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法律協會遞交狀告CCTV的法律上訴文件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明慧記者鄭海山報導)二零零八年三月十日人權法律協會(Human Right Law Foundation)的執行主任(Executive Director)泰瑞•瑪什律師向美國第二巡迴法庭的上訴法庭(Court of Appeal of 2nd Circuit Court)遞交了一份法律文件,其中指出在兩年前被起訴的中國中央電視台不享有豁免權。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三日,國際司法協會、美國世界人權組織與國際人權法律項目向美國紐約南區法院(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OF THE SOUTHERN DISTRICT OF NEW YORK )聯合遞交訴狀,控告中央電視台(CCTV)援助、教唆、指使、協同犯罪、命令、計劃、鼓勵和宣揚由中共及其元凶江澤民、羅幹、李嵐清、薄熙來、葉小文和王旭東等發起和策劃的,針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折磨和種族滅絕。原告為王惠敏、陳鋼等五名法輪功學員。

控告中央電視台(CCTV)的這起民事訴訟案主要依據《外國人侵權索償法案》和《酷刑受害者保護法案》。正是依據這兩項法案,北京市黨委書記劉淇和遼寧省副省長夏德仁已經被美國法庭宣判有罪。

正像陳鋼和其他原告在訴狀中所指出的,被告在其媒體報導和電視節目中所採用的手法與納粹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盧旺達胡圖人對圖西人的種族滅絕期間,以及米洛捨維奇對南斯拉夫的種族清洗時所採取的宣傳手法如出一轍。在所有這些暴力攻擊和屠殺發生時,誹謗宣傳都扮演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它使罪惡得以發生和延續。

瑪什律師說:「正如彼得•維古立思(Peter Zvagulis)在二零零五年七月七日為英文大紀元撰稿中所述,在南斯拉夫針對波西尼亞人,在盧旺達針對圖西少數族群,和在中國針對法輪功的群體滅絕中,迫害者不僅以同樣的謊言煽動罪惡 (比如:要消滅他們,否則你會被他們消滅),隨之而來的大規模犯罪和滅絕也極其相似。」

這個手法由中共在其「中國反邪教協會 (CACA)」的網站上暴露了出來:「先將其定為恐怖分子。然後再對其選擇適當的措施。」(摘自中共主要官方喉舌之一的新華網)。CCTV 通過其新聞、記錄片以及訪談節目中一再將恐怖犯罪分子、精神病患者、和其他罪犯描繪成法輪功修煉者,通過大量刻意製造的謊言煽動和誘使公眾、警察和安全部隊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非法拘捕和關押、非法的警察逼供和酷刑折磨、殘酷的洗腦和轉化,目地是迫使修煉者放棄他們的信仰。在許多情況下,法輪功修煉者須為堅持信仰而付出生命。

瑪什律師還說:「CCTV 的陰謀角色不僅通過它製作的節目得到佐證,而且還可以通過許多參與迫害者的講話加以確證。我們有幾份江澤民的講話、李嵐清的講話、中共中央文件、中共中央各省、市常務委員會文件。」

在中國全國範圍和地方省份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程度和嚴重性,已經在美國國務院人權狀況報告,特別是在美國國務院國際宗教自由的年度報告,以及由非政府人權監督組織,如國際特赦和人權觀察的報告中得到證實,並有詳細記錄。美國國務院二零零六年的人權狀況報告指出:「在中國勞教所的二十五萬勞改犯中,至少有一半是法輪功學員。聯合國酷刑專員諾瓦克先生公布的報告指出,在中國監獄中至少三分之二的酷刑是針對法輪功學員的。」

泰瑞•瑪什律師在二零零八年三月十日向美國第二巡迴法庭的上訴法庭遞交的法律材料中指出:「仔細閱讀訴狀和原告的證詞不難發現,被告中國中央電視台通過在中國國內的中央一台和在美國播出的中央四台的反法輪功的宣傳而參與迫害的罪行。正如美國第二巡迴法庭在一九八零年Filartiga v. Pena Irala(注)一案中將虐待者描繪成‘人類的公敵’一樣,「那些使這些(反人類)罪行得以實施的人,和少了他們這些罪行就不會發生的人,已經把他們自己擺在了人類的對立面了,所以,法庭決不應該允許這些罪犯免受懲罰。」

在法律程序上,這個案子已經是到了第二巡迴法庭的上訴法庭(中級法庭)。此案中除了代表中共的「中國律師協會」試圖以第三方團體的身份對本案的干預外,被告CCTV不曾以任何形式回應此案的指控。初級法庭駁回了「中國律師協會」的干預,卻錯誤的裁定被告可在外國主權豁免法(FSIA)下享受豁免。瑪什律師說:CCTV並不享有外國主權豁免法案(Foreign Sovereign Immunities Act)中的豁免權。瑪什律師相信上訴法庭會作出有利於原告的正確判決,並將案件返回給初級的法庭做進一步的聽證和評估;地區法庭會最終會作出,也應該作出的有利於原告的判決。

註﹕Filártiga v. Peña-Irala,630 F.2d 876 (2d Cir. 1980)是美國法律和國際法上的一個歷史性案例。這個案子開創了美國法律懲罰非美國公民在美國以外所犯的酷刑罪行的先例。這個案例使得美國的司法權限擴大到世界範圍的酷刑罪行。這個案子是在一九八零年由美國第二巡迴法庭的幾位法官判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