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最佳丈夫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太陽已經落山了,但是地上的熱氣還沒消。人們為了避暑,都跑到街上來,三五成群的閒扯著。

永吉家門口聚了七、八個婦女,正七嘴八舌的點評村裏的男人們,說是要挑出一個最佳丈夫。正說的起勁時,聽見「嘀、嘀」幾聲刺耳的車笛聲,沒等大家反應過來,兩輛黑色小轎車停在了門口,首先下來的是村裏的婦女主任。她下了車後,挺了一下身子,抬起頭,用眼睛快速的掃過門口的這群婦女,接著轉過身,彎下腰去開車門,沒等她開呢,車上呼啦啦下來一群,兩輛車少說也有十個人。

「不知道這回人在不在家?」一個當官模樣的邊向院裏看,邊和婦女主任說。婦女主任朝向七八個婦女說:「永吉老婆在家嗎?」不知是誰答了一句,一夥人風一般進了院。

「這都是誰呀?」「有個是鄉里派出所的指導員,我認識!」「那個官兒是縣裏的,前幾天來過。」「又來抓王春桃來啦!」「唉喲喲……」「小點聲,你唉喲啥?」婦女們小聲的說著,卻沒有一個想走的意思,一個個脖子伸的老長。

永吉家的院子挺長,中間是水泥打的路,兩邊種的都是菜,房子前面是月台。這伙人還沒上月台時,永吉已經站在門口啦!永吉的打扮像剛剛從地裏回來,長褲捲到膝蓋,穿個跨欄兒背心,右手拄著鎬把兒。走在後面的五六個人已經停下來不動了,前面的人要上台階時,看到永吉拉長的臉也停了下來。

當官的看向婦女主任,婦女主任挺了挺腰,高聲說:「嘿!我說永吉,你要幹啥呀?啊?!」

「我要幹啥?我還想問問你們想幹啥呢?」永吉大聲一吼,嚇的婦女主任邁上一層台階的腳趕快縮了下來。

「我說你們還讓不讓人活?你們幹啥來啦?」

派出所的指導員把槍掏了出來:「抓你媳婦上洗腦班!你媳婦煉法輪功!你敢攔著就一槍打死你!」

四週靜靜的,門口的婦女們一個個睜大了眼睛。「啪!啪!」大家嚇了一跳,心提到了嗓子眼,一看,原來是永吉在用左手拍自己的腦門。

「來!向這兒打!老子怕你們?反正我今天也不想活了!」說著又將手指向這群人,「你看看你們這幫人,一個個的,哪一個是好人?哪一個能比上我媳婦?我媳婦啥不好?是貪污了?行賄了?還是亂搞了?不就是煉煉法輪功嗎?惹著誰了?我跟你們說,我媳婦要不煉法輪功,幾年前就死了,她得了癌症,煉法輪功好了,你們不讓她煉,你們想讓她死呀?你們有沒有良心?你們開奧運,關我們甚麼事?幾次三番來我家,好!今天我就跟你們好好算算帳。」

「第一回,我家就一個才八歲的孩子在家,你們這些狼養的,居然恐嚇她,當著她的面抄家,嚇的孩子睡覺常常哭醒;第二回你們半夜來,因為沒人開門,你們就跳牆,你們是土匪呀?幸好我媳婦帶孩子回娘家沒回來,要不就被你們抓去了!我接了電話,這個氣呀,這奧運給老百姓帶來了啥?礦上都停工了,我也沒地方打工了,家裏又被你們折騰。一個男人,掙不到錢,連老婆、孩子都保護不了,還算甚麼男人?今天你們來得正好,你不就是派出所的嗎?我認識你啦!你開槍!你不開槍打死我,只要你敢進這個門抓我老婆,我就打你,打死一個夠本,打死倆還賺一個!來吧!你要沒死,我到陰曹地府也要抓你過去!」

空氣像凝固了一般,後面的人開始轉身,也就是一秒的工夫,這伙人就剩下婦女主任了,再一會兒,連汽車的影兒都沒了。婦女主任顫聲說:「別!你這是幹啥?咱們鄉里鄉親的,有話好說……」邊說邊向後退,猛地一轉身拔腿跑了!

「哈哈……」門口的婦女們都笑倒了,她們哪見過這陣勢!

街上又恢復了剛才的熱鬧,「看她讓咱做節育時那耀武揚威的樣,也有今天?」「是呀!是呀!」「上回她帶人抄家時,說甚麼永吉老婆在縣裏都掛號了,縣裏怎知道的?還不是她想藉著這個向上爬?」「真是解氣!長這麼大沒看過當官的這樣!」……「你們說誰是我們村的最佳丈夫?」大家一起手指向永吉家的院裏,說:「他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