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王朝末年多天災的啟示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三日】歷史總是在重複上演著,只不過換了主角和場景。撥開紛繁複雜的表面,在審視每個王朝毀滅的原因時,我不禁多了一份驚詫和好奇:自夏朝開始,華夏歷史上的歷代王朝,在走向滅亡之際,天災都較其前期和中期為多,而且有的十分頻繁,持續時間很長。上天就這樣不經意間向人們暗示著甚麼。

且讓我們先走入歷史,看看王朝末年都發生了怎樣的災禍。

夏朝末年,發生過兩次大地震。「帝癸十五年,夜,中星隕如雨;地震,伊、洛竭。」「帝癸三十年,瞿山崩。」(均見於《竹書紀年》) 商朝末年,發生了一次大地震。《竹書紀年》載:「帝辛四十三年春,峣山崩。」 另據《淮南子》載:「殷紂時,峣山崩,三川涸。」

西周末年,都城和附近涇水、渭水、洛水三條河的地區都發生了地震。而且還出現了一些異常氣候和自然現象。《竹書紀年》載:「幽王三年冬,大震電。四年夏六月,隕霜。」這裏所記述的,實際上是一種冬暖夏寒的異常氣候。冬暖則害蟲多,夏寒則傷莊稼。

秦朝末年,出現了罕見的水災。當時山東、安徽等地方因久雨成災,成了水鄉澤國。

西漢後期,從元帝起,災禍就連年不斷,一直持續到西漢滅亡,災禍包括水災、旱災、蟲災等。

東漢後期,更是多次暴發大疫。而東漢末年,即公元217年,全國發生了一次非常嚴重的疫情,當時「家家有殭屍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疫病為害之慘烈難以想像。當時許多地方連棺材都賣空了,悲泣聲瀰漫四週,不管你是富人還是窮人都會傳染疫病,貧苦百姓無錢來埋葬家人,所以處處都呈現出「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的景象。

而處於變動歷史時期的三國兩晉時期,共發生旱災六十次,水災五十六次,風災五十四次,地震五十三次,雨雹之災三十五次,疫災十七次,蝗災十四次,歉飢十三次,霜雪、「地沸」各兩次。據《晉書 •五行志》記載:晉朝末年先後發生了四川地震;「秦、雍二州大旱,疾疫,關中飢,米斛萬錢。」「青、徐、幽、並四州旱。十二月,又郡國十二旱」以及暴風、霜降、大水等。

隋朝後期,山東、河南發大水,淹沒四十餘郡,而且不久出現疾疫。其中山東地區疫情尤為嚴重,「人多死」。隋朝末年,關中地區疾疫流行,「炎旱傷稼」。唐朝後期到滅亡,也出現了大疫。江淮地區疫病流行的情況是「近者江淮數道,因之以水旱,加之以疾癘,流亡轉徙,十室九空。」唐末,淮南出現疫情,造成軍隊人員和百姓的大量死亡。

南宋末年,浙江永嘉地區大疫,死者眾多。這一疫情持續時間很長。在南宋王朝被滅之際,瘟疫再次降臨,杭州城內「疫氣蒸蒸,人之病死者不可以數計」。元朝最後一個皇帝順帝時,是元朝歷史上疫病流行最多的時期,史書載有12次之多。平均每三年就有一次瘟疫發生,死人無數。一次京師大疫長達兩年之久。

明朝末年,各地的瘟疫是一場連一場。崇禎十四年,京津地區、江蘇吳江都遭到大疫襲擊,《吳江志》稱:「闔門相枕藉,死無遺類者。」十六、十七兩年是山西流行瘟疫的高峰。渾源縣崇禎十六年大疫,「甚有死滅門者」。崇禎十七年大同府「瘟疫又作」,而靈邱縣「瘟疫盛作,死者過半」。南部的潞安大疫,「病者生一核,或吐痰血,不敢吊問,有闔家死絕不敢葬者」。崇禎十七年春,吳江再次瘟疫大流行,並持續了一個多月,奪走了大量吳江人的性命。同年,京師鼠疫大作,造成「十室九空,甚至戶丁盡絕,無人收斂者」的慘狀。

清朝末年似乎也沒能擺脫這種厄運,疫病流行十分頻繁。光緒帝34年中19年有疫病,宣統帝3年中2年有疫病。當時主要疾病是霍亂、鼠疫和瘧疾。1902年,京津地區霍亂流行,死人無數,「有以頃刻死者,有半日死者」。這年黑龍江璦琿也出現嚴重的霍亂轉筋,半個月後,「市斷人稀,街面幾無人跡」,每日死亡有七、八百人。1910年鼠疫在東北流行關內一些地區也被傳染到,死亡的人數非常多。

為甚麼在王朝的後期和末年災禍如此頻繁和慘烈?上天究竟要告訴人們甚麼?中國古人早已有言:天災與人禍是緊密相連的。既然天災是由人禍而起,那造成人禍之源的一個重要原因在於君王的不修德政。

夏朝的最後一個君王桀是有名的暴君,他不修仁德,不關心百姓的生死,奢侈無度,而且性情暴躁、殘忍,動輒殺人。當時的老百姓咒罵夏桀說,你幾時滅亡,我情願與你一起滅亡。而商紂王也同桀一樣,殘暴,荒淫無度。他建造酒池肉林玩樂,發明了炮烙的酷刑。西周幽王寵愛妃子而不關心國家和百姓,並且任用奸詐乖巧、善於阿諛奉承、貪圖財利之人。秦二世也是個殘暴之君,所用刑法極為嚴苛。西漢末年的靈帝等昏庸無能,只知享樂。待到東漢末年,宦官和外戚爭權,軍閥割據,導致民不聊生。而晉朝末年王公貴族們生活奢侈,揮金如土,統治腐敗,人民苦不堪言。隋朝煬帝即位後,則濫用民力,大興土木和戰事,社會矛盾加劇。及至唐末,藩鎮之間混戰不斷,農民起義此起彼伏,朝廷內部矛盾重重,皇帝平庸無能,大唐帝國終於走向了分裂。元末順帝才智平庸昏聵,大臣驕奢欺壓百姓,社會矛盾十分尖銳。明末的崇禎皇帝,雖有心整治朝綱,怎奈積重難返,當時的社會秩序十分混亂,農民起義不斷。清末西太后專權,朝政日益腐敗,加之外族侵略,戰事頻繁,終至滅亡。

可以說,正是這些末世之君的不行仁德之政,不順天意,才招致上天的警示。天災正是上天對人不遵循天理的警告與懲罰。當這些殘暴、昏聵、平庸、不施仁德的君王無視上天的警示時,他們亡國的命也最終無可避免了。而歷代賢明仁德之君往往能將天災視為上天對自己的警示,並對自己的所作所為進行反省,進而修正自己的錯誤。

在慨嘆上天的良苦之心之時,今天中國的當政者們是否真正吸取了教訓呢?似乎並沒有。自1999年以來,災禍頻繁,中國大地年年出現了多種自然災害,乾旱、水災、地震、蝗災,等等,連往年不多見的沙塵暴、高溫、赤潮都以突顯、驟增、罕見的方式出現在中國的大地和海洋。除了自然災害,各種疫病也廣泛流行。至今人們對2003年爆發的SARS仍心有餘悸。上述災害造成的損失和人員傷亡是相當巨大的。而且似乎災害沒有終止之勢。以2004年7月為例,中國西藏發生了6.7級地震,甘肅出現沙塵暴,北京等多個城市出現少見暴雨,廣東出現大風和暴雨,湖北、湖南、廣西、安徽等省出現暴雨和澇災,全國許多省市出現持續高溫……短短一個月間,災害就如此之多,令人驚詫不已。如今走入2008年的中國大地,旱災、雪災、流行病等更是遍及大江南北,絲毫不見減弱。

中國的當政者們必定是做了相當大的惡事才招致上天如此的憤怒的。上天以這種不停止的方式,在迫切的想告訴人們甚麼呢?在向人們警示著甚麼呢?

中國的當政者們究竟做了甚麼見不得人的事?其實,上天已然告訴了人們:他們所做的最大的惡事是將眾多信仰真、善、忍的人關押、毒打、虐殺,只因為小人的嫉妒。

上天在恆定一切,迫害善良就是對邪惡的縱容。重複的歷史一再告誡著行惡之人:如果再不停止行惡,那最終的命運歷史早已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