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運人士:神韻傳遞的信息會善化世界(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四日】(明慧記者荷雨紐約採訪報導)知名民運人士唐伯橋先生是神韻晚會的忠實觀眾,雖已看晚會多次,但在紐約無線電城音樂廳上演的二零零八年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仍帶給他心靈的感動和震撼。他認為神韻晚會是美的集中展現,其藝術水平因演員的修為和涵養達到很高深的境界,晚會所傳遞的信息會善化整個世界。


唐伯橋(右二)與朋友一道觀看晚會留影

唐伯橋說,整個兩個半小時的晚會是各種美的集中展現,展現了人賴以生存的道德之美和中華民族的精、氣、神。晚會在精、氣、神的各方面都達到很高深的境界。這種境界不是說人有些藝術細胞、學了幾天舞、唱了幾天歌所能達到的。藝術達到一定高度後,要再提升不是靠技術能達到的,是要靠藝術家的修為和涵養。

他認為神韻藝術團的演員們在藝術表演之中融入了他們的修為和涵養,使晚會的藝術水平達到很高的境界,這是無論國內耗資巨大的「春晚」,還是百老匯的商業演出都無可企及的;神韻演員們呈現出的極為深刻的內在美、那種純潔無瑕與強大的平和自信,也是其它演出團體無法達到的。

唐伯橋認為藝術是神創造和賦予給人的,藝術家的創作靈感也是神賜予的,如果人能與神相通的時候,就能達到一定的境界。「我今天在聽戚曉春的二胡演奏時,就有這樣一種強烈的感受。二胡這種樂器很善於表達‘悲’的情緒,在歷史上,《二泉映月》將二胡的‘悲’發揮到了極致。而我認為,戚曉春演奏的《苦度》的境界遠遠超出《二泉映月》。」

「因為《二泉映月》表現的是一種人生苦難,是一種無奈;而《苦度》的境界卻遠遠超高過《二泉映月》,那是一種在苦難面前超越苦難、毫不畏懼與沮喪、毫無絕望的正向的精神,他會激勵人。尤其是《苦度》的接近結尾的那部份,人能清晰的感受到一種超越,感受到一種傳遞出的很高深的信息。我理解的這種信息是一種善和慈悲,能讀懂和接受這信息,就能被他感染、善化。」

談及最喜愛的節目,唐先生說:「《覺醒》是我最為感動的一個節目,當我看到面對邪惡的迫害,人們最終覺醒而站出來抵制惡勢力、支持正義的那一幕,我都忍不住要落淚。我從中看到正義凝聚的無窮力量。那些張牙舞爪、手持電棍的惡棍在善的力量面前就甚麼也不是。」

唐伯橋認為晚會將對社會產生極其深遠的影響:「我覺得這台晚會能讓中共的黨文化徹底土崩瓦解,使越來越多的人受到感召,明白人該選擇甚麼樣的生活,又該追求些甚麼,從而善化整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