’,欺騙世人。事實上,真正將奧運政治化的是中共自己。」

中共藉口打壓,因懼怕真相

另一位曾在中國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甘娜在接受採訪時講了自己在所謂「敏感日」受到迫害。甘娜說,「從九九年迫害開始以來,中共就在利用各種藉口,以‘維護社會治安’為名迫害法輪功學員。逢年過節,打電話騷擾,或將人騙到派出所。」

甘娜說,其實中共才是社會不安的製造者。甘娜講述了自己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的經歷。當天,甘娜出門買東西,三個埋伏在小區的警察一擁而上,將其圍住,並說,「你必須和我們去派出所,明天是敏感日。」當時圍觀的群眾上百人,甘娜給在場群眾講真相,並不配合警察的綁架。朝陽區酒仙橋派出所的三個警察非常害怕人們了解真相,驅趕圍觀群眾的同時,氣急敗壞的先後兩次將甘娜往桑塔納汽車的後備箱裏塞……被帶到派出所後,警察將甘娜銬在椅子上,並對其非法搜身,在甘娜的包裏發現了寫有「法輪大法好」的資料,並憑此將甘娜第二次勞教。

何立志說,「每逢節假日、‘敏感日’,即使人在監獄也能感覺到那種恐怖氣氛的增加。法輪功學員間不准講話,警力明顯增加。因為他們自己也知道打壓法輪功都是非法的,都是建立在謊言的基礎上。而在所謂的‘敏感日’,他們真正害怕的是真相被披露出來、害怕迫害的內幕被揭穿,害怕法輪功學員講真相。」

反人類罪和奧運不能同時在中國進行

李迅說,「奧運前夕,中共不但在系統迫害法輪功,還在讓更多的人參與到迫害中來,中共並利用懸賞系統所謂‘有獎舉報’,獎賞向中共提供法輪功情報的告密者人民幣五百到五千元。例如遼陽市公安局的網站上公開張貼‘有獎舉報’通知,讓人們舉報法輪功學員。」

來自河北涿州的金瑾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中共利用藉口實施迫害的手段很多,包括電話騷擾,有時還會雇佣法輪功學員的鄰居非法監控。一般在「敏感日」,我們要去北京或市裏,在出大門的時候,門衛都立刻就會向領導層層彙報。

金瑾本人因為修煉法輪功被剝奪了工作。金瑾的弟弟因為在北京地鐵裏被查出攜帶法輪功資料被非法處以一年半勞教。金瑾在明慧網上看到涿州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的消息,一些人是她家人的朋友。金瑾很牽掛這些仍在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何立志認為反人類罪和奧運不能同時在中國進行,他說,「中共沒有資格辦奧運。如讓中共舉辦奧運會,不但不會讓其反悔以往的罪行,而且會加重迫害。例如,現在中共一邊在準備奧運,一邊大規模抓捕法輪功學員。說明它們一邊在犯罪,一邊在國際上欺騙。」

加拿大電視台(CTV)和「渥太華公民報」對集會進行了現場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