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酒吧工作中去人心的修煉過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七日】在寫心得前還在想把自己的事蹟寫出來向同修和師父彙報一下也算完成了任務,接下來又生一念:這不是在證實法而是在證實自己,交流應該是大法弟子共同切磋和提高的好機會,而不是來表現自己的。明白後去掉證實自我的心,把自己調整到站在證實法的基點來寫這篇交流,同時也昇華了自己。要寫的話很多,就具體舉些最近修煉的一些過程吧。

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一直從事夜場工作,接觸的人都是現在所謂時尚與前衛的追求者(自己也有此心)。去年因自己心不正,色心不去,導致了一些不符合法的行為,身體遭受另外空間邪惡的迫害,至今還沒恢復;出現了很多不正確狀態,被色魔長期干擾,雖然現在已經悟到,但也給自己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損失和麻煩,寫出來去掉它,再次堅定自己的正念。

三個多月前我來到某地一個酒吧工作,這裏簡直就是個骯髒的大糞坑,充滿魔性大發的變異人。師父說修煉就是直指人心,我想也可能是因為自己有這些不好的思想物質師父想快點幫我修成,所以再次把我安排到這個對於平常人來說是一個很複雜的社會環境中來把我這些心快點暴露出來去掉吧。

來到這裏真的是暴露出了自己很多不好的東西,色慾心,歡喜心,爭鬥心,利益心,就連我以前都覺的我不怎麼有的妒嫉心也表現的很強烈,例如我在這邊的工作職位是一名DJ,負責這裏的音樂和全場氣氛,有一次我們酒吧聘請了一名電台DJ,他的工作就是每天在我開場前放半個小時的熱場音樂和說一些搞笑的故事調整氣氛之內的事情,非常輕鬆,他的工資是一天三百元,而我每天工作時間是兩個半小時,工資是七千元一個月,當時心裏就有點不平衡了。那時在和我們音樂總監聊天時也談論過現在酒吧出這麼多錢多請個人會不會太有壓力之類的話(因酒吧生意不好),當時總監和我的想法一樣,就告訴我說經理會跟他談,叫他少點價不然就不請他了,連續幾天我都在問他工資減少了沒有。其實自己也知道不對,但就是一直很揪心,表面上看好像是為公司減少開支,其實內心完全就是一種妒嫉心理,覺的自己不平衡,害怕公司發不出錢來影響了自己,完全是自私的想法。後來因為價錢沒有談好,公司就沒有繼續聘用他了,最後叫我來做前面的電台。當時心裏更不舒服了,心想把這擔子交給我了又不跟我加工資,但是在這方面我知道是要提高了,慢慢的把這些心都放下了。

因發現了這次隱藏很深的妒嫉心後,師父再次給我去妒嫉心的機會,後來又來了一位歌手,也是我找來的,談好是三百元一天,當時也是出現了不希望他拿的工資比我高的想法,但我很快意識到了,從中修正了自己,因某些原因公司想減少他的工資,但我心裏還很希望他不要被減少,覺的一個人出來闖盪也不容易,反而還很同情他,希望他能過的好一些,從中去掉了自己的妒嫉心。

酒吧裏同性戀,吸毒者,到處充滿色情,真是一抬頭就看到,人際關係也是你爭我鬥。有段時間也把我攪和在了裏面,其實這都是自己要修去的東西和必須過的關。特別是在色關方面來了一次徹底的大暴露,也是我預想到的。因修煉原因,二十五歲的我別人都當我只有二十來歲,還有職位的緣故,我很容易就吸引這邊的女孩子,所以經常被她們追求,其實這也是我預料到的。因為我知道這方面我的很多心沒去掉,是一定要在現實中去淨的,所以在這邊我還是走的比較正,統統被我拒絕了。但是也有被魔干擾的時候,出現自己都意想不到的骯髒思想。因為身邊同事有同性戀,所以有段時間邪惡居然在我的思想中演化一些非常噁心的同性方面的東西,我悟到這是自己沒修煉的時候看過一些不好的東西產生的物質,也是要把它排出來的,師父也就利用了這些表面因素幫助我儘快徹底的把它們解體掉。

慢慢的在去掉這心的過程中,身邊很多常人朋友,經理,主管,歌手,舞蹈演員,服務員,音響師等一些工作同事也對大法有了一定的了解和非常贊成的,並做了三退,也有沒做到的還需努力。特別是最近一段時間,我把大法真相以及天安門自焚偽案以及國外退黨遊行等真相資料給我們演員宿舍這裏的同事和他們的朋友看後,他們都明白了很多之前不知道的事情,還告訴了自己的親戚朋友幫助我一起做三退,講真相,給他們自己也奠定了一個好的未來。這樣看來這些人雖然被現代變異文化和觀念污染,但是他們的內心還是很純真的。

在寫心得前對自己的文筆技術方面也有點顧慮,怕自己寫的不好,但心裏總覺的大法弟子寫文章,其實就是把自己所要表達的事情真實而又清楚的說出來就行了,簡單,乾淨;不需要添加一些華麗的詞彙來裝飾自己,那些反而是人心,是觀念,是顯示和要去掉的東西。寫作中也會看到自己的一些人心,如顯示心為重。對於自己的修煉,我很慚愧,做的並不好,但同時我也很珍惜,我覺的在痛苦的過程都會是一個美好的結局,所以我也決不會放棄,我會一修到底,完成我的使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