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集體學法交流的環境中精進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我今年六十五歲了,一九九五年得法。說來慚愧,這是我第一次寫稿,也是我第一次參加大陸大法弟子書面交流,但我很珍惜這次機會。雖然認識粗淺,但把我對集體學法的體會寫出來,給我們這些老年同修提個醒,一起共同精進。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我有幸和很多同修們一起看了師父的講法錄像。當時還是個常人的我,看到這麼一群人在一起,沒有人抽煙,也沒有人高聲喧嘩,只是靜靜的在聽師父講法。師父講完法後,還有輔導員教我們這些新學員煉功。慢慢的,我就感覺到這些修煉大法的人與常人真不一樣,他們是那麼的和善,一舉一動都透著真誠。同時,我也感到我自己也變了,在這個環境裏,我感受著師父的慈悲,感受著大法的美好,感受著大法弟子的高境界的行為,不知不覺的,我的眼中充滿淚水:「我一定要好好的學」,我對自己說。在看錄像的過程中,師父給我清理身體,由於我法理不明,所以也不知怎麼回事,同修們知道後,不斷的和我交流,我終於明白了。從此以後,我切實感到了無病一身輕,走路像被人推著一樣,感謝師父的救度!謝謝同修的幫助!

我文化淺,又沒參加集體學法,所以感覺提高很慢,師父講的法有很多根本不明白,甚至連最表面的文字都看不懂,我很著急,但不知怎麼辦,女兒也學法,但她參加了別的學法小組,後來我對女兒說,能不能跟輔導員說一說,咱家住處寬敞,我又沒別的事,看能不能在咱家成立個學法小組,我這一提議得到了女兒的贊同,女兒和輔導員一說,這事就成了。我知道這是慈悲的師父看到我有一顆精進向上的心,給我安排的。就這樣,我每天把學法的房間收拾的乾乾淨淨,坐墊規規矩矩,慢慢的,我家的學法小組來的同修很多,我真高興,感謝師父安排那麼多同修來幫我,我一有不明白的問題,立即就問同修,同修們總會給我個滿意的答覆。有時候,輔導站的站長們也經常來我家的學法小組來學法,我提高的機會更多了。我感到我煉功漸漸的靜下來了,天目也能看到另外空間了,也能祥和的對待周圍的一切了。鄰居們經常說:「看人家學法輪功學的,對咱們真和善,而且她的身體也煉的真好,像個棒小伙似的。」

我想這麼好的功法,我受益了,也應該讓更多的人受益。在我們這個學法小組中,大家都是這樣想的,於是,我們開始堅持外出洪法。我不太擅於言談,那我就煉功給常人看。常人看到我煉功的樣子,羨慕的說:「看這個老太太煉功,這麼祥和,要不咱們也學吧!」有時外出洪法遇到天氣不好,但同修們總是你鼓勵我,我鼓勵你,你關心我,我關心你。看到同修有不精進的,我們學法小組就找他交流。很快,不精進的同修在大家的關心下,又精進起來了。有時有同修說我精進時,我總會說:這得益於師父給我安排的集體學法環境。

沒想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的江××發動了一場慘無人道的對法輪功的鎮壓。我們這個學法小組,都參加了集體上訪,後來紛紛遭到了無理關押與迫害,這樣,我家的這個學法小組就剩下我和女兒兩個人了。後來我的家被抄了,書也被抄走了。兩個孩子都被邪惡無理關押了,我的老伴已經過世了。孤燈伴著長夜,我想這一切怎麼了,我們錯了嗎?我們沒有錯,我們上訪只是為了有個合法的修煉環境啊。在我家的這個學法小組,同修們互相談論的只是如何做個好人,如何做個更好的人,這一切不有益於社會嗎?江××迫害這麼一幫子善良的人,那它一定是個大惡大凶之徒,我不能被這一切嚇倒,這一夜,我沒掉一滴淚,只是坐在家裏煉我的功。

我雖然默默的堅持著,但畢竟失去集體煉功學法的環境。在邪惡的迫害步步升級後,有的學員邪悟了,出賣了其他的同修,弄的大家在一起交流的機會很少了。好多同修都自我封閉,就像我一樣,一個人在家偷偷煉功,而沒有形成一個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有時剛接觸到一個同修,但由於不注意安全,有了漏洞,成了被邪惡迫害的藉口,只好又與該同修失去聯繫。那時感覺真苦啊,我像一隻離群的孤雁,我感到自己越來越不精進了,再加上師父新的講法與經文得到的不及時和不全,慢慢的,我感到我自己已形同於一個常人了。

我開始感到我的身體已大不如前了。各種不好的反應也出現了,雖然知道是邪惡的迫害,但不知如何用正念去排除,也沒同修交流,怕心也增加了許多,甚至女兒要外出發資料我都阻止,不是說女兒發資料不對,而是怕她被抓。女兒說,要不你也和我一塊發吧,這樣也有個照應。無奈之下我答應了。就這樣,我也開始發資料了,雖然心不純,但隨著慢慢的修煉,不好的心也在漸漸的去除。

有一次,我自己在靜靜的學法,突然在我腦中產生一個念頭:不要封閉自己,一定要參加集體學法。於是我問女兒:近來我常發現你回來的很晚,是不是和同修們在一起,當然我不該問你這些,但我很想與同修們在一起,就像七二零以前那樣。女兒聽後說她知道了。真沒想到,慈悲的師父又給了我一次機會,在我女兒的幫助下,我一下子認識了好多的同修。這些同修無私的幫助我,給我談了許多我以前從未聽過的認識。我們在一起學法、交流,仿佛我一下子又回到了七二零以前的環境,我自己也感到仿佛我年輕了十歲。

在這個集體學法的環境裏,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同修們的無私與慈悲,與七二零以前相比,同修們的法理清晰,正念足,經過這幾年的風風雨雨,同修們都成熟了,相比之下,我這個老年同修,感到差距太大了。但無論怎樣,我們在一起講真相,在一起發正念,在一起學法,在一起正念營救同修,在一起幫助昔日的同修。每天我感到很充實,我感到我回家的步子快了。

寫到此,突然想起師父一段法,我想就作為此文的結束吧:「大法弟子在這個環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認識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動人,能熔煉人的行為,能使人提高的更快,所以新學員或自學的弟子一定要到煉功點上煉功。」(《環境》)

再一次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再一次感謝那些無私幫助我的同修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