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貴港地區洗腦班惡行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一日】貴港市是廣西壯族自治區東南部的一個美麗的港口地級市,人口約四百七十萬,轄港北、港南、覃塘三個區及桂平市和平南縣。有桂平西山、大滕峽、南山公園等著名風景區。貴港因盛產荷花、蓮子和蓮藕,故又稱為荷城。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這裏的法輪功學員人人修心性,有矛盾找自己,工作兢兢業業,在各行各業中為繁榮荷城做出了卓越的貢獻。這裏的法輪功學員沒有一個貪污受賄,對吸毒、嫖、賭、偷、搶和坑矇拐騙這些惡行更不沾邊,連抽煙、飲酒的嗜好都戒掉,人人都做好人,普遍不用吃藥,推動了家庭的和諧、社會的和諧。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電視、電台、廣播、報紙、雜誌、大會小會、各種宣傳日夜不停的攻擊法輪功,這些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社會各界公認的好人一下子成了被專政、打擊的對像,鋪天蓋地的打壓、迫害接踵而來。法輪功學員都上了公安局的黑名單,在不理解中被迫交出了大法書籍、資料,有的被迫寫「保證書」、「決裂書」,書店被非法查抄。荷城上空陰風陣陣、惡浪翻滾,全城被籠罩在恐怖之中。

二零零零年,貴港的法輪功學員出於對政府的信任,有的用書信形式寫信給中央及各級部門反映大法的真實情況,但卻遭到追查和非法拘捕。有部份學員上北京,準備向中央反映大法的真實情況,其中有的除了車票便身無分文,只煮了兩斤米飯上路,結果剛下火車便被非法抓捕了;有的在火車上就被非法抓捕了。他們憑著良心希望講清事實,但卻因此被判了一年到兩年的徒刑,其中有的甚至連北京是甚麼樣都沒有見到。

貴港所有的法輪功學員此後受到了株連迫害,有的被非法抄家,有的被非法抓捕,有的在半夜三更被一群警察拍門查看是否在家,有的半夜接到查詢電話……多少家庭受到驚擾,在恐懼中度過了不眠之夜。邪黨惡徒們還不罷休,為了進一步鎮壓和恐嚇這些不屈服的學員,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又把全貴港的法輪功學員都劫持到貴建禮堂恐嚇,全副武裝的警察夾道「迎接」。上北京的法輪功學員被一個個拉出來侮辱。法輪功學員回到單位又被洗腦兩天,並被要求再次寫「決裂書」,被照像、取手模,家屬還得寫「保證書」簽名擔保。

二零零一年中共導演的所謂的「天安門自焚事件」出現後,貴港從二月十四日開始,又辦班強行對當地法輪功學員洗腦,由法輪功學員所在單位出經費、出人,每個法輪功學員由兩個人日夜跟著。接著又辦了二、三期,全部都是封閉式。在這幾年的腥風血雨中,不斷有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有的一家四口全部被非法判刑;有的夫妻雙雙被抓、被判刑,留下孩子孤苦無依。法輪功學員被嚴密監控、監聽電話、蹲坑、跟蹤、盯梢,每逢節假日都遭到邪惡上門查看、騷擾,搞的這些家庭惶惶不可終日。有不少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因承受不了這些邪惡長期的驚嚇、騷擾而導致鬱鬱而終、憤憤而亡。(因安全考慮,在這裏暫不公開這些法輪功學員的名字。)

最邪惡的是二零零五年的洗腦班(第四期),主要負責人是張成軍和阮××。張成軍是原貴港市所謂的防範辦副主任,「610」主要頭目。張成軍是平南大坡鎮人,1958年8月出生,曾經做過教師,自恃有些歪才,經常用惡毒的語言和毒詩誣蔑大法。阮××是主任、警長(這裏暫不公布他的名字,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他們認為以前辦的洗腦班不夠徹底,於是想出一個更惡毒的招數來迫害法輪功學員,圖謀把全貴港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塞到洗腦班來「過濾」一遍。張成軍將此毒招向全廣西推廣,廣西各地紛紛效仿,辦起了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

這個邪惡的洗腦班設在貴港覃塘軍分區倉庫後勤基地,是一個廢棄的軍營,由潘塘路口出入,其四面環山,地理位置非常隱蔽,外人不能輕易得知。以前常有賭徒在此聚賭;這裏也是現在的軍、警打靶基地。二零零五年一月,貴港地區惡黨不法人員非法抓捕了一批法輪功學員,用殘酷的手段強迫他們「轉化」,再利用「轉化」了的學員迫害其他的法輪功學員。為了加強力度,還從南寧、桂林、黎塘等地調來一些人做幫兇。這些幫兇迫害了貴港的法輪功學員後又到其它地區的洗腦班迫害其他的法輪功學員。

邪黨惡人用欺騙、恐嚇以及綁架的手段把法輪功學員抓到洗腦班後,採取的手段是專設一個房間(他們稱之為「手術室」),一個一個的來。被推入「手術室」的法輪功學員被強制坐在一張凳子上,由那些邪悟者輪番洗腦,不准睡覺、不准洗澡,並不斷的推搡、拍打法輪功學員,日夜不停的在耳邊鼓譟,灌輸邪黨的歪理。如果這些幫兇不管用,張成軍等一幫人便傾巢而出,還有從南寧監獄來的邪惡警官等一起群攻,並威脅恐嚇說「如不轉化則送去更可怕的地方,到那種地方同樣要被轉化,只不過那地方就沒這裏這麼好過了」,云云;還放言再不轉化,中共中央自會有辦法對付你們,言下之意就是如不轉化便是「肉體消滅」。這邊法輪功學員被洗腦,那邊則由派出所伙同國安隊進行非法抄家、搜查,再拿所謂的「罪證」進一步追究迫害。有的女弟子來例假,被折磨到癱軟在地上後又被提起來按在凳子上。因長時間被迫一個姿勢,很多學員的手腳都腫了。只有寫了「三書」,才能出房間,否則,無論多少天、多少夜都輪番跟你耗。

最後有的學員被迫害到精神崩潰,被迫寫下「三書」。聽說玉林市一個漂亮的女弟子被迫害的瘋瘋癲癲,吃玻璃、吃鐵釘,這都是邪惡迫害所致。這一狠招令張成軍非常的得意,認為非常的「靈驗」,他說堅持的最長的是十日十夜。張成軍將此毒招向全廣西推廣,不斷有各地監獄、勞改場、「610」、政法、公安等人員來參觀。

出了「手術室」的學員被迫日夜看造謠、誹謗、誣陷大法及其創始人的光碟,有一百多張,還有王志剛夫婦寫的攻擊誣蔑大法的書。邪黨惡人們還追查搜查出來的大法書、資料、影碟、傳單的來源和分發的去處,追查誰教的功、和誰一起練的功、誰還在堅持煉功等。每個法輪功學員都被安排有兩個「陪人」監控洗腦,由學員單位或地方政府出人、錢,其餘上邊撥款,據說每人的經費為一萬元。如果學員單位,抽不出陪人,就由「610」委派。這些「陪人」跟法輪功學員一起進班,如果學員不能出班,這些陪人也不能。法輪功學員每日的飲食起居、言談由這些陪人一一做記錄,填寫一些表格,每天向邪惡彙報。學員去哪裏,陪人跟著,不得與外界聯繫、不得走出這個營地範圍,周圍還有便衣警察看守。當邪惡之徒認為某人達到了轉化的所謂「五條標準」後才能出班。開出班會時,被照像、錄像、取手模(十個手指頭、十個手指節和兩個手掌)上交省公安廳,在會上被迫當眾讀「揭批書」,每個出班的人還要在他們事先準備好的一塊紅布上題字「留念」或者感謝他們的關押迫害。惡徒張成軍把出班者被迫送的錦旗(所謂表達「不送去勞教之恩」)、洗腦的照片和「揭批書」貼到宣傳欄上供各地來的人參觀以顯示其「政績」。來接學員出班的各單位及地方政府負責人還要在「保證書」上簽字擔保,然後才能把人接走。

這個邪惡的洗腦班從二零零五年一月開始,到同年七月二十六日瓦解。全貴港(三區兩市縣)的法輪功學員幾乎都被非法關押到這個洗腦班迫害,連從監獄、勞教場釋放回來的也不例外。有的法輪功學員幾乎每期都被關押在此迫害。因為這個洗腦班太邪惡了,又勒索各單位出錢出人,搞的天怒人怨,不得不結束。後來邪黨惡人又改到貴鋼去辦,桂平、平南的回本地辦,還妄圖把所有接觸過大法的人都押去洗腦,但在法輪功學員的抵制下,惡者未能如願,終於草草收場。

現在貴港,還有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2007年平南師範一年輕女教師被綁架。

歷史上對正信的迫害從來都沒有成功過。一些聰明的警察已經在保護法輪功學員,並留存惡人迫害的證據。正告邪黨張成軍之流,你們所做的一切罪惡必將被神清算,被歷史和人民清算!張成軍也看明慧網,比一般人更了解真相,卻為了眼前的利益不顧自己的未來。難道歷史上的行惡後可怕可悲下場的例子和目前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例子還不足以讓你們悔悟嗎?還在繼續迫害法輪功的人必將受到法庭的審判、人民的唾棄,同時惡報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