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做資料點遍地開花的一朵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了。修煉至今已有整十二年了。我是屬於閉著修的,修煉過程中甚麼感覺也沒有,甚麼也看不見,就憑著一個對師父對法的堅信走到今天。

我修煉前患有支氣管哮喘和甲狀腺機能亢進等病症,在婚後生子後連續做了兩次人工流產(造的業力太大了),而後,身體每況愈下。到九五年的大夏天的時候,乾脆不能正常工作了,只能坐在那裏倒氣了,吃藥和打針都不管用,真的感覺生不如死。在那一年我有幸得了法,從此走上了修煉之路。步入大法修煉僅幾個月的時間,我的身體明顯的發生了變化,能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了。真的使自己感到了像脫胎換骨了一樣。身體變好了,而且還知道怎樣去做一個好人,學會了遇事替別人著想,使自己的心境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二零零七年五月我們這片的資料點被破壞,做資料的同修被抓(因互相不認識,也沒人傳遞消息,具體情況不詳)。在這期間我們有一老同修乙也算是協調人吧,因病業狀態住進了醫院。甲同修一直張羅想成立個集體學法小組,由於種種原因,有的人怕心重始終沒成立起來。學習資料只能先讓甲同修的兒子每個星期送一次,很不方便,但這也不是長久之計。當時,我們這一片真是一片散沙,同修們都很著急。當務之急一個是趕緊成立個資料點,再就是救助在醫院裏的同修乙。最好組建一個集體學法小組。

談起建立資料點我與甲同修說:我有這個條件,懂一點電腦知識,資金也有條件,只是我的工作性質總出差,每年有時大半年在外,再一個我丈夫不支持我修煉。甲同修說你那是藉口出差,推托不想建資料點。甲同修的話使我猛醒,我想這是又一次師父用同修的話來點化我。我應該好好的向內找自己,我這不是私心,怕心,求安逸心,依賴心和懶惰心在做怪嗎?難道做資料就應該是別人的事嗎?與己無關嗎?而且在這一片裏就屬我歲數最小,我應該毫無條件的承擔起這個建立資料點的責任。

世間的一切都是為大法而成就的。我建立資料點,師父就可以不讓我出差。再有我丈夫不能因為他不支持我就不做資料了,他也是有緣人,也是被救度的呀,我可以天天發正念,鏟除他背後干擾我建立資料點的邪惡因素。有了電腦讓他多看看大法的真相資料。有了此想法後,我讓兒子買電腦,安寬帶網,請同修來幫忙裝上安全上網軟件,教我怎樣使用軟件等。很快我家這個資料點就建立起來了。

通過建立家庭資料點的過程,也修去了我的一些執著心,如:顯示心,名利心,怕心,懶惰心,依賴心,求安逸心。從中使我體悟到:是信師信法才使我成為資料點中的一員。

救助同修乙的事,大家也很著急,但只感覺心有餘而力不足,幫不上甚麼忙。而且埋怨同修乙正念不強,大家只是到那裏看一看,呆一會就走了。她也用mp3聽過師父講法,但一聽就吐,後來就不聽了。她身邊家人都是常人,怎麼能喚醒她的正念呢?我與甲同修去醫院帶去新的《明慧週刊》讓她的家人給她讀,這都是希望常人做大法的事,這是不可能的。同修乙病業狀態持續有兩個月有餘,師父一直給我們機會來救她,而我們沒能做到,她就這樣的走了,沒能兌現她的史前大願匆匆的走了。這是一次慘痛教訓哪。

同修丙主動要求在她家成立集體學法小組,白天通讀《轉法輪》,每個人輪流念,有讀錯的給更正過來,每遇到整點時大家一起發正念,每天至少讀二講。有些同修還利用晚上的時間在一起學習師父前期講法和經文,大家學法的熱情很高。師父最近《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中談到要提倡大家在一起集體學法的環境,這樣大家在一起有甚麼問題可以切磋,這樣提高的很快,遇事要向內找。

現在我們這一片的環境完全扭轉過來了,大家都能把自己作為大法的一個粒子,在正法最後的時期,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按照師父要求做好三件事,多救度眾生,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圓滿隨師還。

早就有想法寫心得,但由於惰性一直沒動筆,直至今日才匆忙趕完稿。有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