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發揮正念的作用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二日】

一、得法的欣喜

修煉法輪功前,我滿身是病,感覺土快埋到頭頂,沒多少日子過了。兩眼白內障,胃腸炎,肝硬化,胃潰瘍,肩周炎,關節炎,痔瘡,肛裂,靜脈曲張,子宮下垂等婦科病。我丈夫身體也不好,我們倆都下崗,我的兒子在上大學。我眼一閉,誰供這兒子,又沒錢治病,我感覺沒路走了。

只好向天求救,於是我做了四個菜,又買了水果。夜間十二點,那天月亮是那麼明亮,我敬了香,叩了頭,我說不知天上哪位神管我,我也不知神的旨意,如果我的壽命到了,也在所不惜,我只求神寬容我一點時間,看我兒子畢業再歸去,哪怕兒子今天畢業,我明天歸。如果我知道了神的旨意,我會遵照神的旨意做下去。

就這樣我在九八年的二月的一天,我在商場看佛像時,一個不相識的小伙子介紹了我大法,後來我才知道是偉大師尊的慈悲苦度。小伙子領我去一個地方借我四本書,(有《轉法輪》,師尊的美國講法,悉尼講法,大法義解,還有一本煉功小冊子)。

我回到家裏把《轉法輪》打開,看了幾頁感覺好極了,就像久別失散的孩兒來到父母跟前,有盼了。我看啊,哭啊,看啊,哭啊,飯也不想吃,看起來就不想放下。我丈夫說,看書就飽了,不用吃飯了。家裏沒人的時候,我常常會放聲大哭一場,然後我拿鏡子照,兩眼哭腫了,又覺得常人看了不理解,就用涼水洗。就這狀態持續了兩個多月,每當想起師父就淚水漣漣。我經常把大法書放到胸前摸來摸去,就像對父母說,孩兒離不開您,永遠,永遠不能。

二、遭惡黨迫害 正念正行

修煉快十年了。江和惡黨迫害法輪功,真是惡毒極了。我常常出門被跟蹤,惡警又常到家裏干擾,抓來抓去,非法判刑、罰款、恐嚇、勞教、用刑、電棍電。我也從沒向邪惡保證過甚麼,因為它們不配。這麼大的一部法,也是所有生命的源泉,一切生命的根,師尊說佛在宏觀上保護著人類,沒有這無邊的大法就沒有一切,包括你,我,他,任何生命,任何因素都不配干擾正法,舊勢力怎麼配干擾正法呢?它干擾了就正視它,清除它,解體他。

在九九年惡黨迫害時,我給自己定了四條:第一條,無論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堅定的信師信法,不給大法抹黑;第二條,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能不煉;第三條,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能供出一個大法弟子;第四條,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能交大法書和供出大法資料。其實以上四條現在看來也是默認舊勢力的存在,才遭到這十年的迫害中被抓了三次,損失了三本大法書(《轉法輪》),因為是經常看的書沒放隱蔽的地方,被惡警給抄走了,其它的東西沒受損失。自己也非常後悔,其實自己也完全可以保護好。

三、修煉中正念的作用和神通的運用

師尊關於正念方面的新經文已發表的很多了,我如飢似渴的看呀看。師尊說大法弟子神的一面已經復活了,而且師尊把我們已經推到位了,又給了我們神通。師尊是叫我們做三件事中,完全可以保護自己了。那麼,正念也叫神念,也叫佛法神通,師尊給我們神通的目地是面對邪惡的干擾,哪裏出現干擾,就在哪裏用正念正視它,鏟除它,解體它,同時向迫害大法弟子干擾正法的生命講清真相,救度他(她)。

二零零一年以後,我們地區的惡警經常到大法弟子家抄家,抓大法弟子。惡警每次去我家,我就隨時隨地發正念,首先求師父加持弟子,我在心裏發出一念定住來我家的惡警的元神、心臟,封閉他們的九竅叫他們不要動,叫他們甚麼也看不見,他們每次來,坐一會,就規規矩矩的走了。

就在這年七月份的一天,我和一同修貼真相,我們倆沿道兩旁貼,那位同修在路那邊,我在這邊,突然離我們五十米遠的地方,一輛摩托車起動了,燈光非常亮,這時,我心裏就求師父,說:師父,叫警察的車和車燈都不好使,那燈馬上就滅了,我和同修安全返回了家。

還有一次,我和另一同修發資料,我們也不多帶,十份二十份,發完再回去拿。等第三次拿來的資料,還沒等發,又有一輛摩托車轉來轉去也不走。同修對我說,咱請師父加持,叫騎摩托車的趕快離開,正念一出,騎摩托車的那人馬上就離開了。

二零零五年大約是春天,我和一同修講真相被跟蹤,惡警把我們倆抓了,把我們分開詢問,問我甚麼時候煉的功,家裏成員。我當時一愣,師尊說甚麼時候都不能配合邪惡命令和指使,惡警叫我按手印時,我把筆錄給撕了。我不斷的發著正念,屋裏三名刑警隊的惡警火冒三丈,我沒有動心。他們揚言要把我吊起來,一個惡警說:抓了那麼多大法弟子,見多了,從來沒看見像你這麼囂張的。我在心裏說,「我修的老高老高了,相當高了,你們搆不著我。你以為誰都想欺負,要真把我吊起來,你們看誰疼?不信你們就以身試法。」我對他們說:「你們還是做點善事吧。」惡警說,「就是嘛?要不看你歲數大,巴掌早就上去了。」他們給我照像,我也不配合,他們也沒照成。本來他們叫我交二百元錢,因為我撕了記錄,不交一千元,不放人。我弟弟和弟妹怕他們不放人進去遭罪,就交給他們一千元,才把我給放了。有一個惡警說餓了,就等這錢下飯店呢,也沒開收據。我們地區好多大法弟子罰的款有很多沒給收據,惡警簡直像黑社會一樣。

還有兩次我去一百里以外講真相,順便帶一些真相資料,那時客車查的非常嚴,挨個檢查,盤問。我當時想他們看不見我,不要怕,兩回他們都把我繞開了。我順利去了,也順利回來了,完成了我要該做的事。實踐證明,在關鍵的時候,只要我們正念足,求師尊加持,或請師尊幫幫我們,一切都在師尊的安排中,任何外來因素以及任何生命都沒資格管我們,但前提是必須做到不怕。

二零零五年四月的一天,我和一同修去講真相,被三名惡警看見了,當時我就起了怕心,馬上發現,就說這怕心不是我,解體它。我們倆馬上又發出一念,師尊幫我們,也叫惡警看不見我們,我們走另外空間。就這樣,我們也不慌不忙,心非常靜,在師尊的呵護下,我們安全離開了。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九日,我們地區大搜捕,中午我還沒來的及吃飯,就被三名惡警帶走了,還抄走了一本大法書(《轉法輪》)。當時,我得到晚上大搜捕的消息後,發出強大正念,除我之外,今天晚上一個大法弟子也抓不到,今晚我也要離開,惡警給我戴上手銬,我心想你們銬不住我這顆修煉的心,別看我的肉體在這裏,你們也動不了我,因為我修的身體各空間都有,已經修的很高很高了,他們也搆不著我。

惡警說你不要犟,要看清形勢。我說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沒錯,是你們錯了,不是我錯了。有的警察說,你就寫不煉了,回家偷著煉,我們也不能破門而入,我們也不管你了。這時,我很快清楚,這就是舊勢力借他們嘴想把我拉下來,我心想一切聽師父安排,任何加進來的因素及任何生命的安排我都不聽。所長開出票要拘留半月。我心想半月也不能待。他們叫我丈夫把行李扛來了,又叫交一百五十元錢,半個月的生活費。我的娘家、婆家來了一大堆親屬。有的叫我寫不煉回家偷著煉,有的給跪著。

我說誰的我也不聽,誰跪和我也沒關係,那是你們的事,我也不看,我就把眼睛閉著,心想我修煉的身體可以變大縮小,手銬能拿下來。叫惡警昏睡,叫他們看不見我走脫。這時感覺肚子稍有點疼,我想可以藉這個引子出去,於是出現嘔吐現象,越來越重,惡警商量說,看是不是裝的,結果嘔吐從晚六點一直到後夜二點多。惡警說這不把人折騰完了,他們打電話給局長(因為這天大搜捕是局長坐鎮)。局長說先叫我回家,三天後再找我。

三天後他們又來找我叫我寫「不煉」,我就寫上按真善忍永遠做個好人,惡警說你這樣寫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你兒子工作那麼好,你別因為你煉功,影響你兒子的前途。我說你們不懂,好處大了,因為我們做好人是修德的,德積多了,孩子福氣也大。

隨著時間推移,六年過去了,零二年三月十九日那天,除我以外一個大法弟子也沒抓到,同時也應驗了我當時對惡警說的話。現在孩子的福氣也非常大,又有了他的事業。

四、修去對兒女情的執著

師尊說:「你就去學法,在大法中熔煉你。至於說你的孩子如何,你根本也不要再想,你執著一輩子也解決不了。你不想了,我都會妥善的處理這些事情。」(《新西蘭法會講法》)我一次又一次的反覆看了這段法。一九九九年一天,我兒子騎自行車掉到了大約三四米的水泥溝道裏,因為是晚上,兩個多小時才醒來,渾身疼的動不了,又待了不知多長時間,好歹爬了出來,叫一出租車把他拉到他住的地方。

一個星期後去我那,兒子兩條腿全是黑色的,他說一個星期都下不來床,又好幾天沒喝水。我看了後,沒動心,也沒難受,也沒掉眼淚,這在常人看來似乎修大法的沒人情味了,修煉就是要修去人情味,修出慈悲心來。我覺得兒子還了一條命,如果不是師父管,不摔零碎了。從這以後不長時間,我兒子音信全無,連續達五年時間,我沒有慌,也沒怕,因為我把孩子交給師父了,那個時候我們地區揚言說我的兒子失蹤了,很多朋友同學也不敢問,也不敢提,怕觸動我那顆已碎的心。那是常人的感覺,我已經把其看得很淡了。如果師父管,我若不放心,那誰管能放心啊!

很多大法同修對兒女很執著,找我切磋,說你的心真寬,我說我是這樣想的,如果這孩子真有意外也是他的命,很可能不是這結果,因為我們師父管呀!我丈夫說咱的孩子不找了?我說沒事,現在都一個,孩子都是父母的心肝兒,兒子離父母幾千里,父母能做甚麼呢?只有交給師父才是萬全之策,這也是修煉必須要修的一塊兒,也不是偶然的,是師尊叫我放下對情的執著。

五年來,對兒子的期待,盼望中,從來不哭,很少去想他,我心裏明白這只是業力輪報的一個狀態而已。零五年元旦,我兒子突然來到我面前,我當時想,謝謝師父幫我照看了孩子,雖然也擁抱了,但沒有激動。兒子有了一個很優秀的大學生對像,家裏經濟條件很不錯。

我兒子給我們倆買了好多衣服,過年也不叫我花錢,他要盡盡孝心,並且說幾年不給我們信,是他不對,兒子不懂事,把臉伸過來,叫我們打他。我說回來就好了,打就免了,在家要陪我們玩一個月。走的時候還給我們留下錢。以後平日經常給我們寄錢、寄東西。對他奶奶也很孝順,一回來,就給他奶奶買各種吃的用的,也給他的姑姑買東西。

師父呀,您管的孩子真優秀,弟子合十感謝師父,兒子道理也知道的多,心地也很善,知識也很豐富,經常叫我們有事、用錢,給他打電話,他給我們寄錢。我們左鄰右舍親屬都誇這孩子真孝順,真好。我衷心讚歎:只有我們師父的安排才有這樣的結果呀!師尊管的孩子真優秀呀!

我也知道有很多同修和我一樣,沒寫過修煉心得,我以前也覺的只讀過小學四年級,怕寫不好,被觀念障礙著,最近有三位同修鼓勵我寫,並說寫修煉心得,是為了證實大法,圓容整體。叫我把修煉過程中的心得體會寫出來,總覺得很多同修做的那麼好,自己那點事微不足道,同修就一直鼓勵,於是拿起了筆。這時候干擾來了,嘴也壞了,胳膊腿都開始疼,白天晚上困,眼睛睜不開,又有很多閒人來玩,因為我家只有一個屋,我就不斷的發著正念,請師尊加持,來了干擾就清除,清完了就再繼續寫。師尊就不斷的給打開智慧,師父的法就不斷的湧現到腦子裏。

同修啊,改變一下觀念,拿起筆來,寫出我們的修煉體會、修煉小故事,向我們偉大的師尊交上一份答卷,給未來的歷史留下我們的見證。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