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正「矛盾」中向內找與修煉提高的關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回想自己在風風雨雨的修煉途中已經走過近十一個春秋,也算是個老弟子了。可是每一顆人心的「魔」去,都是在摔了大跟頭、在人心的揪扯、矛盾的激化中才勉強捨去。總像是被逼著修,而不是主動的去同化法。究其原因,還是沒有擺正「矛盾」中向內找與修煉提高的關係;沒有從根本上明白甚麼是觀念、甚麼是修煉;不能正確對待修煉中的「苦難」。想到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中那慈悲、急切又語重心長的話,便汗顏、愧疚,為師父苦度我的艱辛和自己的渾然不悟而落淚。

在常人中,我從事藝術行當,是個唯美、浪漫、重情重義、精神生命為大的理想主義者。對不經意間獲得的「人」的功名利益處之淡然。但是,對於生命精神層面的價值追求,卻死看死守,真是「有甚者為假理付出生命而不可改變」(《精進要旨》〈為誰而存在〉)。

這種觀念根植的很深。在物慾橫流、人心叵測的世間,我這個追求高尚完美、依舊生活在童話世界裏的人,在理想與現實的衝撞中,心靈所遭受的傷害可想而知。在生命處於茫然無助之際,我幸遇大法。表現上我似乎是在追求真理、實踐和成就返本歸真的生命的終極意義。可骨子裏卻為實現「美好人生」、兌現「人與人之間相互仁愛不受傷害」的人生理想而努力。抱著這種根本執著,我走入大法修煉。正如經文《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中那個舊宇宙的神所言:「神:這批人目前而言,他們有的來學法是因為找不到人生目標,抱著這樣的不想改變的認識。」這些舊的勢力以我入門時的根本執著為藉口,在我「個人修煉」時期與「正法修煉」時期安排了諸多死關,從而達到它們破壞法的目地。我在這些死關中苦苦的掙扎著、突圍著。在找到自己的根本執著以及連帶著的人心之後,面對錯綜複雜的表象愈來愈能看清那個實質的東西,繼而能夠從容的審視和似乎能夠把握它了。可是愈到表面那個根本的東西表現的也就愈為激烈。直至近日,在與一學員的「矛盾」衝突中,我對它又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舊宇宙中的很多參與正法的生命,在今天的正法中似乎是在幫助師父正法,實質上是借助師父的正法,在拼死保留自己要保留的東西。大法修煉中抱著執著心不放時亦是如此。這正是舊宇宙自私的生命與因素之所以被正法淘汰的可悲之處與根本原因所在。

我的生活常態,是那種遇事謙和忍讓、尊重他人、溫厚閒雅、善解人意的人。為此,太多的人覺的我是韓國女人。可是我還有一種截然相反的生命特質,就是每當我的安寧生活被攪擾時,遇到無法迴避的醜陋的事物時,我會突然變的易怒、焦躁不安;當我的所謂尊嚴、面子被傷害到某種極限時,「士可殺、不可辱」的觀念支配下,我會拼死與之相鬥,不惜魚死網破;更有為世間公道而捨身取義之俠骨。帶著這些舊宇宙的變異因素,在如今的要求絕對的嚴格絕對的純正的正法修煉中,在正法一步步推向表面時,我與學員間的「矛盾」衝突也顯的尤為尖銳。

由於我所從事的專業,在常人中養成了一種變異的追求完美的審美標準,不能圓容的看待世間相生相剋的事物:善惡、美醜、好壞,在我的理念裏異常分明,拒絕醜陋,其中滲透著很濃的愛恨情仇。在一切我認為的美好的事物裏,我都能在其中感知一種美質,且徜徉其中不能自拔。相反,對於那些醜陋的事物,我便極為厭惡、排斥、甚至焦躁心悸。我這種品性,在修煉中與那些較溫厚、個人修煉紮實的學員能相處溶洽、配合得當,而與那些暫時還存有自私、妒嫉等等人心的學員相處中,我自覺不自覺的就有種排斥心理,不能包容、善待他們。當他們的人心觸及和傷害到我那變異的觀念時,先是忍讓、然後躲避、直到無法忍受的極限時,便河流決堤般徹底暴發……。

我這個把清靜閒適當作命根子、視尊嚴面子為最根本利益的人,兩年來竟做起了至今令自己都覺的不可思議的協調工作。一生躲避矛盾喜歡清閒懼怕傷害,如今卻時時在矛盾的浪尖兒上被拋上摔下,期間求名心、面子心、自尊心、氣恨、抱怨、委屈、急躁、憤憤不平等等人心暴露無遺。在自我的根本利益與正法需要的角逐中,對於協調工作,我一次次的面臨一種異常尖銳的生死抉擇:堅持還是放棄?!

在消極、沉迷、保全自我不受傷害的痛苦中一次次的放棄,又在師父一次次的慈悲鼓勵中從新拾起:「我要把你帶成啊。你哪裏需要甚麼,我才要你去做的。」(《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反思幾次的放棄都是與學員間的「矛盾」衝突使「我」受不了而退卻,我感到幾次的「矛盾」之間似乎有著一種必然的聯繫,我的心好像總是圍繞著某種東西在「魔煉」。舊的勢力到底抓住了我的甚麼把柄,竟一次次的給我設置魔難,逼我放棄協調工作,根本上是迫使我放棄修煉,妄圖毀掉我的同時達到它們破壞法破壞整體的目地!我終於找到了它,那就是──我的根本執著。

「人要過不了生死這一關,他就圓滿不了。但是絕不會讓你非得疼那一下兒才算能放下生死,那只是一個形式。我不看重,我看你的心,真正能不能做到。」(《瑞士法會講法》)在大陸異常險惡的證實法工作中,面臨通常意義的生死考驗,我能很自然的放下,能從容泰然的應對一切。可是,那個妄圖借助正法修煉實現「完美人生」實現「人與人之間相互仁愛不受傷害」的根本執著,那才是我生命的根本利益,能否放下這個最根本的利益,對我來說就是能不能放下生死。舊勢力死死的抓住我的這個生死大關,真的想置我置眾生於死地。

生活中許多我曾經嚮往的所謂美好的事物,用法的標準衡量,都是生命下走輪迴中衍生、變異的痼癖,舊宇宙的敗物都是在師父正法中必須祛除的。可是我們往往把它當作自己生命的一部份,死死的守護不肯割捨。在「矛盾」衝撞的痛楚中,正是這些生命垂死掙扎之時,如果我們能主意識清醒的及時分清和消除它,那正是生命真我得到昇華、同化、歸真新宇宙的時候。作為大法弟子,我們只能成就和證悟新宇宙的法,而不是保守舊宇宙為私的垃圾。舊宇宙生命為私的屬性就是總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其實,別人的好壞與自己有甚麼關係?別人如何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通過別人的執著如何發現和抓住自身的疏漏,從而去掉它才是關鍵。我們往往把「向內找」當作讓別人改正錯誤的口頭禪,這是沒有理解「向內找」的真正內涵。其實,「向內找」永遠是針對修者自身而言的一種修煉的機制,是提高、昇華的法寶。

不同的學員有著不同的生死關。有的病業反應,有的怕心攔阻,有的執著錢財,有的執著功能,有的苦盼結束時間等待圓滿。無論有著怎樣的難與關,其實都是對自我根本利益的執著,都不是我們當初來到人間的本願。找到它,去掉它!乘著滿載眾生的法船,隨師返還家園。

所在層次的初淺認識,不妥之處,懇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