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期間去北京發正念有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二日】我想借用明慧一角交流一下我去北京發正念的一點體會,與大家分享。

星期日休息,我隻身乘早班大巴來到北京天安門。那裏已戒備森嚴,廣場全部戒嚴。行人只能走天安門前的人行道。而人行道卻被四五個特務、警察把守,檢查來往行人的包裹。只留下一尺多寬的空隙,且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還有軍人排隊巡邏。

遊人無視恐怖,趁興遊玩。我包裏帶了兩套真相光盤,用正念闖過了一道道封鎖線,隨著遊人走進了天安門城樓。我感到像一個覺者在世間行走。上午兩會正在召開,我發出了強大的正念,解體兩會與會者背後的邪惡因素。我隨著遊人不斷的行走,感到這樣影響發正念的效果。想利用觀賞炮台停留時機來調整正念,但意識到這是人的行為,還達不到堂堂正正、金剛不動,是一種自我保護。因包裏有真相光盤,擔心被邪惡發現,我知道這種思維不正,不斷在排斥,可還是抹不掉,不好的物質不斷往下壓。我悟到自己心性的容量就這麼大,不能強為,只好闖出警戒區把兩套光盤散發出去,同時扭轉「離邪惡黑窩這麼近,人們不敢接受」的觀念,用「能救一個是一個,既然發出去就一定讓真相起到救人的作用」的正念代替。

我的書包沒有真相光盤了,心裏踏實了許多,但正念沒有鬆懈:「不允許邪惡干擾,不能讓世人對大法犯罪」。我順利的又來到天安門,隨行人又走進了天安門。這次我停歇在一邊,靜靜的發正念,並視而不見,發出去的強大正念搗毀著一切邪惡因素,感到另外空間的邪惡在急劇削減。我走出天安門城樓,坐在離人民大會堂最近的路燈底座上,心態純淨的發著正念,警察、特工、軍人不時從我身邊走過,近在咫尺,但無任何干擾,持續半個小時的正念後,我感到另外空間已是天清體透。此時,我悟到這些參與兩會的代表們,也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啊,且來源於不同的天體,是冒著天膽下來得法的。他們既然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就應該無條件的支持大法,同化大法才對呀,怎麼能被邪惡因素操控幹出迫害大法的事呢,多可悲呀!他們都有明白的一面,都知道這個理,所以他們應該發揮正面的作用。我們是大法弟子,是幹甚麼來了?是救度眾生來了,清除邪惡不是為了乞求常人結束這場迫害或給法輪功平反,來解脫我們自己,而是為了這幾千人甚至上萬名代表的生命負責,是在珍惜他們的生命,是為了他們能有未來,是為了他們不再當邪惡的傀儡,是為了他們能清醒、理智的做出正確的選擇,是為了他們都能在大法中獲救。當我明白這層法理,我已是淚如泉湧,我無法控制自己,內心的慈悲與悲壯充滿了整個蒼宇,久久不能逝去。當我發完十二點正念,意識到我來這裏的使命已經完成,該回家了。

這歷時三個多小時的發正念,心性在轉變。從開始的為私、自我保護的心昇華到放棄了自我完全為他的心態,從認同邪惡迫害、反迫害昇華到為眾生而來,這是法的威德,是師尊的洪大慈悲。我只是大法中的一粒子,發揮著一粒子應該發揮的作用。今後我會更加警醒自己,讓大法粒子發揮出更加純正的光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