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邯鄲勞教所三個月迫害紀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一日】到2007年6月份,被非法關押在邯鄲勞教所的大法學員有20多人。從2007年7月20日到邪黨17大前後,由各地又送來40多名大法學員。為迫使學員放棄修煉,他們採取各種流氓手段殘酷迫害大法學員。僅從2007年8月17日至11月底,這3個多月中,勞教所惡警迫害大法學員的罪惡事實如下:

2007年8月17日晚8點至9點,惡警王志明在隊長辦公室用電棍電張懷俊。

2007年9月12日管教左濤在隊長辦公室電擊李敬軍。

2007年9月13日惡警王志明在隊長辦公室用橡膠棒毒打李敬軍。

2007年9月13日晚9點半至半夜12點左右,惡警葛慶習、王志明、高金利與普教張新、劉春、胡春林、楊凱勝、王紅軍等人在隊長辦公室用橡膠棒毒打王中,還有王志武也被罰站。

2007年9月17日早晨6點半左右普教任連山在儲藏室打馬修元臉部、頭部,班長張新在旁邊指揮,胡春林把守門口,啪啪的雨點般的聲音在樓道裏都聽到了。

2007年9月20日管教左濤在圖書室電擊段新月。

2007年9月下旬普教賈學東在儲藏室毆打鄭文鎖。

2007年10月大法學員李秋生和徐凱被惡警長期罰站,有一次徐凱站不住摔倒了,頭部摔了一個包。尤其李秋生在中共17大期間連續晝夜站立數天,達100多小時不讓睡覺,腿腳也幾度浮腫,截至12月快兩個月了還在持續。

2007年10月15日下午4點40分,普教賈學東在儲藏室毆打李敬軍,任連山在門外把守。5點多吃飯點名時,正好大隊長葛慶習值班,李敬軍右手捂著胸部報數時都說不出話來,幾個普教還大聲恐嚇「把手放下」,葛慶習心裏清楚但視而不見、不聞不問。事後才知道因為普教不准李敬軍上廁所,他憋不住了才遭毒打,以至後來還吐了血,之後他又被強迫訓練隊列,而且李敬軍曾患癌肺結核轉胃結核及一條腿殘疾,走路不便,可想而知對於一個這樣的殘疾人搞軍訓是多麼困難,真是受盡折磨。

2007年10月15日半夜12點左右,馬修元被惡警葛慶習和普教劉春、任連山、楊凱勝在隊部電擊和橡膠棒毆打迫害,並強迫寫檢查認錯,特別是劉春還自稱用「陰陽錯骨」的功夫來折磨他。

2007年10月中旬晚9點半至半夜,管教曾毅偉和普教楊凱勝在民管會活動室用電棍電擊李秋生,直到把兩個電棍的電用完。

2007年10月20日上午10點多普教賈學東在大廳打被罰站的李秋生,用膝蓋猛擊李的腰部、背部。晚7點多時普教賈學東、李志剛、王紅軍從大廳把李秋生拉到儲藏室毆打,而且還用李的飯盒放煙頭和瓜子皮,用後把飯盒摔壞扔到樓後。

2007年10月下旬惡警王志明在圖書室打楊愛民。

2007年10月25日惡警王志明以顧大平洗手沒向普教喊報告為由,在心理諮詢室指揮普教劉春、任連山、李保永、王紅軍、劉磊、李明朝等人,對顧進行殘酷迫害。雙腿被繩子捆住不能打彎,坐到地上由兩人把胳膊拉向兩邊不能支撐身體,又由幾個人一起壓顧的背部,使胸部與腿部貼近,使他痛苦的慘叫聲全所樓都能聽到。直到腰部發出喀的一聲響,好像骨折的聲音,他們才停止猛壓,而後惡警王志明又拿來電棍電擊,電棍沒了電又改用橡膠棒把顧按翻在地上毒打了幾十下。晚上顧的腰部疼痛劇烈不能入睡。

2007年11月2日上午,管教左濤在隊長辦公室用電棍電擊賈春友和李秋生。

2007年11月3日早晨,普教楊凱勝、王紅軍在樓道裏毆打李秋生。

2007年11月8日下午,惡警王志明在大廳指使普教楊凱勝毆打李秋生。

2007年11月12日上午,管教張文山在隊長辦公室打楊愛民。

2007年11月13日下午,管教張文山在隊長辦公室打王壽雲,中午打賈春友。

2007年11月16日上午,管教左濤在隊長辦公室打薛金澤耳光,導致一隻耳朵流黃水,聽不清聲音。

2007年11月26日早晨,普教王紅軍在大廳打李秋生。

由於惡警封鎖消息,以上事實只是冰山一角,望知情的同修補充,揭露那裏邪惡的迫害,讓更多的人看清楚中共的邪惡本性,同時營救同修早日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