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去掉對情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四日】我是九九年春幸得大法,修煉僅三個月,患了多年的十來種病全部消失,走路一身輕,我對師父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

開始學法時我和丈夫都很精進。可是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失去了集體學法環境,我們對自己的要求就放鬆了。我們執著於家庭的好日子,而忽視了學法;即使學法也是走形式,經常犯睏,煉功思想常溜號。特別孫子出生後,心思都放到了孩子身上。我自己身體也常出現不舒服的狀態。

老伴在單位是中層幹部,整天隨潮流吃喝玩樂。我常和他生氣,讓他在家多學法,他不但不聽還一大堆自己的理由。

看到《明慧週刊》登了不少同修勇猛精進、學法、做好三件事的修煉故事,我非常著急,但又放不下對情的執著。當時心想:我們兩個人有一個能修圓滿就行了,既然老伴對自己修煉沒有信心,那他就留下來照顧孩子吧。

後來通過學法,我才意識到自己是多麼的自私。因為執著於親情,而支持老伴本來就不堅定的心,甚至為了孩子讓他放棄修煉,我是多大的罪過呀。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

如果由於我的執著,使老伴不能返本歸真,隨師回家,那我的罪過真是大如山哪!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自己對孩子的情太執著了,孩子的一生早已安排好,根本用不著我操那沒用的心,應該把心放在做好三件事上。我認識到放不下對情的執著,我是修煉不了的。去掉了執著,我身體不舒服的狀態沒有了。老伴學法也比以前精進了,不好的習慣改了很多。我悟到只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才能使我放棄執著,提高上來。

只有大法,才能歸正人心

有一段時間,我老伴的老毛病又出現了,學法就睏,有人找他吃、喝、玩麻將,馬上就精神了,而且不願參加集體學法。有一次,他玩麻將很晚才回來,上床看了一會書,不到五分鐘就要困著了,我生氣的說:「常人的東西你啥也放不下,就你這樣,也圓滿不了。」我女兒那天正好回來了,當時對我說:「就你這一句話就把他定到那了,你應該好好學法了。」我當時不悟,學法也沒入心,遇事總是向外找。

後來經過我靜下心來學法,加上同修們的幫助,我認識到自己本身就沒有學好法,有時沒有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所以老伴才會這個樣子,由於自己的過失,差點再次無形中給老伴侷限住了。

我主動給老伴道了歉,並鼓勵他抓緊時間學法,才能去掉不好的愛好,並且發正念清除老伴背後另外空間干擾他學法的睏魔。

我們靜下心來同時學法,老伴很快放棄了常人中的那些不良嗜好,並主動學法煉功,有時也給親朋好友講真相。通過學法,我悟到:生氣、指責、命令都不會改變人心,只有大法才能歸正人心。在修煉的路上,一思一念都不能偏離大法。

真正放下人心,徹底去執著

前些日子,每當我打坐煉功時,孫子都會醒一兩次,我又著急又是抱怨。有一次,我剛坐下盤腿煉功,心裏就想,今天孫子可別再醒啊,睜眼看看,孫子馬上就醒了,我心中一驚,這不是我求來的嗎?!

我想到師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告訴我們:「邪惡是無孔不入的,你們一念一行邪惡都在虎視眈眈。你們執著甚麼邪惡就加強甚麼」。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

我終於明白,我對孫子的情的執著還沒放下。找到執著,去掉它,不讓邪惡因素有一絲空子可鑽,並且發正念清理自身空間場,解體一切干擾我學法煉功的邪惡生命和不正的因素。從那以後,在我學法和煉功的時候,孫子總是在熟睡。

以上是我在去掉對情執著過程中的體會,寫出來警醒自己,同時也時時純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抓緊救度眾生,在正法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