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學法、正念否定干擾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 加強學法、正念否定干擾

  • 正念一出,血旗就是升不上去

  • 加強學法、正念否定干擾

    中國大陸大法弟子:明明

    我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大法,修煉前因小兒麻痺後遺症,下肢殘疾,肌肉萎縮無力,行走困難,而且身體還有許多病痛。得法修煉後,身體上的病痛全都消失了,而且殘疾的雙腿也在好轉。

    九九年七二零後,在邪黨的殘酷迫害下,曾被關進監獄,被打成重傷,家中也常常被邪黨的人員騷擾。在邪惡環境下,因我學法不深,怕心太重,感到精神壓力很大,雖堅持修煉,但狀態不好。特別是近幾年,身體常常出現不適,殘肢無力,站立幾分鐘就累得不行,甚至出現修煉前每到冬天殘肢凍瘡的現象,我還以為是自己的業力。

    最近通過學師父的《洛杉磯市法會講法》,我悟到我現在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大法師父親自救度的生命,是帶有重大使命的,是不受任何舊的因素左右的,我不承認身體上的所謂殘疾,我認為這是舊勢力對我的迫害。近些時,我加強學法,高密度發正念,清除自己空間場的一切邪惡因素、清除迫害我雙腿的一切邪惡因素。現在我感到身體輕鬆,以上不正確的狀態也消失了,學法也能靜下心來,正念也強了,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

    現在殘疾的下肢有力,萎縮的下肢在增粗,現在天氣很冷,多年的凍瘡不見了,身體越來越健康,在證實法、講真相中起到了好的效果。

    以上是個人經歷,如有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正念一出,血旗就是升不上去

    余慶(化名)家住吉林省,上初中二年級,每天跟媽媽學法,讀《轉法輪》,是個大法小弟子。這裏講的是他發正念,使血旗升不上去的事。

    十二月初的一個星期一,全校師生都被迫站在寒風裏,凍的縮手縮腳,等著升血旗走過場。廣播裏老師開始介紹升旗手,然後宣布升旗開始。余慶一聽馬上發一念,想:不讓血旗升上去。只見四個人拿著血旗,手忙腳亂的鼓搗了半天,還是沒掛上。這時,音樂都快結束了,負責音樂的老師只好把音樂停了。又上來一個體育老師幫著掛血旗,又費了半天勁兒,還是弄不上去,五個人無論如何就是沒能把血旗升上去。廣播裏老師宣布解散回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