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對待遭迫害同修

與濟南同修交流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幾個星期前,看到明慧上有消息說,濟南陳同修在市場上講真相時被綁架了。大家立即開始發正念清除邪惡迫害、正念加持同修。但是過了不久,便聽傳說陳同修向邪惡妥協了,主動交代了自己做的一些證實法的事情,還有其它一些不好的傳言。一時間同修們意見有了分歧,有些同修認為,他自己都妥協了還管他幹甚麼,不用幫他發正念了。另一些同修則認為,不管怎麼樣,我們都不能承認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應該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對此,我們學法小組進行了交流,並與就近的同修進行了交流,在法理上有了較清醒的認識。認為本著對法負責、對同修負責,也應該寫出來與濟南同修進行交流,以引起大家的思考,希望能促進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首先,對陳同修遭到邪惡迫害,我們了解他一點情況的同修都感到很痛心。該同修修煉十幾年了,在原單位修煉環境開創的很好。曾有一兩次較大的工傷事故關,正常情況下工人得歇幾個月、甚至半年多的公傷假,他硬是憑著修煉人的正念闖了過來,休息了幾天就上班了。並堂堂正正的證實法: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沒事,我有師父管。加上平時能按修煉人的心性嚴格要求自己,在工廠裏上下影響很大,大夥都佩服他,常有人說「跟人家法輪功老陳學學去!」兩千年、零一年前後有幾次警察去騷擾,從門衛到廠領導都公開保護他。「七二零」以後一直堅持在辦公室公開煉法輪功,學《轉法輪》。幾年如一日證實法、講真相,救度了大量的眾生。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完成著自己的使命、兌現著自己的誓約,走過來的路是非常值得珍惜的。

師父《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說:「作為我這個當師父的來講,我是絕對不承認利用這場邪惡迫害來考驗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抱著承受迫害因此而修的高的錯誤想法。」在《正念制止行惡》中師父講:「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度世人與眾生,都是在揭露迫害,都是在制止迫害,所以不能承認邪惡的各種迫害行為,更不能在迫害中叫邪惡隨心所欲的迫害大法弟子。」師父不承認,我們當然也不能承認,無論同修還有多少沒修好的地方、還有多大的缺點沒修去,邪惡迫害他都是不能承認的,都是對正法的犯罪!即使同修妥協了,或者寫了甚麼了,那也是迫害造成的,也是舊勢力的安排,是對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干擾,必須全盤否定!

其次,從另外一方面來看,在陳同修身上我們也有足夠的教訓應該記取。使我們更加清醒的認識到了修煉是非常嚴肅性的,你走偏一點都不行。由於前面談到的,陳同修前幾年做的好的那些方面比較突出,受到同事誇讚,得到周圍同修認可,可能是逐漸的起了一些心。後來在與同修相處時,表現出越來越強的自我,聽不進別的同修的意見,自以為是,很看不起怕心重、小心謹慎的同修。與同修交流時聲音高,講的多是他自己怎麼怎麼。近幾年聽說與這個那個同修有矛盾,常有同修為此找他交流,都聽不進去,還背後說這個不行、那個不行。在他被迫害前一階段與他見過面的同修講,他說自己除了上班之外幾乎所有的時間都用來做證實法的事,基本上捨不的睡覺,也不大煉功了,學法主要是聽mp3,有時聽睡著了,醒來再接著幹。

從中我們分析認為:一是,有些片面理解了師尊關於「要搶人、救人」的講法,從而偏激的去做,把師尊講的要做好三件事弄成了一件事、兩件事。二是,有點把做事當成了修煉,認為自己信念堅定、膽氣壯、做的多就是修煉的好。還拿自己的這一點與做的不如他的同修比,越覺的自己修的好。所以一直忽視向內找,修自己。三是,由於後來太執著於做事,不能靜心學法,特別是聽法多,不能系統的學師尊後期經文、講法,淡漠了師尊關於正法修煉的要求,因而不能夠清醒、理智的在證實法中修好自己。四是,當自己做的好一點、修的好一點時,沒有能把握住自己,及時修去歡喜心、顯示心,從而有點自滿自大起來,有點看不起別人了,以至於在有些方面走到了偏離法的狀態還不自知,還以為自己是非常精進的。忘記了師尊在講法中的告誡:「大家一定要注意一個問題:你們在證實法,不是在證實自己。大法弟子的責任是證實法。證實法也是修煉,修煉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對自我的執著,不能夠反而助長這種有意無意在證實自己的問題。」(《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

第三,我們認為,如何對待同修被迫害,既是修煉心性方面的反映,也是修煉人必須面對的修煉問題。在這方面明慧上有很多外地同修的體會文章,我們只是針對這裏的具體情況說說我們的看法。

一是,要本著對同修負責、對整體修煉環境負責,不亂傳小道不實消息。記得大約是零六年底、零七年初,濟南市幹休所的大法弟子王玉珍老人被市六一零邪惡綁架,正當大家發正念、積極營救時,不久就傳來她已被放回家了,把自己關在家裏,誰去也不見。同修聽說後就都不管了,而且傳她怎麼不理智,專門找警察、六一零的人講真相(這樣做不是很了不起嗎?)。但是幾個月以後,卻在明慧週報上看到了她一直在看守所、後到勞教所被迫害的曝光材料。那麼前面傳的「已放回家」的消息來源是怎麼回事呢?其他絕大部份同修當然是不知道真假的,就信以為真了,可那個消息的源頭是誰?你是怎麼得到的這個消息的?憑猜測、分析、估計,就向外傳?你可幫了邪惡大忙了。並不是當事後諸葛亮,我們是修煉群體,就是要修去人心,對嗎?現在又有傳陳同修一些事,其中也有估計猜疑之類的話。其實到現在有沒有同修真正和他家屬交談過,有沒有同修去看過他?怎能確定傳的這些消息的真實性呢?不負責任的亂傳消息的同修應注意修心修口,大多數同修是出於關心,或者是接受教訓的心或者是好奇心打聽消息,也有要修去的東西。再說,同修已被邪惡重點迫害,我們再說這說那,給同修空間場中加那麼些不好的東西,這不是有意無意助長了邪惡、加大了同修的魔難嗎?

師尊這樣要求我們:「我希望你們更少的把精神頭用在誰長誰短、誰好說壞、誰怎麼樣怎麼樣上,把你們的精神頭都用在證實法上。」「當然有些人是有問題,是應該說,我們應該本著對法負責,以法為第一位,善意的把這個問題解決掉,決不是用常人的辦法。」

因此,我們建議:以後再有同修被迫害的事發生時,聽到消息的同修如不能參加其他的營救項目,就是持續發強大正念,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鏟除迫害同修的一切邪惡生命邪惡因素,清除同修空間場中不好的因素,正念加持同修。不去亂打聽,修去好奇心、好事心。平時與被迫害同修近的、或一個學法小組的,要嚴格把好心性關,除了要告訴同修們她(他)被關押的地方以外,其他一概不傳,有確實消息就發到明慧網上去。待一些情況確定後,由了解情況的同修負責任的寫出分析體會文章發到明慧網上,供本地學員交流切磋。因為別的同修的經驗教訓,也是對其他大法弟子的心性檢驗與走向成熟的學習。

二是,同修被迫害,不管出現甚麼情況都是舊勢力的安排,都是對同修的迫害,是不能認可的,都必須全盤否定,他是師父的弟子,誰都不配管。不用人心對待,一聽說同修在黑窩裏表現好就願意幫發正念,反之就沒情緒發了。大法弟子是人在修煉,就會有人心在,就會有錯,這是個修煉問題,與邪惡無關,邪惡不配考驗。再說在那種邪惡環境裏,同修承受相當大,是外面的人想像不到的。應該多為同修著想。

師父說:「舊勢力以為我也那麼認為的。行了,這下逼他寫了甚麼書,你李洪志也不能要他了,因為他背叛了你,你那麼苦心救度他,他卻背叛了你,你一定也不能要了,不能要怎麼辦?消滅掉。」「舊勢力就這樣想的,他們也是那樣安排的。可是我沒有這樣做,我就是要度成他。他今天沒做好,你舊勢力不是還在迫害嗎?我叫他明天再做,一定叫他(她)們做好!」(《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師尊如此洪大慈悲所以能度了我們。我們對同修理解、包容,才能形成一個圓容不破的整體。

三是,向內找,提高自己。修煉的人聽到的、看到的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有自己要修煉的東西在裏面。那麼當我們聽到同修被邪惡迫害了,發出的第一念是甚麼,心態是否純淨?是立即發出強大正念否定、解體邪惡,還是馬上想到自己要注意安全?是麻木、無可奈何,還是像常人一樣湊熱鬧、打聽消息,傳來傳去,或者是平時對該同修有看法,這時就帶著情緒亂發議論。修煉到最後了,我們不能再忽視其中的人心了。另一方面,看到、聽到同修有不理智或是因有怕心或甚麼原因被迫害時,有沒有找自己?自己是否也存在這樣的問題需要學法修心提高一步?與被迫害同修接近的學員,平時發現同修有問題,有無真正發慈悲心幫助他?還是像筆者原來那樣,看到同修不好交流就疏遠他?

我的認識可能比較膚淺,如有不當,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