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冠縣惡警林洪軍遭惡報精神失常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六日】

  • 山東冠縣惡警林洪軍遭惡報精神失常

  • 山東省淄博市淄川區邪悟亂法者鄭守蘭跳樓自殺

  • 山東冠縣惡警林洪軍遭惡報精神失常

    林洪軍,男,38歲左右,時任賈鎮派出所所長,他率領指導員王曉傑、惡警張建鵬、賈書坤、宋相增、路冠林、司振東、錢少波等緊跟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其手段殘忍下流:盯梢、跟蹤、入夜跳牆、砸門、撬鎖、抄家、恐嚇、謾罵、毆打、電刑等。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多次被他綁架、關押、遭受嚴重迫害的大法學員約六十多位,其中宋鳳蘭被迫害的流離失所達兩年之久,彭玉堂、於懷軍、齊書楊被非法勞教。

    大法學員除了遭受精神、肉體上的迫害,經濟上受到更加殘酷的摧殘,他們還成了林洪軍的搖錢樹。一有風吹草動,林洪軍就把他們抓起來,隨意關押,隨意罰款,隨意勞役。派出所為了多關人,大搞擴建,院內有大坑,林洪軍就讓大法學員開著自己的拖拉機,無償的為他拉土墊坑,年老體弱的就為他鋪地板磚,就這樣大冬天還讓學員睡在地上,美其名曰讓學員享受自己的勞動成果。

    就這樣,學員吃自己,給林洪軍白幹活,他仍然巧立名目個個罰款:照相交二十元,點名交五十元,聽邪黨謊言交一百元,住他們陰暗潮濕的禁閉小屋交二百元,不聽他們的交八百三十元,不配合他們不轉化的交一千至數千元不等。

    荊樓村有一個大法弟子,姑母家住韓路村,姑母有病,他前往探視,被林洪軍綁架到鄉派出所,說有人舉報說他想要進京(莫須有),這位學員當然要講清真相,結果被林強行送到縣公安局,後關進大獄,最後罰了三千多元才讓出來。

    許辛村大法弟子宋鳳蘭、齊書楊夫婦,長期遭受林洪軍的殘酷迫害,齊書楊還被非法勞教二年。在二零零一年宋鳳蘭多次在派出所、看守所、「六一零」洗腦班遭非人折磨,曾一度精神失常,被逼喝了一斤農藥,險些失去生命。

    有一次林洪軍叫法輪功學員到鎮上開會,窪裏村閆太祥夫妻二人晚到一會兒,林洪軍就將夫妻二人分別銬在公路邊的樹上,當眾打罵污辱。致使閆太祥精神失常,於二零零四年喝藥自盡。

    林洪軍罪惡深重,但邪黨喜歡他,零四年新年前後,林升任冠縣公安局經偵大隊長、黨委委員,嘗到甜頭的林洪軍更加積極的追隨魔頭參與迫害。但好景不長,林在縣局經偵大隊長的位子上還沒暖熱,王曉傑就被癌症領路見了閻王。今年七月二十八日上午公安局例會完了,因被實名舉報,林洪軍夫妻二人先後被逮捕入獄,被羈押在聊城大市看守所,等待他們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林洪軍追隨江魔頭多年,酒山肉海、作威作福、欺壓良善、橫行鄉里、不可一世,一下淪為階下囚,反差太大,現已精神失常。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逼瘋、逼死大法學員的惡警林洪軍遭此報應,這只是他償還血債的開始,更可怕的無盡的償還還在後頭。

    真是善惡有報是天理,只爭來早與來遲呀!


    山東省淄博市淄川區邪悟亂法者鄭守蘭跳樓自殺

    2008年11月22日,山東省淄博市淄川區邪悟亂法者鄭守蘭跳樓自殺,現將了解到的有關情況總結如下:鄭守蘭,女,40歲左右,淄博市淄川區第二職業中專教師,曾做過淄川地區的法輪功輔導站站長。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迫害大法後因承受不住壓力,便走向了大法的對立面,不但自己不學、不煉了,還長期受邪惡操控幫助邪黨人員做其他大法弟子的轉化,配合邪黨人員搞迫害大法的邪惡圖片展等活動毒害世人,並帶動周圍一些的人邪悟,拉幫結夥,到處散布邪悟理論,搞烏七八糟的東西,身體狀況也每況愈下。大法弟子多次善意勸其改邪歸正,但收效甚微。後因身體原因曾一度不能正常上班,呆在家裏閉門不出,最終走上了自毀之路。

    邪黨發動的這場迫害是真正毀滅眾生的根源,它扭曲了人性,毀滅了一個個原本幸福的家庭,使一個原本健康向上的人走上了絕路。奉勸那些邪悟亂法者能從鄭守蘭的悲劇中吸取教訓,走回到正法修煉中來,不負師父的慈悲救度,眾生的殷切期盼,否則,機緣一過,後悔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