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實法中去私心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八日】風雨中八年多過去了,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平穩的走到了今天。我雖然一直堅持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但卻時而做的好,時而做的不好,與精進的同修相比差遠了,與大法的要求還差的更遠。

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和學法的深入,我越來越體會到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嚴和救度眾生的緊迫。我發現,真正阻擋和干擾我做好三件事的其實就是自己的私心雜念。它用種種幻象讓我維護個人的利益,做三件事中又反映出在證實自己而不是證實法。只有在任何時候都能夠擺正基點,放下自我,以最純淨的心態做三件事效果才會好。

學好法是師父要求我們一定要做好的,是大法弟子必須做到的,是正法的需要,是救度眾生的需要。我每天把學法擺在最重要的位置。當三件事做的好時就是因為按照法的要求做了,做的不好時就是離開了法的要求,放鬆了自己。不精進時,就是應該加強學法的時候。無論遇到事情再多、外界再大的變化、觸及到心靈的事情,我都要求自己一定要放下心來靜心學法,而且要用最恭敬最純正的心態去學。每次學的過程中思想不再波動,學完後思想清晰,明白自己該做甚麼了。

我知道學法應不抱有任何心去學,可是具體去做的時候,我卻看到學法是會有很多不正的思想往外翻。比如,有時時間緊學法少時,就想:邪惡會不會鑽空子?那自己豈不該有麻煩了?有了麻煩再正念不強怎麼過去呀!好像學法是為了自己沒有麻煩。學完後又常想:我今天法學的好,講真相應該沒問題了,好像學好法就有了「保護傘」,就甚麼都不怕了;因為有私心存在,又產生了歡喜心;看到別人法學的好,不是「比學比修」,而是想人家層次又提高了,我得趕快多學法提高層次,要不自己層次該落下了,學法出發點是為自己提高層次;有時身體不舒服了,就想趕緊學法,學完就會好了……。我知道這都是出發點不正,是想利用大法滿足自己需要、解決個人問題的私心在起作用,如不抑制還會越來越強,這都是我要時時審視自己的,並要及時修去的。

發正念也同樣存在擺正基點的問題。自己認為發的效果好時,就想這回沒有邪惡干擾我了,如果錯過了時間先想到的是糟了,自己空間場沒清理,自己承擔的沒做,別人的不好東西可別再跑我這兒來啊,甚至想:今天正念沒發好別去講真相了。怕心跟著就出來了。找到問題後我悟到我沒有從大法弟子的責任去考慮,原因還是那個為私為我的心在起作用,首先想到的是我別受損失、我別受傷害等。應該想到正念除惡、徹底解體邪惡,是我們維護法、救度眾生的責任,不能讓這些邪惡的東西去破壞法、迫害眾生。我擺正基點時,發正念才能真正的感覺到能量強、效果好。

私心不去,慈悲心也出不來。營救同修願意做發正念的事,而有的被非法勞教、非法關押的同修出來了,自己就不想馬上去接觸。從學法中悟到這是自私,怕同修不可靠而給自己帶來風險,沒有為同修著想。於是我發正念清理其環境,和他一起切磋,從法理上提高認識,主要談學法的重要和個人的向內找,當前的一些情況,建議對方背法、靜心學法,多發正念。同修覺的背法效果挺好,正念強了,找出執著心,寫了「嚴正聲明」,現在三件事做的都很好。

講真相是大法弟子當前最應該做的事情,是超越人的境界的慈悲,是對生命的永遠負責任。我原來從同修那兒取來真相資料發放,資料少了就自己製作。兩年前按照同修的介紹建立了家庭資料點,製作真相光盤、傳單、小冊子等資料,包括大法真相、《九評》、人民幣真相等,然後去發放,有時面對面講真相。所有這些幾年來一直沒有間斷。

我每次在發放真相資料時都要求自己始終保持祥和的心態,發正念清理環境,使所有與真相資料有緣的眾生看到並得救,自己不起任何心。有時發資料時被人看到,我就發出一念:讓其認真看真相資料並得救。往往他們真的就在那兒認真看起來,或者把光盤馬上取回去看。但是我有時鬆懈,有時不注意效果,還時常想自己現在修到甚麼成度了,能不能圓滿呀?還想三件事做的不少了,講真相風險大,少做點吧。特別是看到有大法弟子講真相時被抓,就想先放一放,怕心、求安逸心、懶惰等私心上來了。其實面對眾多的眾生,只有不精進的大法弟子才會有這種錯誤的滿足心理,才會遇到這樣的干擾。其實自己唯一應該想到的是自己是否錯過了講真相救度眾生的機會。自己不想講真相是自我保護心和只想管自己不想管別人的私心在阻擋我,我一定要去掉,應當經常對照的是看精進的弟子做了甚麼,自己做了甚麼。比學比修。

在講真相中出現的問題有時常用個人標準去衡量,有分別心,凡是認為對自己好的,就想方設法跟其反覆講真相,怕其不能得救;而對於平時對自己不好的就覺的其心性差,我講了他也不會信,可能還影響我,以後再說吧。這不是把情摻雜到了救度眾生中嗎?其實人與人之間都是因緣關係,是自己以自我為中心,心的容量太小。眾生都是為法而來的,不能因為自己的私念而使眾生失去了得救的機會。於是我把一時沒機會給講真相的人的聯繫方式搜集起來寄給了大法網站請同修幫忙,我以後也要找機會做好。從法理中我懂的了:私是最骯髒的東西,救度眾生不能摻雜個人因素,不能自己人為設框阻礙眾生得救,不能用人心去對待。

現在我要求自己在家庭環境中、工作環境中、社會環境中保持平和的心態,抓住機會講真相。

我知道只有自己真正做好才能改變周圍的環境。我在單位做到工作效率高,淡泊名利,同事經常忙的加班,而我在工作之餘還能做很多大法的事。我知道師父給弟子安排了最好的路,關鍵是自己做事得擺正基點。原來家人阻止我修煉並說很不好的話,我向其發正念並堂堂正正的說:「我修真、善、忍這不是好事嗎?不能因為媒體造謠、攻擊,我就不當好人了吧?受到阻止、譴責的應當是那些迫害人的人。」我首先放下情,做好應做的家務,抓住能利用的一切機會講真相,現在家人已「三退」並非常支持我做的事,也到外面講真相。大法賦予了我們一切,我們證實法做的是最正的事,應該是最如意的。

修煉前我有時寫一些詩歌、散文等,通過學法我知道無論我有甚麼技能都是為了今天證實法才有的。從去年開始我就抓時間寫些證實法的文章投給明慧網,無論是否發表都認真去寫;發表後要求自己不起歡喜心、顯示心等執著心;沒有發表時想一想是否所悟有不符合法理的地方或其它甚麼原因。師父給我們安排了這樣的修煉形式,那麼我們在任何環境中的一言一行,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證實法,都應該嚴肅對待,都應該體現出大法弟子的風貌。不怕反映出任何不好的心,也不怕面對任何事情,關鍵是任何時候都要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

師父在期望著我們,眾生在期望著我們,讓我們更加理智、更加成熟、更加智慧,共同精進,堂堂正正的開創出每個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一片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