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小萍在王村女子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一日】昨晚在明慧網上瀏覽,無意中看到一條消息,一個熟悉的名字「代小萍」:山東省濰坊市奎文區法輪功學員代小萍,47歲,於去年十一月份前後被非法關進王村女子勞教所。兩個多月來,惡警不讓她洗澡、換衣服。三大隊大隊長李愛文參與對她的迫害。」這些字句又勾起我的回憶。

記的那是二零零一年秋天,在邪惡的山東省第二女子勞教所這個魔窟裏,我認識了代小萍。她長著一雙大眼睛,雙眼皮,皮膚白淨,頭髮捲曲,雖然是四十歲的年紀,看上去就像二、三十歲的樣子,年輕漂亮。她一入所就被分到最邪惡的五大隊。因為她十分堅定,長期被關在一間房子裏強制「轉化」,由幾個「轉化」者兩人一組輪流看管。

當時五大隊長期不「轉化」的只有代小萍和招遠的邵詠梅。惡警為「轉化」她倆,採取長期「熬夜」的酷刑。將她倆分開單獨關押,連續幾個月不讓她倆睡覺,天天二十四小時不停的灌輸邪悟理論。一次晚上,收看邪黨新聞聯播時,我看到她倆十分睏倦,邵詠梅幾乎坐著就能睡著。有時大家被強制收看詆毀法輪功的錄像時,我看到代小萍坐在二、三十公分高的鐵板凳上,兩手結印,公開發正念。雖然當時她身處在邪惡的嘲笑和譏諷中,說心裏話,她當時的背影特別高大。

聽說那時代小萍的丈夫被迫害致偏癱,生活不能自理,還有一個女兒正在上學,家裏生活十分拮据。在這樣艱難的情況下,她一個人仍然以非凡的驚人毅力堅定大法。聽說她有一次往家裏打電話,丈夫在電話裏還鼓勵她:一定要堅定,絕對不能「轉化」。

由於代小萍長期不「轉化」,成了五大隊惡警們的心病。當時五大隊大隊長曲秀英曾說:「為了‘轉化’代小萍,我自己與她單獨談話就有二百多次。」

曲秀英還在全隊徵集「轉化」代小萍的辦法,都不管用:惡警們利用母親對女兒的親情做突破口,失敗了;又偽善的送她生日蛋糕、新年禮物,都被代小萍拒絕了;惡警又用嚴管、酷刑、毒打恐嚇,代小萍據理力爭,從法律角度上指出它們的行為是違法的,說的惡人啞口無言。為此,惡人一直不敢毒打她,因為正念使它們膽怯。

代小萍大概在王村女子勞教所被迫害了一年半時闖出魔窟。在這一年多時間裏,她看上去明顯的老了許多,增加了不少皺紋和白頭髮,像個苦難深重飽經滄桑形容憔悴的老太太。

最後邪惡發了狠,一定要「轉化」她,把她關起來更殘酷的折磨,發誓不「轉化」就絕不放她出來。把她與其他非法勞教學員完全隔離開,代小萍具體被如何迫害的就不得而知了。幾個月後,聽說她被迫害致半邊身子動不了,面臨生命危險。惡警害怕出人命擔責任,不得不把她轉走。聽說她回家了。

查了明慧網上的相關連接,我才知道代小萍的丈夫叫牟乃武,是濰坊學院的一名優秀教師,自一九九九年十月,單位就因為他修煉法輪功將他的全部工資扣發。牟乃武二零零零年被迫害致身體偏癱,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三日在迫害中含冤離世。

代小萍因修煉法輪功於一九九九年十月就被濰坊第二印染廠開除,失去了生活來源,她和女兒的處境十分艱難。

去年十一月,代小萍再次被劫持至王村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惡人不讓她洗澡,不讓換衣服……

在此,我呼籲善良的正義之士,請關注代小萍一家的悲慘遭遇,請伸出您的援手幫助營救代小萍。她們一家只是因為修煉「真善忍」,做個好人,在中共慘無人道的暴政下就釀成了如此的家庭悲劇。中共惡黨這樣迫害「真善忍」,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天理不容啊!

山東省第二女子勞教所地址、有關部門、人員電話:
郵政編碼:255311
寄信地址:山東省淄博市周村區王村鎮162號信箱
所長: 劉長增 辦公室 0533-6690988 宅電0533-6689888 手機13805336562
副所長鐘寧
政委楊青
政委 張桂林 辦公室0533-6690987 手機13964312965
行政管理科 科長 陳素萍 電話:0533-6689550
科長 周紀武 辦公室0533-6688404 宅電0533-6689668 手機13508956035
教育科科長 肖愛華 辦公室0533-6689550
紀委舉報電話:0533-6691992 於書記
二大隊電話:0533-6689411
三大隊電話 0533--6689415
四隊電話號碼0533-6689414
紀委檢查室電話:0533-6691992
山東王村女二所四大隊電話:0533-6693131
四大隊教導員孫華電話:0533-6688348(宅)13869302690(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