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正念不放鬆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日】登陸明慧網,經常看到有大法弟子被黑手爛鬼操縱的惡警、犯人肆意毆打、欺凌,被迫站「軍姿」、架「飛機」、舉重物、坐鐵板、吃潲水,被迫長期做奴工……被迫做一些平常人連想都想不到的羞辱之事。這些,都更堅定了我清除邪惡的決心。同時,我也在思考一個問題:到底是甚麼原因,導致同修們聽從邪惡,去做那些讓我們永遠都會感到羞恥的事情?為甚麼不能按照師父所說去做,「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想來想去,我認為根本原因就是沒能守住正念。

在被迫害時,同修們肯定是發過正念的。在感覺發正念「不奏效」的情況下,承受不了被折磨的身心痛苦才配合邪惡的。越到最後,邪惡越要垂死掙扎,它不會輕易放手。所以,對我們的要求也就高了。不是說你認識到法理了、有一點正念就可以過關的,你的正念還必須強大,有的情況下,正念還得持久。

記的《人神一念》這本小冊子上,有個同修為躲避邪惡綁架從高樓跳下,身上多處骨折。她堅決不住醫院,回家後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高密度發正念,清除迫害自己身體的邪惡生命與因素,結果一個星期後骨折痊癒,拍片子發現骨頭接合處連一點痕跡都沒有。在為同修的神跡感嘆之餘,我想:如果我們都能像這位同修一樣,正念如此堅定、強大而持久,那甚麼迫害也不會發生,甚麼迫害也不能維持。

在寬鬆的環境下,一樣存在能否保持強大正念的問題。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寬鬆環境下的迫害,表現形式不像監獄裏面那麼明顯,受到迫害的後果,體現在這一空間的往往也不那麼嚴重,所以,很多同修甚至還沒意識到自己已處在魔難之中,更沒有提起重視發正念清除。

比如:有的同修家人干擾很大;有的陷在工作、家庭各項事務中不能自拔;有的發正念被嚴重干擾,一閉眼就睡過去,手歪了都不知道;有的煉靜功不能堅持盤腿,最多堅持半個多小時;有的學法不能入心,看不到法理;有的被困魔干擾,晨煉起不來床;還有的出現嚴重的「病業」假相……雖然上述有些問題屬於個人修煉的範疇,但是,我們自己修不好,就會直接影響救度眾生的效果。有同修曾經說過,凡是讓你不能全力以赴做好三件事的,都是你最大的魔難。我感覺說的真好。環境寬鬆,不等於對大法弟子的標準降低,更不是放縱求安逸心的理由。在求安逸心的帶動下,正念是很難出來的,更不容易守住。所以,很明顯的問題上(比如睏魔的干擾),卻出現干擾愈演愈烈、好像很難擺脫的情況。

最近,我地邪黨政府組織了一次「文藝表演」,利用民俗活動為行將就木的邪黨政權塗脂抹粉,把迫害大法弟子、迫害人權的邪惡形勢塗抹成「與民同樂」的「和諧社會」,妄圖加強邪惡勢力的場。部份大法弟子近距離、長時間發正念,使活動中途停止,場面一片混亂,政府官員狼狽退場。這足以證明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

如果在魔難面前,我們都能夠清醒的分辨頭腦裏的每一個念頭,問一問自己:我是否保持了正念?正念是不是強大?是不是持久?是否做到了師父要求的「正念過程中不驚不怕,惡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正念制止行惡》)。真能做到,正念的威力就一定會顯現出來,很多所謂的關、難,就不會像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大,也不會那麼難過。

從另外一個角度上看,我們承受的屈辱、痛苦都不算甚麼,都會像煙雲一樣消逝,可是,眾生在我們的屈辱、痛苦的形像中,不能看到光明,不能看到希望,不能看到未來,不能看到佛法無邊的展現,他們會感到絕望,會更加隨波逐流,他們就毀了。同修們,讓我們守住強大而持久的正念吧,告訴自己:無論何時何地,無論時間長短,無論自己感覺如何,無論外界環境怎麼變化,無論常人怎麼表現……都要守住正念不放鬆!同修們,讓我們發揮大法弟子強大的正念,修好自己,結束這場迫害,救度更多的眾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