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共迫害致死的黑龍江雞西大法弟子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江澤民為首的流氓政治集團,利用中共邪黨和被其操控的宣傳媒體與國家專政機器,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對法輪功和上億的法輪功修煉者開始了一場中國歷史上甚至世界歷史上絕無僅有的邪惡的迫害和鎮壓。他們利用壟斷媒體對法輪功極盡造謠、誣陷和妖魔化之能事,煽動廣大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企圖使其鎮壓合法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對付法輪功怎麼樣做都不為國」、「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死後不查身源,立即火化」的毫無人性的群體滅絕政策直接針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善良群體。在這場政治迫害中,數百萬人被拘留;數十萬人被勞動教養、判刑;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更多的人失蹤,其中有多少人被活體摘取器官牟取暴利而後焚屍滅跡,是當前無法統計的。

這期間,善良的雞西人民自然也未能免於難。九年多來,雞西法輪大法弟子被惡警壞人打傷打殘、流離失所、居無定所、妻離子散、甚至失蹤、迫害和株連致死的也都大有人在:

在監獄、勞教所等地被迫害致死的有數十人,其中,三人被用各種刑具迫害致精神失常後死亡;一人被雞西市第二看守所虐殺後摘取多個體內器官;密山市看守對被其迫害休克後的法輪功學員不予搶救,竟將該學員置於冰櫃冷凍致死;癌症患者修煉後身體得到康復,因上訪被勞教所洗腦迫害而慘死者一人;其餘為惡警使用各種刑具迫害而死。至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透過民間途徑傳出的,有名有姓的、只因堅修法輪功而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人數已高達三千二百二十八人。

這就是中共邪黨欺騙世界人民的「人權最佳時期」的現實!元凶江澤民叫囂「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而法輪功堅強地走過了這九年的巨大魔難。大法弟子在巨難中堅信宇宙的真理,向被謊言欺騙的世人和平、理性的講清這場迫害的真實情況,從而使世人逐漸覺醒。今天,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非人迫害,引起了全世界民主國家的正義之士、人權組織、國家政要和諸多國際組織的高度重視和善良人民的同情,中共走到了岌岌可危的懸崖邊,它的罪惡將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教訓應為後人永遠汲取。

目前,法輪功洪傳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大法的書籍已用三十多個語種在世界各地流傳。這場迫害還在繼續,但邪黨早已敗象盡顯,天滅中共已成定局。

雞西的父老鄉親們,請不要忘記在中共邪黨施暴法輪功的九年裏,那些為傳播真相,為救度世人付出生命的雞西大法弟子們,而且你身邊還有很多這樣的好人仍然身陷囹圄,遭受著生不如死的折磨。我們也奉勸那些仍然為虎作倀的行惡者,立即放下屠刀,亡羊補牢還為時不晚,否則,當歷史翻過這一頁時,一切對大法犯罪的人都將得到應有的報應。萬古機緣只此一回。快快看《九評共產黨》,快快找真相,悔罪自救保命,為此為大。做好人無罪,信仰法輪大法無罪,修煉「真、善、忍」無罪!

祝願雞西地區的父老鄉親早日認清中共的邪惡,為自己選擇一個真正的美好未來!

雞西市被迫害致死的部份大法弟子

1、趙東(Zhao dong)男,二十七歲,黑龍江省雞西市梨樹區人,中巴車司機。

趙東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八日趙東毅然停開中巴車,別離新婚妻子和同堂生活的兩代老人,依法進京上訪,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九日被迫害致死,

「十月一日」歷來是邪黨懼怕人民的「敏感日」。在這之前北京清理外地進京公民時,趙東與一山東同修被逼沿鐵路線徒步而行,因講真相落入滄州看守所。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雞西市梨樹區委宣傳部部長劉正凱和梨樹區公安局「六一零」惡警張迎春分別帶人到趙家勒索五千元錢作為接趙東的路費。趙家拒付,他們強搶了四百多元錢。

九月二十三日,梨樹區區委書記楊洪語派人去滄州押解趙東。九月二十九日早四點,趙東從火車上跳車,不幸遇難。趙家經營的生意總計損失人民幣五十餘萬元、兩位老人先後離世、趙東的妻子一年半以後離家出走。

2、趙春迎(Zhao Chunying)女,一九四九年三月二日生人,小學文化,生前住黑龍江省雞西市恒山區鐵路委。二零零三年五月十日被迫害致死,時年五十四歲。

趙春迎當時被雞西市恒山區公安分局和雞西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三天,被看守所獄醫王麗君等邪惡警察虐殺而死。在家屬強烈要求屍檢追查死因時,參與迫害的執法者無視法律、踐踏人權、利令智昏的借屍檢之機盜竊了趙春迎的心臟、脾臟、胰臟三個器官。五年來家屬雖然被迫息訴,但是很多人仍在關注著這件人命關天的案中案。

經諸多明白了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的世人的了解得知:趙春迎丟失的三個人體器官被雞西市檢察院、雞西礦業集團總醫院盜取用做人體器官標本。

3、 姚國秀(Yao Guoxiu)女,原雞西市糖酒公司酒類專賣科業務員,家庭原住址:黑龍江省雞西市雞冠區仲興小區綜合樓。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被迫害致死,時年五十二歲。

姚國秀一九九七年修煉煉功後身體健康,精神倍增,姚國秀免費向那些需要健康的兄弟姐妹們贈送大法書和煉功帶。受到當地人的好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姚國秀兩次進京上訪,被惡警再次抓捕後非法勞教二年,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遭受了非人的迫害。惡警們採用強制洗腦、關禁閉、不許說話、坐鐵椅子體罰、拳打腳踢、指環銬銬手指吊起等手段摧殘其意志。姚國秀絕食抗議迫害,惡警們就採取灌藥、打針(不明藥物)等卑劣手段不讓其說話。二零零一年七月份左右,姚國秀被接回家。由於姚國秀被迫害致精神狀態反覆不定,終導致其無法自控於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墜樓而亡。

4、姜榮珍(Jiang Rongzhen)女,高中文化,原工作單位:黑龍江省雞西市煤機廠炊具商場,家庭住址:雞西市雞冠區。姜榮珍於一九九九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時年四十二歲。死時全身是傷,且有電傷痕跡,頭前有洞,頭後有包。更多被揭露出來的迫害詳情顯示,姜榮珍是被黑龍江省戒毒所的惡徒活活打死的。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二日,黑龍江省戒毒所對大法弟子實行所謂的「攻堅」戰。十三日,姜榮珍因拒絕「轉化」,堅定修煉,被強行蹲小號,關在地下室,門與窗戶都開著,只許她穿短褲、背心。惡警指使三個刑事犯黃啟賢、魯佩英、周麗娟對姜榮珍大打出手。當時就把姜榮珍打得奄奄一息。

三個惡人將姜榮珍從地下室拽到中庭叫其寫所謂的「三書」,當時姜榮珍已昏迷,但這三個人說其抵賴,繼續對她施暴,直至把她打死。後三個惡人找到隊長張玉書、張海朋、郭彤旭、史連江、科長王某,一看人死了,忙把大夫找來,包上被,說上醫院搶救,實際那時人已經被打死了。

5、郭美松(Guo Meisong)女,高中文化,原住黑龍江省雞西市雞冠區發電廠局東小區八號樓二零二室, 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因不放棄法輪功信仰絕食抗議迫害,遭受了多種酷刑折磨。女子監獄長期對其野蠻灌食,致使肺部潰爛,無法醫治。二零零三年五月八日(四月初八)郭美松保外就醫僅兩個月便含冤離世。年僅三十八歲。

6、白麗霞(Bai Lixia)女,一九五五年生,中專文化,原雞西礦務局機電廠電機車間試驗員,家庭住址:雞西市雞冠區躍進委機電廠住宅樓。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八日被迫害致死,時年四十七歲。

一九九七年白麗霞患乳腺癌曾兩次住院,做過乳腺切除手術,生活不能自理。在對生命的絕望的最後時刻, 一九九八年五月法輪功救活了她,使她成為健康人,白麗霞能上班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九月她兩次到省城哈爾濱和北京證實法輪大法,期間被綁架。同年十二月白麗霞被非法勞教二年遭受了極其殘酷的迫害。她被逼睡在水泥地上,因不放棄信仰遭多次暴力毆打,被逼迎風站在冰天雪地裏,被手銬銬上綁在暖氣管上,被逼蹲廁所,懸空吊在窗櫺上方的鐵管上,等等。二零零一年二月九日雞西市機電廠把白麗霞接回雞西,千里之遙一路上白麗霞沒吃一口食物,只喝了半杯水。白麗霞最終被病痛折磨奪去了生命。

7、楊海玲(Yang Hailing)女,三十四歲,原住黑龍江省雞西市城子河區東海礦,原工作單位:東海礦九採區絞車工。

楊海玲煉法輪功後,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處處為他人著想,深得同事和街坊鄰居的擁戴,是遠近出了名的好人。然而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後,楊海玲多次被惡警綁架,遭受多種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二日身體極度虛弱的楊海玲被密山市看守所惡警所長馬寶生掄倒在鋪板上,再也沒有起來,休克後沒有人救治她,直接塞到醫院停屍間的冷藏櫃中。家人趕到後發現被冷凍了十個小時後的楊海玲尚有體溫存在,照片顯示遺體上傷痕累累。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三日楊海玲尚存的體溫漸漸消失。家屬強烈要求屍檢查明真正死亡原因。馬寶生與院方相互勾結根本不給屍檢,家屬要求履行正常的法律程序,但幾經周折無人敢代理這樣的案子。家屬在聘請律師的過程中,遭到了不明身份的人多次跟蹤、恐嚇,直到今天楊海玲冤案仍被擱置,這是中共直接操控司法警察對人民施以殺戮的又一鐵的罪證。

8、王連慶(Wang Lianqin)男,四十歲,生前住雞西市梨樹區穆稜礦八棟房。原穆稜礦六井工人,後因煤礦破產失業。

王連慶生前無論是單位還是鄰居的口碑皆好。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匪淺。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王連慶別離新婚妻子去北京上訪,八月底被惡警綁架至穆稜礦保衛科非法關押十八天。遭保衛科韓叢加暴力毆打,極度的驚嚇使王連慶在精神上已處失常狀態,十八天後他被釋放回家,已無法正常工作和生活,以往人們見到的老實厚道的王連慶簡直判若兩人。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八日,王連慶又一次在街上漫無目地的行走中遇車禍離世。家中扔下老母親、妻子和一個六歲的兒子,他的離世給活著的親人帶來的無疑是血與淚的無盡的痛苦思念……

9、施桂英 (Shi Guiying)女,一九五七年生,高中文化,家庭住址:雞西市恒山區友誼社區紅磚委十二組,原工作單位:恒山區安樂小學幼師。修煉法輪大法前,施桂英患有足跟疼痛,行走很困難,靠定期注射封閉藥物維持。一九九八年三月修煉法輪功後痊癒。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從家中去鄰近的張新礦的外甥家串門,三十日下午四點多,其子接到恒山派出所的電話,告知施桂英在乘坐的摩托車上摔下,被摩托車主送到派出所,昏迷不醒,並且發現包內有數本向世人講真相的小冊子、一本《轉法輪》書。希望家人快點把人接回去。家人把昏迷不醒的施桂英送醫院搶救後變成了植物人。在施桂英臥床在家期間,有朋友去看望她,問她:是不是警察打你了?施桂英立即顯示出異常的激動和極度的恐懼,臉都憋紅了,眼睛快速的眨著。當時在場的人都覺得很奇怪,都說這裏面肯定有問題。二零零六年發現施桂英家的電話早已被監控,和施家通話的多個大法弟子家都有被警察蹲坑和到家騷擾的經歷。施桂英於二零零六年九月十日含冤離世。

雞東縣被迫害致死的部份大法弟子

1,劉桂華(Liu Guihua)女 ,一九五二年生人,中專文化,工作單位:黑龍江省雞東縣永安鄉中心小學教師。為向世人講真相多次遭綁架,當劉桂華被迫害的無法進食維持生命的情況下,黑龍江女子監獄要求雞東縣有關部門辦理「保外就醫」手續,雞東縣公安局及政保科李清華拒絕辦理任何手續,黑龍江女子監獄拒不放人。二零零零年八月被惡警綁架後,遭受了極大的酷刑折磨,惡警把她吊在暖氣管的鐵欄杆上,電棍電的她身體不由自主的直蹦,一直關押到二零零二年四月,沒有通知家屬而又秘密非法判刑六年,在遭受迫害期間,她因所謂的「不服管、不服教、絕食」,被惡警抓住頭部往牆上猛烈撞擊、踢打、抓起人往床上摔;因絕食被惡警撬至牙齒鬆動,全身被捆,動彈不得,臉被打得面目全非。嘔吐時惡警看著讓她往自己的衣服裏面吐,大小便也不給鬆綁,只能便在棉褲裏。在勞教所和監獄的長期迫害下,劉桂華於二零零二年八月三日死於哈爾濱二一一醫院。

2、劉晏辰(Liu,Yancen)女,黑龍江省雞東縣法輪功學員,家庭原住址:雞東縣雞東鎮,職業:個體戶,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被迫害致死,時年四十三歲。

劉晏辰一九九五年修煉法輪功後,摘掉了常年病簍子的綽號。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劉晏辰因向世人講真相,曾三次被不法人員抓捕、勒索罰款。

劉晏辰因向世人發真相資料、講大法被迫害真相被多次迫害。二零零二年再次被抓捕,慘遭惡警迫害,被惡警和街道不斷的騷擾、威逼,十月份被綁架至拘留所非法關押四十八天;遭到國保大隊李清華的打罵,血壓升至二百八左右,惡警不得不把戴手銬腳鐐的劉晏辰送醫院搶救。長期受迫害,使其精神蒙受了巨大的打擊,劉晏辰於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離開人世。扔下了十一歲的女兒。

3、林寶財(Lin Baocai)男,六十八歲,黑龍江省雞東縣東海鄉興國村人,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因向世人講大法真相、勸「三退」(退黨、退團、退隊)被雞東縣邪黨公安國保大隊於洪軍及東海鄉派出所惡警綁架,欲勒索五百元錢未遂,便將林寶財送入雞東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並受到刑訊逼供迫害。九月二十九日,林寶財被惡警迫害精神失常後釋放回家。家人很快發現,原本身心健康的林寶財精神已不正常,如聽見汽車喇叭聲就向外跑。不久,林寶財離家出走後就再也沒有音信。家人報了案,但沒有結果。

四十多天後,一個放羊人在雞東十六連南山上發現一屍體,經家人辨認是林寶財。村裏人都說老林是被中共邪黨迫害死的。

密山市被迫害致死的部份大法弟子

1、劉桂英(Liu Guiying)女,密山水泥預製品廠工人。二零零二年三月,四十三歲的劉桂英因惡人告密,被巡警一一零劫持到公安局,被非法關押在密山市看守所,於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四日被惡警野蠻灌食致死,二十六日遺體被強行火化。

二零零二年五月份,惡警把劉桂英送往哈爾濱戒毒所。因劉桂英血壓高被拒收,後被拉回密山繼續迫害。

同年十月二十二日上午看守所往劉桂英的嘴裏、兩個鼻孔裏野蠻灌食和藥物導致劉桂英死亡。密山人民醫院在看守所所長馬寶生的授意下開了假的「死亡證明」,企圖掩蓋馬寶生、趙曙光蓄意殺人的罪行,對劉桂英遺體強行火化。

2、於天勇 (Yu Tianyong)男,三十五歲,家住黑龍江省密山市連珠山鎮,農墾系統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於天勇在哈爾濱太平區被綁架,法院以莫須有的罪名將其非法判刑十年,關押在哈爾濱市第三監獄。

由於長期的關押迫害,於天勇得了肺結核,保外就醫回到密山,在雞西結核醫院治療。這期間農墾系統惡警壞人不斷騷擾。一個多月後,於天勇又被哈爾濱太平區惡警抓回,關進了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醫院,進行所謂的治療,兩個多月後的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在醫院被迫害致死。

3、魏曉東(Wei Xiaodong)男,三十四歲,原黑龍江省八一農墾大學工程學院講師。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魏曉東因修煉法輪功,被密山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孟慶啟等惡警非法綁架到第二看守所,受到了非人的迫害,被看守所強制重體力勞動,早出晚歸不讓休息。如今這段水泥路上仍然是人來車往,然而有誰知道,修建此路的法輪功學員魏曉東早已被中共邪黨迫害致死!

八一農墾大學不法人員將魏曉東、戎知夫婦及該校的其他大法弟子非法開除。

4、張紅(Zhang Hong)女,二十六歲,家庭原住址:黑龍江省密山市黑台鎮。

一九九七年初,只有十六歲的張紅在美髮學校學習時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遭中共野蠻鎮壓,張紅進京上訪,途經雞東縣時被黑台鎮派出所片警石某某等人截回。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八日因堅修法輪功被黑台鎮政法委書記王忠傑和片警石某某、政保科杜永山非法綁架,送密山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五十多天,在被關押期間受到惡醫秦某某(女)用警棍擊打頭部導致多次吐血;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張紅被惡警迫害成重病。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日,張紅在惡黨黨徒的多次關押、威逼、恐嚇、毆打後永遠離開了深愛著她的親人。到目前為止,張紅是雞西地區被邪惡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年齡最小的一個。

虎林市被迫害致死的部份大法弟子

1、高喜珍(Gao,Xizhen)女,六十五歲,黑龍江省虎林市東方紅林業局,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後,身體上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飛。在以江氏為代表的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邪惡鎮壓後,高喜珍堅持向被謊言矇騙的世人講清這場迫害的真相,助師救度著無辜的世人,不惜獻出了自己的寶貴生命。

二零零零年十月,她去北京上訪,卻在天安門前被抓捕,關押並被罰款;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被不法警察在家中綁架,遭惡警常亞軍、於佔海的毒打;鎖在鐵椅子上一夜;二零零三年十月,高喜珍在粘貼法輪功真相材料時,遭惡人舉報,被惡警打成腦出血,多次昏迷不省人事。惡警不但不救治,還抄家,老人顱內多處有血塊。家人狀告無門,法院也不敢受理,從此老人經常失憶,多次昏倒在地;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老人昏倒後再也沒有醒來,於晚上十一點含冤離世。

2、馬榮慶(Ma Rongqing)男,五十五歲,黑龍江省虎林市冷庫職工。二零零零年底進京上訪說明法輪功真相,回來後被非法勞教一年。期間遭受野蠻灌食,灌鹽水後強行跑步,蹲鐵籠子,電棍電,都沒有使他屈服。非法勞教期滿後,又被帶回虎林市看守所超期關押一個多月。二零零四年四月,馬榮慶在發放真相資料、掛條幅時,又一次被非法勞教兩年,在雞西市勞教所迫害成嚴重的心臟衰竭。幾年的迫害,使馬榮慶身體遭受了嚴重迫害。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七日晚在回家的途中含冤離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