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的盛事 心靈的聖宴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時間如白駒過隙。零八年神韻藝術團的演出依然餘音繞樑、色彩沁脾,零九年更加盛大的神韻晚會,昨日已分別在美國的費城、亞特蘭大及佛羅里達同時開場。神韻的三個藝術團(神韻紐約藝術團、神韻國際藝術團、神韻巡迴藝術團)同時登場,推出一台全新的大型歌舞──全新的歌舞,全新的精美服裝、全新的動態天幕、全新的原創音樂,全新的色彩色調,這是何等恢宏壯觀的氣度!藝術的盛事中,洋溢著對觀眾的厚愛,回旋著神的呼喚。

大器全新的作品

零八年神韻節目中的「仙女踏波」,總是在帷幕尚未全部拉開時,就引起一片掌聲和低嘆。那宜人的藍,清純的白,那神來之筆的道具和服裝,觀賞多少次,都能讓人的感官和心靈同時得到一種撣去塵埃的輕靈。「創世」喚起的那種久違的超凡之感,「精忠報國」體現的純正忠義,「長白仙子」的天人合一,「迎春花開」的清麗、嬌憨,「嫦娥奔月」的無私、大勇,「清韻」少女們的淑德、柔美,「善念結佛緣」中的神佛慈悲,等等,這些越品越想看的零八年節目,竟然全被零九年新品取代!充滿神韻神思的規劃,讓人在為神韻感佩讚歎的同時不禁想到:惜時惜緣,在物慾橫流、精神萎靡的現代節日風中,今年爭取多看幾場神韻,以便在明年節目推出之前,把今年的神韻,留在心中更好的品味,讓神韻給心田帶來更多的生機、更豐富的收穫。

智慧超凡的調色

紐約是世界服裝之都,多少藝術家、服裝設計家每年都在苦心的尋找、調配著次年的新潮顏色。然而任何一年的新潮,曾帶來種種抑鬱和悵惘,卻從未能像神韻舞台的調色那樣牽動心靈。和許多觀眾一樣,零八年神韻晚會,我從舞台上感受到的是淡雅而豐富的色調。去年的顏色,像一陣陣清純清新的春風,復甦著千年輪迴中許多聖潔卻漸已淡忘的記憶。今年的神韻舞台,顏色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好似由從天而降的巨手,為我們開啟了又一扇觀天之門:從天幕到服裝到道具,顏色深厚而不沉,亮麗而莊重,一種說不出道不盡的感人韻味。那種意境,好似平凡、觸手可及,卻又那麼高貴、智慧出奇。這些顏色雖然並不發聲,卻讓人想起「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這句古詩。

「天衣下凡」的服裝

服裝是一台戲的重要外包裝之一,在觀眾得到的視覺效果中,服裝直接的影響佔有很大比例。對於大型藝術團來說,服裝決不是一件能簡單拼湊的事。神韻藝術團的服裝,可說是天工造化。這不但體現在能工巧匠的手工製作、用料的精細,更體現在服裝本身的造型和顏色搭配。這幾年各地流行唐裝,但流行來流行去,總使人感到這裏不正宗,那裏不對勁,讓外國人產生誤解,中國人感到彆扭。而神韻藝術團的服裝,能讓觀眾看到正宗、看到完美,有些觀眾還難免會想到「天衣下凡」這四個字。整台神韻服裝,不但給人視覺的享受,還能讓人充份感受到中國古典服裝、民族服裝的道德和審美價值、實用價值,給人以美好的靈感與心靈啟迪。神韻服裝給人的,是高尚的藝術和精神享受。個人以為,拋開神韻的歌舞音樂天幕,只觀賞神韻的服裝,本身就超過了看世界上任何一台服裝秀,所以,如果只看一場演出,怎麼看得過來呢?

神已歸來

更多的感觸,寫不完。神韻演出的美好和廣博內涵,超過了語言所能描述。從五千年文化中採摘的點點滴滴,經神韻之手搬上舞台,就放射出智慧、靈性和深邃之光。神韻演出能讓人超越時空、地域和世俗角色的間隔,洗去混濁,觸及生命的來源、意義和歸宿。這是在神殿才能體驗到的經歷。個人認為,無神論不過是一種虛妄,否則,古代最偉大的畫家、雕塑家、音樂家、哲學家們,就不會虔誠的匍匐在神的腳下,就不會創造出令後代仰慕不止的傳世之作。從遠古到現在,五千年來,神就在人身邊,為人開創了神傳文化、鋪墊了回歸之路,今天,更如各民族預言所述,到了人神同在、隨神回歸的最後時刻。一刻千金。

神已歸來,並且在關切的注視著人、呼喚著人。在道德極度敗壞的今天,為何出現神韻這部藝術傑作、這場跨世紀大戲?朋友,預言中的婆羅花已悄然開放,神已歸來,你是否聞到了婆羅花的芬芳?是否感受到神的慈悲、聽到了神的呼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