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妒嫉心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於九九年四月份喜得大法,進入修煉大門才幾個月,邪黨就開始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由於學法不深,加上環境的變化,自己的怕心嚴重,遇事沒有在法理上悟,而是用人心看待,基本上脫離了修煉,走了很大的一段彎路。

妹妹在外地定居已五、六年了,二零零七年七月份她帶著她的一歲多的孩子回到哈爾濱。有一天,妹夫的家人請我們吃飯,見到了也是大法弟子的妹夫的嫂子,她給了我很多大法資料,使我有機會將這八年多沒有讀過的師父的經文全部通讀了一遍。讀師父的經文,我才幡然醒悟,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我落下了這麼多,這麼遠了!

妹妹在家住了二個多月,那時她的小孩才十四個月,我盡一切努力幫助她照顧寶寶。我因為剛剛走回大法,狀態很好,很多時候能遇事向內找,做事多替他人著想,按法理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很少有疲勞的感覺,全家對我做的一切都很滿意。在此期間,勸母親、妹妹、妹夫三退了。

今年九月,妹妹又領寶寶回來了,寶寶今年已經二歲多了。我一直和母親生活在一起,平時我與母親相處得很好,主動做家務,經濟上主動多付出。母親對我的為人是比較滿意的,可是這一次妹妹的歸來,卻在家中掀起一場風波。妹妹回來之前,我也曾暗下決心,要像上次一樣照顧他們母子,可是事情並不像預期發展的那樣。

妹妹回來不久,就對我做的一切挑三揀四,有時出口不遜;小孩子有時在我的床上玩到很晚,影響了我和丈夫的休息。我忍了又忍,表面上沒和她計較。有一天她竟向我提出準備將小孩委託給我帶,她自己回上海。可我也有一個剛上初中的孩子,每天照顧他也需要很多時間並花費很大的精力。母親居然也答應下來,這一下我就受不了了。母親身體很弱,整個家務主要是我做,小孩要留下來也一定主要是我照顧,一個家的家務、一個二歲的孩子和我自己一個上初中的兒子、我自己的工作,學法、煉功,這一切都要時間啊。我斷然拒絕了,母親因此大發雷霆,像失去了理智一樣,對我大聲謾罵。最使我受不了的是,她說我們一家三口才是她的最大負擔。我聽了很傷心,就對母親說:那我就搬出去租房住,不再給你添麻煩。母親竟蠻橫的不允許我搬出去。每天母親對不做家務的妹妹呵護備至,對我卻非常冷漠,並說「她(指妹妹)回娘家就是調養的,就該是甚麼也不幹的。」

當時我傷心極了,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裏。那幾天,我渾身無力,咬牙堅持著幹著家務,照顧著妹妹母子倆。後來遇到了一位一起修煉的同修,向她述說了這一切。她念了《精進要旨》〈境界〉一文:「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她還鼓勵我,說一切都不是偶然發生的,肯定是有一些自己渾然不覺的執著心。

回到家,我冷靜的對自己進行了分析,發現自己從小到大,一直很要強,對自己看不慣的人,尤其是弱勢群體一方面同情幫助他們,一方面在心裏還看不起他們。妹妹身體從小就弱,三十三歲才生小孩,照顧孩子有力不從心的感覺,而我的體力、精力旺盛,爭鬥心強,對能力差的人不屑一顧,自以為是的用自己的觀念衡量著周圍的人和事,在利益面前嘴上不說,心裏卻憤憤不平。這哪有一點修煉人的境界?說到底這一切都是妒嫉心導致的,它像一座山一樣立在我的空間場中,阻礙著我向前修煉的路。今生轉生來到世上的眾生都是為法而來,等了千萬年才等到大法洪傳的今天,不管他們在人間表現如何,我都沒有資格去輕視他們。我應珍視大法造就的這些生命。

我將《轉法輪》〈妒嫉心〉這個標題的內容背了下來。師父說:「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找到了這個心,不斷的發正念去掉它,同時不斷的提醒自己一言一行要像個修煉的人,不斷擴大自己的心胸。

從那以後,照顧妹妹母子時不再有怨恨心理,家中的環境有了很大的改觀,大家又能和諧的相處在一起了。我深深的感謝師父給了我一次去掉妒嫉心的機會,讓我在修煉的路上又向前邁了一大步。同修再見到我時,說我的氣色好多了,性情又恢復了開朗。在這期間,我教了寶寶背會了二首《洪吟》中的詩,又不斷的向妹妹講了不少真相。寶寶的嘴中有時會突然說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姨在發正念」。 二個月後,妹妹改變主意,領著寶寶返回上海。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