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真正做到靜心學法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隨著師父的正法進程向最表面空間不斷的突破,再加上大法和大法弟子在世間所形成的正的場,現在表面空間的邪惡與世間的惡人真的就邪惡不起來了,大陸各地的大法弟子都在陸續的恢復學法小組的集體學法。我所在的哈爾濱地區的大法弟子也在本著自願、就近的方式,組織起了眾多的學法小組。作為大法弟子的一員我不但參加了學法小組的學法,還在師尊的安排呵護下有幸結識並參加了本地區其他一些學法小組的學法和交流,通過不同區域學法小組的共同溝通和交流,大家都有同感,那就是通過恢復集體學法,大法弟子在整體上凝聚力更強了、更加堅不可摧了;同時面對邪惡對大法弟子的干擾與迫害,可以更加快捷有效的發揮學法小組和大法弟子整體的威力,把干擾與迫害儘快的解體與清除。

與此同時伴隨著集體學法的不斷深入,一些干擾靜心學法的因素與現象越來越明朗化的突出了,比如:學法時睏倦甚至昏昏欲睡和睡覺(有的甚至把書都掉在地上)、思想走神溜號以致讀完後卻不知道自己讀了甚麼,頭腦中對讀過的法沒有任何記憶和印象,經常出現讀錯(包括錯字、丟字、添字);雖然多數大法弟子的學法狀態都非常好,但上述嚴重的不正確學法狀態在一些學法組仍然存在,甚至有的學法組幾乎所有人普遍存在,這些已經成為真實存在的事實,無論對於大法弟子個人和整體,這些干擾靜心學法的因素都是迫切亟待解決的。

筆者曾在《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發表過題為《讓我們真正做到靜心學法》的體會,當時在文中就如何做到靜心學法談了一些理性認識,現在受學法組和本地其它區域大法弟子的委託,再談一談對靜心學法的認識,以下認識有的是我個人的認識和昇華,有的是大家通過交流後形成的共識和昇華。在此前發表的《讓我們真正做到靜心學法》一文中曾引用過的師父講法,有的在本文中再一次引用,因為大法在不同層次有著不同的內涵和不同的指導作用,所以對於師父相同內容的講法,現在的認識和當初是不同的。

謹以此文和所有的大法弟子共同交流提高。

一、靜心學法的過程在另外空間是真正的轟轟烈烈的正邪大戰

師父在《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中教導我們:「在常人這邊表現的越平常的東西,可能在你們看不見的、在你們所修煉的這個境界中表現的卻是真的轟轟烈烈的」。實際上我們在靜心學法時無論採取何種方式去學法,比如:通讀、背法、抄法、聽錄音、看錄像等等,在世間都是一個簡單的方式而已,這些方式在外部表現形式上雖然是既平常又平靜的,但是在我們修煉境界的另外空間的表現卻是轟轟烈烈的、是真正的正邪大戰。

大法弟子頭腦中後天的觀念與執著(包括思想業和在不同境界轉生時所形成的後天因素)與舊勢力壓入大法弟子頭腦中和身體(包括不同空間的身體)中的變異敗壞的物質因素,它們都是有生命的,它們知道如果大法弟子在學法時能夠做到靜心學法並全身心的溶於法中,它們就會被解體清除掉,因此它們想方設法的干擾大法弟子的大腦,不讓大法弟子在學法時靜下心來。我們在學法時思想溜號、走神、睏倦甚至睡覺等等既是最主要的表現、同時也是最嚴厲最邪惡的干擾,因為這些干擾最直接的影響了我們對法理解的昇華和修煉境界的提高,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要真正的問一問自己:學法時面對這些最嚴厲最邪惡的干擾我們靜下來了嗎?「因為主意識控制大腦越厲害,其它生命也就插不進去」(《轉法輪》第九講),我們大法修煉是修煉主元神的,如果我們在學法時主元神高度集中且理智清醒,用主元神牢牢的控制大腦,把讀的法(或學的法)堂堂正正、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反映到大腦中,那麼就能最大限度的做到靜心學法。

「隨著你們明白那一層理的時候,那一句話的理時,你的身體會有不同的反應。有的感覺身體一震,有的感覺頭頂一熱,一下子貫穿到腳底;有的人突然間身體一脹的一種熱流,一種類似激動的感覺,都有不同的感覺。那時整個情況變化非常的大,但是人最大一層分子構成的身體的表面接收到時卻是非常弱的,所以它只成了這麼一個感覺。可是在你身體的更微觀粒子構成的身體的那一部份發生的變化卻是相當大,那真是脫胎換骨的變化。因為你要進入那一層次中去,你必須得符合那一層次中的生命身體的標準和思想境界對你的要求,就發生這麼大的變化」。(《歐洲法會講法》)在靜心學法中,伴隨著我們對法的理解與心性的昇華,不但我們的修煉境界在不斷的提高,而且我們另外空間的身體也不斷的被演化成高能量物質的神體,這種境界的提高和本體的演化在另外空間的表現是震撼極強的、是無比的殊勝與玄妙的,真的就是轟轟烈烈的。

無論我們頭腦中那些後天觀念與執著,還是舊勢力壓入我們頭腦和身體中的變異敗壞物質,它們都是存在於我們自身空間場中的舊宇宙的因素,當它們干擾我們的大腦時,如果我們的主元神能高度清醒的把握住大腦去抑制排斥它們並做到靜心學法,這個排斥抑制的過程就是清除解體它們的過程,而這個過程在另外空間的真實體現就是正邪兩種因素的激烈交鋒,真的就是正邪大戰。我們在靜心學法時發生在另外空間的這種激烈交鋒的正邪大戰,在世間是用肉眼看不到的,而此時世間的表現形式卻是大法弟子很平靜的在靜心學法。切記,能不能做到靜心學法是對我們主元神最直接、最嚴厲的考驗,在這場轟轟烈烈的正邪大戰中大法弟子能不能取勝的關鍵是我們能不能做到靜心學法。

二、注重學法的實效不要追求數量和速度

我們學法是為了溶於法中同化法,那麼學法的過程中就存在一個實效的問題,師父在《轉法輪》第七講《醫院治病與氣功治病》一節中針對拔牙的問題講了一段法,並教導我們:「我們不能看表面的工具,得看它的實效」,由此我們可以悟到,在學法時我們也不應講究表面形式,要注重學法的實效,這種實效不是指在同等時間內學的快而多(當然在靜心學的前提下,學的快而多是好事),而是在學法時全身心的溶於法中的同時,最大限度的理解所學的內容,最大限度的達到靜心學法的狀態與收到最好的學法效果。

「所以學法的時候,大家不要拘於形式,但是一定要放下心去看,真正的去學,不要思想溜號,一走神兒啊,那就等於白學」(《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學法的目地就是叫你們明白,明白才是第一位的。你們讀法的時候,大家一定要知道自己讀的這行字是甚麼意思,最起碼表面意思你得知道。至於說讀過去就忘了,那個你就不要管,沒有關係的,你只管去看。說我連甚麼字都不知道了,就這麼看著,看著,嘴在念,眼在看,思想沒在這兒,這不行,達到不了修煉的目地」(《加拿大法會講法》)。

因此我們在學法時首先要做到主元神高度集中和清醒,決不能出現思想溜號走神,在學法過程中眼睛看每一個字時不但都要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反映到大腦中,而且每一個字的文字表面的意思一定要清醒的知道,這些是做到靜心學法的前提,只有在我們做到靜心學法時,每個字背後師父的法身就會把大法的內涵點醒給我們,即使是只學了一節甚至一段也不白學、也有收穫。反之,如果在相同的學法時間內讀的很快、讀的很多,而大腦中對所讀的內容沒有任何反應,那麼這樣的學法就是白學還浪費時間。因此我們不要總是注重每天學了多長時間、學了多少,而是要真正的問一問自己:在學法時,我們收到靜心學法的實效了嗎?我們溶於法中了嗎?

我們試舉一個抽象的例子:如果一個大法弟子在一小時的學法時間內自始至終都做到了靜心學法,那麼他就收到了一小時學法的實效;另一個大法弟子在兩個小時的學法時間中,只有一半的時間做到了靜心學法,而另一半的時間都是在思想溜號走神甚至睏倦昏睡中度過的,那麼他儘管學了兩個小時,但是卻只收到了一個小時學法的實效,由此可以看出倆人雖然分別學了兩小時和一小時,但收到的效果實效是一樣的。

我學法主要以通讀大法為主,在讀法時我都是語速緩慢且平靜平和的通讀,從不追求數量與速度只注重質量與實效,在學法的過程中自始至終的做到並保持主意識強而清醒,決不漏掉任何一句和一個字;有時外出或乘車我除了講真相外,還採取背法的方式學法,在背法時始終用真正的自我(主意識)牢牢的控制住自己的大腦,並使自己全身心的溶入於所背的每一句法中,此時如果周圍的環境不是特別的嘈雜喧鬧,那麼收到的學法實效與在安靜的環境下靜心通讀是一樣的。

在靜心學法過程中除了領悟大法在不同層次內涵的同時,師父還及時的點醒和歸正了我在修煉中出現的一些嚴重問題。

二零零三年初,在學《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講法時,師父點醒和歸正了我此前承認舊勢力變異安排的所謂認識,當時我在做證實大法的事情時遇到了一些干擾,最後雖然事情成功了,但由於執著自我,因此在證實自我的強大執著心的作用下,產生了偏離法的所謂認識。我當時認為「我是修煉狀態好,對邪惡有震懾力,邪惡害怕我,因此才在我證實法時干擾我」,我當時這種承認舊勢力變異安排的認識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並企圖綁架我,雖然我在師父的加持幫助下正念脫身了,但過後又因此而產生了「脫身」後的成功感和自我膨脹的狀態,當時有同修指出了我的嚴重問題,可我根本聽不進去。後來在學《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時,是師父的聖潔呵護點醒了我,使我豁然驚醒並發自內心的認識到了上述承認舊勢力變異安排的嚴重偏離法的認識,實際上正確的認識應該是「修煉狀態好,對邪惡有震懾力,邪惡雖然害怕,但是卻不敢靠近與干擾,那樣將會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所清除」,師父講法中講的「有的人一隻腳已經踏空了」,就是在說我呀。若不是師父及時的在法上喚醒我,後果實在是不堪設想。以上所述雖已過去多年,但仍銘刻在心,唯有多靜心學法,並理智、智慧、清醒的全力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才能不負恩師的師恩浩蕩。

二零零五年以前,我對惡黨邪靈(包括中共惡黨)和大魔頭(江鬼)的認識是:它們的生命在產生的時候,就註定了是迫害大法的邪惡生命、是不可救要的;它們是毒藥,就是毒、就是邪,它們是決不會有被救度的機會的。但是在二零零五年上半年學《美西國際法會講法》和《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時,師父糾正了我這種不在法上的認識,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說:「當然正法中,如果中共邪黨不迫害法輪功,那也就無所謂了,因為很多認識不清的文化與理念都會在正法中自然的歸正,這方面也不需要修煉人做甚麼,作為其惡黨的邪靈也會被正過來從而得救」。師父在《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中說:「那麼也就是說呢,對當初的這個中共邪黨來講,並沒有想清除它,儘管它幹盡了壞事、造就了甚麼邪惡的中共邪黨文化、殺了無數的人與其它生靈。因為在正法中一切不正的都可以糾正,甚至於不需要修煉人直接面對這個問題,也不需要修煉人去修它,正法中這些從本質上就歸正了。也就是說,從表面上根本就不觸動你。包括中共邪黨的那些邪靈,都可以歸正,使它變為好的生命」。因此我從新悟到了,雖然舊勢力安排了惡黨邪靈(包括中共惡黨)和江鬼來迫害大法,但是只要它們不選擇迫害大法,大法仍然可以把它們歸正為好的生命。儘管師父在此前的講法中多次講過,正法中不計一切生命的過往之過,就看今天對正法的態度(個人認識,不是原話),可是由於自己靜心學法不夠,所以直到此時才悟到。師父又一次慈悲的糾正了我偏離法的認識。

二零零七年,我在第二遍看《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時,師尊針對大法弟子存在的諸多嚴重問題,在講法解法時的音容笑貌和慈悲的開示,使我的心性微觀深處發生了強烈的震動。我發自內心的由衷認識到了,我在與同修的交往中,經常說話指責、刺激別人,有時不但影響大法弟子之間的互相配合還甚至出現矛盾隔閡,我的這些表現已經不止是一般的執著心和證實自己的問題了,而是舊宇宙生命強烈的為私為我、做事先考慮自己的生命因素和特點的集中展現了。大法弟子在得法前也是舊宇宙的生命,我們只有在證實大法的同時,用大法來歸正自己那些為私為我的舊宇宙生命因素,才能使自己在大法中被同化成新宇宙的神。我驚醒了也明白了:我長期不去的為私為我、做事先考慮自己、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的這些舊宇宙的生命因素,不但長期桎梏影響了我自身的提高和救度眾生,而且還影響了大法弟子互相之間的共同提高和配合;從另一個角度去體悟,我上述的所有表現,舊宇宙的生命、舊勢力的殘餘因素(它們都是不同層次的生命)及亂神和黑手爛鬼,它們都看的到,那麼它們就會認為我雖然得了大法了,但是和它們是一樣的,因為我還是沒有脫離舊宇宙的私。當我的心性發生上述轉變的時候,師父便開始給我解決我自身在另外空間長期存在的干擾問題了,具體表現是:我在看講法錄像的同時身體定住了,同時感覺到自己的頭頂像噴泉一樣(噴泉和頭一樣粗)在往外迅猛的噴瀉變異敗物,時間持續了近十分鐘,此前我在靜心學法時雖然經常出現美妙殊勝的狀態,但是在靜心學法時能夠明確的感受到師父幫我清理身體,修煉以來這還是第一次。

由於我從修煉以來始終注重靜心學法的狀態與實效,所以長期以來我靜心學法的狀態一直非常好,只要學法我就能百分之百的靜心學,越學越愛不釋手、越學頭腦越清晰敏銳,由於時時都能用大法來歸正自己的心性和行為,因此多年來,面對本地區邪惡幾次對大法弟子的瘋狂迫害,我都在師父的呵護幫助下化險為夷了。在靜心學法的過程中大法的無邊內涵經常點醒我,使我對法的理解與昇華真的就可以達到突飛猛進般的日新月異、每日俱新,有時甚至達到每時俱新;大法修煉是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所以每當對法的理解有了昇華之後,不但靜心學法的狀態也隨之昇華突破,而且煉功和發正念的入靜入定的狀態也在隨之昇華突破,那種全身心的溶煉於大法洪若無際內涵中的感覺,真的就是言語難表。

三 做事心對靜心學法的干擾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為法而來的生命,我們要做很多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事,但是做事時的基點和心態一定要擺正,無論何時何地、無論外部環境嚴峻或寬鬆,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修煉而不是常人在做事、都是在證實法而不是證實自己,因此只有多靜心學法、學好法,不斷的在法上昇華,那麼在做證實法的事情時,才能體現出大法的威力和加持作用以及大法弟子正念的作用,同時大法也會給我們開啟源源不斷的智慧,使我們更加的理性、智慧。

「所以不管怎麼忙,你們學法的時候,甚麼思想都要放下,根本就不去考慮其它的,就是學法。也許你在學法當中,你所思考的問題都能給你解決了,因為每個字的背後都是佛道神,你要想解決甚麼、你眼前正在著急要做的是甚麼,他們能不清楚嗎?那麼能不告訴你嗎?但是有一點,你必須做到不抱著所求之心學法,大家早已經明白這個問題了,不能抱著執著解決問題的心去看法,你就靜靜的去看,收到的效果就一定是非常好的。」(《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無論大法弟子個人或整體,在做證實法的事情時,不管面對多麼棘手的問題和事情,不管多麼忙、時間多麼緊,都絕不能忽視淡化學法,到學法時一定要靜下心來學,因為學好法是證實法的事情能否成功的根本保障。

當大法弟子不能靜心學法的時候,在做證實法的事時,可能就會出現阻力和干擾,此時如果能夠及時的向內找、重視學法,那麼不但阻力和干擾很快就會被清除,而且先前不正確的學法狀態也會得到糾正和解決;與此相反,如果此時不能及時的在法上找原因,不能夠向內修向內找,而是向外求,那就會把自己陷在事情當中,於是做事心也就應運而生,明明應該很快做完的事,做了幾天也做不完,錯誤的認為整天忙忙碌碌的有做不完的事是精進的表現,用做事來填補不能靜心學法造成的心裏「空虛與寂寞」,持續下去就會忽視淡化學法,以致用多做事、做大事來證實自己,甚至把做事的多少、做事的大小作為衡量大法弟子的標準。實際上利用做事心來消耗浪費大法弟子的時間和精力,是舊勢力的因素對大法弟子既隱蔽又不易察覺的干擾,我們發現我們地區一些為大法做了很多事情的同修,特別是一些資料點的同修,目前確實存在不能靜心學法,而且執著做事的狀態;甚至有的同修被干擾的不能一個人學法,而必須和其他同修一起學法才能勉強「拿起書」,要知道這種狀態是大法弟子整體和資料點被迫害的最大隱患。發生在哈爾濱市二零零五年的九二三事件(李洪奎等同修被綁架)和二零零六年的八一○事件(鴻朗花園事件),就是慘痛的血的教訓,其中九二三事件被綁架的呂麗華和八一○事件被綁架的張忠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的鮮血決不能白流,「教訓應該使你們更成熟。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鑽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走向圓滿》)

做事心體現在證實大法中是一種強烈的向外求的表現,作為大法弟子都知道要重視學法、學好法,那麼我們就捫心自問:我們做的如何呢?真誠的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夠在靜心學法上下一下功夫,真正的做到只要學就能夠靜下來、只要學就能夠最大限度的收到學法的實效;無論證實法的事再多再忙也要靜下心來學法,「由於大家現在確實很忙,很多人都主動分擔了好多工作在做,就使學法很難投入進去。思想中老想著正法的事,在學法中靜不下來,實際上等於白學。你不能理智的、清醒的學法,那就是白學,還耽誤時間,所以這方面大家一定要認識到」。(《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擠時間學就最容易出現一個問題──定不下心來,定不下心等於白學,浪費時間。要學你就放下心來,穩住心,思想靜下來,真正的學,哪怕你學那麼幾段,比你心不定看一本書要強。學法一定要學進去」。(《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現在九二三事件和八一○事件中一些被綁架的同修,已經陸續回到家中,希望這些同修多靜心學法,並上升到法上深刻反思,究竟是甚麼心、甚麼因素,促成了自己偏離了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並抓緊彌補給大法和大法弟子整體帶來的損失。同時其他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排斥和迴避這些曾經走過彎路的同修,要多引導幫助他們共同向內找,共同形成堅不可破的整體。

四、對集體學法的認識和想法

師父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中教導我們:「集體學法是我給你們開創的一種環境、留下的這種形式,我想還是應該這樣做。因為這是從實踐中走過來的,這樣修對學員提高最快。自己一個人修,提高沒有促進的因素。那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不是講過師父叫怎麼做就怎麼做嗎?講過應該走正大法弟子應該走的路嗎?」集體學法既然是師父給開創並留下的共同提高的環境與形式,那麼我們就要最大限度的利用好學法組的集體學法。現在大法弟子每天除了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以外,還要處理好家庭、工作和生活中的各項事情,在這種時間都很緊、都很寶貴的情況下,再抽出一定的時間大家在一個安全的、不被干擾的場所(學法地點)共同集體學法,那麼這個機會是非常珍貴的,絕不可枉費;因此我們要堂堂正正的把集體學法落到實處,真正的使這個環境成為對修煉提高有實效的環境,從而使大家在集體學法中通過比學比修和互相促進,能夠不斷的在法上提高,同時對一些干擾大法弟子靜心學法的因素,也可以發揮學法組的整體作用,把干擾儘快清除。

通過學法組互相之間的交流大家共同認識到,學法組除了學習《轉法輪》之外,還要安排學習師父的其他講法(特別是師父七.二○以後的經文講法),因為師父在七.二○以後的經文講法中,針對這場迫害講了許多大法弟子怎樣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法,因此大家集體學好七.二○以後的經文講法,可以更加有利於走正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和救度眾生。同時大家還共同認識到,由於安全問題所以一般學法組的人數三至十人為宜,如果人數太多,就應該考慮再成立一個組;因為每個人都有講清真相等等許多其它事情要做,所以集體學法的次數一般每週一至四次比較適合;學法時主要採用大家輪流通讀,每人讀一至二個自然段,因為這樣有利於其他人主意識高度集中,當出現讀法讀錯時,一定要互相糾正,而且要把讀錯的那一句法,從新從頭到尾完整的讀一遍;有條件的學法組最好每隔一段時間,都安排集體看一遍師父的講法錄像(濟南、大連或廣州)和師父教功錄像,並互相糾正煉功動作;另外,學法組最好要安排固定的時間集體發正念,清除干擾迫害大法弟子集體學法共同提高的邪惡因素,從而使集體學法的環境更加穩定和安全。

無論集體學法還是個人學法,通讀大法的速度都不宜太快,師父曾經就學法的速度問題教導我們:「弟子:有人說您說的一天半看完一遍《轉法輪》太慢了。師:我沒這樣說!我覺的太快了。(鼓掌)我叫大家抓緊時間看書看書,那麼他一下就跑到那個極端上去。看、看、看、看,拼命看,每個字是念甚麼他都不知道了,那你看甚麼呢?你不在學法嗎?學法、學法那個學你放哪去了?你看的是甚麼你都不知道了,怎麼修啊!你必須得知道在眼下你看到的東西是甚麼啊!你念的是甚麼字、在表面上是甚麼意思你都得知道啊!那怎麼叫學法呀?那還念他幹甚麼呀?拿本書這麼一翻,那就完了唄。是不是這個道理啊?」(《新加坡法會講法》),因此我們在通讀大法時要靜下心來,平和而緩慢的通讀,而且讀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要清晰明瞭的反映到大腦中,伴隨著緩慢通讀的同時要靜心體悟。以前曾經有同修在交流中談到,當讀速很快時思想不走神不溜號,但是如果採用緩慢的讀速時,反而思想走神溜號,通過交流大家共同認識到,這是一種很不正確的學法狀態,因為當讀速很快時主元神完全用「讀」牢固的控制了大腦,而不是用「靜心學」來控制大腦,此時既要讀的快、讀的流利和不出錯,所以此時主元神完全集中在「讀」上了,而不是集中在「學」上了,「因為主意識控制大腦越厲害,其它生命也就插不進去」(《轉法輪》第九講),因此這是用一種不正確的「讀」的狀態去掩蓋了另一種不正確的學法走神溜號的狀態,實際上我們應該用靜心學法的正念去牢牢的控制大腦,從而最大限度的做到靜心學法。

1、關於學法中的干擾問題

在集體學法中一些長期干擾靜心學法的因素和現象越來越清楚明瞭了,最突出的表現是學法時思想走神溜號、讀法時讀錯(包括錯字、丟字、添字)以及睏倦、昏昏欲睡等等,上述這些種種形式的干擾,主要都是來源於我們自身後天因素的干擾,這些干擾目前在一部份同修中不但仍然存在,而且干擾非常大且長期存在,有的學法組幾乎所有人都不同程度的存在(有的把書掉在地上,甚至都昏睡打呼嚕了),以致有的同修面對走神睏倦等被長期干擾的不正確狀態,已經不自覺的形成了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甚至已經形成了一種所謂「自然」狀態了,只要一學法就走神睏倦,「有的人老是講:老師,我一閉上眼睛就晃。我說不見的,你已經養成了放棄自己的主意識的習慣,你一閉眼睛就把自己的主意識放鬆了,沒有了,你已經養成這種習慣了。坐在這兒你怎麼不晃?你就保持睜著眼睛的狀態,這麼輕輕把眼一閉你晃嗎?絕對不會的。你認為這氣功就得這樣練,你形成一種概念,一閉眼你就沒了,哪去了也不知道。我們講你的主意識一定要清楚,因為這套功法是修煉你自己的,你得明明白白的提高。」(《轉法輪》第八講)

因此學法時我們的主元神一定要清醒、理智,凡是在學法時出現睏倦、昏昏欲睡的同修,絕大多數都不是因為睡眠不足造成的,因為如果此時放下書停止學法,則睏倦之意全無,只要再拿起書學法「睡意」又來了。
「弟子:學法時有人老想睡覺。
師:學法睡覺,讀書睡覺,煉功你也睡覺,反正連這個最初期的東西都沒有衝過去,那是意志啊!大家知道,不只你在修煉當中構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讓你脫離人,構成人任何環境的東西都不讓你離開,你甚麼都得突破,甚麼魔難都得過去。最大的表現是他們給你製造的痛苦。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覺也是一種。修煉不了的不精進的人卻不知這是苦。你得不著法,不讓你學法,你還感覺不到它是魔難,除非你的心不在法上不想修。那為甚麼不克制它呢?加強你的意志。人要是能夠抑制住自己的睡覺就能成佛,我說太容易了。這一小關你都過不去那怎麼修哇?」

我們悟到,由於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所以因干擾而不能靜心學法的同修,首先在法上要清醒明確的認識到干擾的嚴重性,對於自己面臨的干擾絕不能迴避,更不能不了了之,「有些人甚至不敢正視,不敢觸及,不敢承認客觀存在現象的事實,是因為這些人太保守,不願改變傳統的觀念去思維。」(《論語》)同時要充份的認識到,我們要靜心學法時,那個讓我們思想不靜的因素不是我們,我們要用強有力的主意識控制我們的大腦去排斥它們、抑制它們、不承認它們,切記,主元神一定要精神起來,因為學好法是我們同化大法整體昇華的根本保障,因此一切對我們靜心學法的干擾都是最嚴厲最邪惡的,我們大法修煉是修煉主意識的,那麼我們的主元神面對能否同化大法的考驗為甚麼就不能精神起來呢!如果所有被干擾的同修都能堂堂正正的做到: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的大腦我就自己說了算,那一切干擾都會滅盡解體。

對於上述干擾,我們也可以發正念清除。在二零零二年,我在學法時出現了睏倦的干擾,雖然用強有力的主意識去抑制,但是睏倦依舊,於是我放下書後直接立掌發正念約十分鐘,清除利用睏倦干擾我靜心學法的一切邪惡因素,發完正念後學法狀態非常好;不久以後又出現過兩次學法睏倦的干擾,我同樣發正念清除,此後至今再也沒出現過學法睏倦的狀態。

2、關於學法中的交流切磋問題

學法組在學法之餘要安排一定時間的交流,但是交流的時間不要太長,要力求理性深入,切不可就事論事、流於形式。大家在交流探討時,有時只是談一些具體事情的經歷,實際上這只是一方面,我們更主要的是要交流:在事情發生之前,自己對法是怎樣認識的;在事情的發生、發展過程中,又是怎樣按照自己對法的理解向內修、向內找的;在事情過去之後,自己通過整個事情的經歷,在法上有了哪些提高和昇華,並通過向內修、向內找修去了哪些不足。我們只有針對具體發生的事情,上升到法上有了清晰明確的認識後,境界才能昇華、層次才能提高,如果我們的切磋交流只是「在事情當中去談論事情」,那就會有談不完的事和做不完的事。

我在修煉中一直是這樣做的,當我在法上悟到應該怎麼做時,我就會和同修交流,做到整體提高,同時不管別的同修做不做、如何做,我個人都會以法為師去堅定的按照自己的體悟做好;當同修提出一件事情,而我在法上又沒有悟到時,我就要看同修針對提出的事情,在法上有沒有依據,如果在法上沒有依據,無論是誰提出的或者多少人提出的,我都不會「盲從」,因為我們修煉是以法為師,不是以人為師,更不是少數服從多數。

大法弟子互相之間看到同修的不足、甚至在法上出現偏差時,一定要善意的和同修交流。還有的同修認為,大法弟子有不足、甚至在法上有嚴重問題時,在互相交流中不能說,如果說了就是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就給同修「定住了」。其實這是一種需要在法上糾正的認識:大法弟子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就是你的事,面對同修的問題和不足,我們本著共同走正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從而使大法和大法弟子少受損失甚至不受損失的基點,不帶任何指責、排斥和埋怨的心態,善意的和同修共同交流提高,是完全在法上的。

3、要擺正交流切磋與修煉的關係

大法弟子經過切磋交流,可以發現自己的不足,通過比學比修、互相促進,能夠更快的在法上提高。但是由於相生相剋的理的存在,有的同修在這種環境中形成了修煉中的依賴性。每當遇到問題、矛盾或由於一個新的環境的出現,而不知道自己應怎麼做時,總是熱衷於和別人切磋,並把切磋後的認識作為自己的真正認識,還有的同修甚至跟著協調人、「名人」和老學員「走」,看到協調人、「名人」和老學員怎麼做,自己就稀裏糊塗的跟著怎麼做,做的是否符合法,自己也不知道,完全不是憑著自己明明白白在法上的體悟去做。其實,真正起指導作用的只有師父的法,同門弟子的各種體悟、認識,只能起借鑑、引導作用,自己的提高應該由自己牢牢的把握,不要把自己的提高、昇華寄託於和同修的交流或寄託於別人的體悟,而應寄託在自己靜心學法和對大法堂堂正正的認識上。

結 束 語

要做到靜心學法,那麼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中的發正念和講清真相也不能放鬆,「有的人說老師我現在為甚麼提高這麼慢?我說你光看書了不行,因為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你只做一件事所以你就感覺不到提高。你如果三件事都做了、做的很好,你就會感覺到提高,和當初自己個人學法修煉那個階段完全不同了,就是因為這個關係。」(《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所以要做到靜心學法,不是單純孤立的只想做這一件事就能做到的,而必須三件事同時做好,在整體提高的前提下,才能做到靜心學法。大法弟子只有做好三件事,才能走正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才能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變異安排,從而使大法和大法弟子少受損失和不受損失。

此文在動筆之初,邪惡曾經以發高燒的方式,對我的表面身體進行迫害,我通過發正念,迫害不停,正念不止,兩天多以後徹底清除了迫害。由此可以看出,邪惡對大法弟子整體做到靜心學法是非常害怕的,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夠拿起筆來,寫出自己對靜心學好法或其它方面的心得體會,並運用明慧網這個大法給開創的共同交流的平台進行整體交流。此文在撰寫過程中,多次感悟師父的慈悲點醒和加持,可是由於修煉境界所限,寫出的文字實在無法表達心裏的真實體悟和感受。

以上體悟的不足之處,望大法弟子指正並圓容,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