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北興農場大法弟子陳健遭酷刑折磨37天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六日】黑龍江省北興農場大法弟子陳健,2008年5月22日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紅興隆管局看守所,遭毒打、刑訊逼供,並被上背銬折磨37天。陳健日前被非法判刑四年。

5月22日,陳健因其表哥李憲忠(大法弟子)被綁架,找公安局長張震的妻子說明原委,希望局長的妻子能幫助勸說釋放李憲忠,陳健在局長家開的超市被綁架,當日被北興公安送往管局看守所非法關押。

北興公安刑偵趙瑩光與陳健是同學,就是這位自稱同陳健關係不錯的同學,親自將陳健送到管局看守所,又同時在非法審訊期間大打出手。

5月23日上午8點,北興公安趙瑩光、孫東生在管局看守所非法審訊陳健,趙瑩光打陳健的臉,把陳健的鼻子打出了血,牙被打活動七顆,他們這次非法審訊共打了陳健三次,用拳打陳健的腦、腿。孫東生在側旁也打。他們寫好了筆錄逼迫陳健簽字,只要陳不簽,他們就打。所以他們指控陳健的筆錄都是在逼迫下做的。

這種刑訊逼供後,北興刑警李曉東對趙瑩光說:「老趙,這回你功勞不小」。由於北興公安逼供製造偽證,陳健告訴管教邵澤強,要求重新做筆錄,邵管教將管局公安副局長徐連斌找來,徐來到看守所對陳健說:「你敢對公安人員撒謊?」陳健告訴徐連斌:因為公安幹警打我,我說的不是真的,他們打我,我沒辦法,逼迫的。徐問:用甚麼打的?陳健回答「用拳腳」,徐說:「打的輕了,應該用板子。」

副局長徐連斌讓管教給陳健砸上手銬、腳鐐,管教和武警給陳健上背銬,一直從5月25日背銬到6月30日。在這37天的酷刑折磨中,陳健吃飯需要別人喂,上廁所需要別人幫忙,晚上睡覺也不給打開,背銬著睡,只是在被非法提審時背銬變成前銬。管局國保大隊徐成春、吳加輝對陳健的非法審訊就是在這種高壓下進行的。徐連斌對陳健說:「對你們法輪功不講人權。」

在法庭上,公安機關指證陳健對八隊的陳軍、胡加發、高書傑、趙海軍勸「三退」(退出禍國殃民的黨、團、隊組織)就是他們捏造的偽證之一,這是北興公安張春華、趙瑩光等人一手捏造的。其實,「勸三退」也根本沒有違反任何法律,在國際社會,沒有一個國家說勸人退出某某黨是違反法律的行為,而且正好相反,阻止人勸退是違反法律的行為,因為憲法規定言論自由。

陳健,38歲,在煉法輪功之前身體不好,心臟病非常嚴重,身上總是帶著救心丸;修煉法輪功之後,病沒了,人也變好了,處處幫助別人,替別人著想,在北興農場大家對陳健評價特別高。在這次四川地震中陳健主動捐款。陳健為他人做的好事特別多。如:有一位七峰林場老鄉到他們連隊賣菜,他買菜時得知老鄉賣完菜要步行回家,他主動騎摩托車把賣菜老鄉送回家。連隊打井弄的地上一個大坑,陳健為了大家走路方便主動把坑填平。連隊的人噴藥、灌水要從家裏取,他就用自家的推土機在地裏推了個大坑,坑裏積滿了雨水,人們不用再回家取水了。

陳健遭受非法迫害,老百姓很多懼怕惡黨、公安報復,不敢幫說公道話,有的甚至還成了幫兇。

2008年11月26日,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六個多月之久的大法弟子陳健、李憲忠、於友接到了紅興隆農墾法院的非法判決書,陳健、李憲忠被非法判刑四年,於友被非法判刑六年。12月10日,受李憲忠、陳健家人的委託,正義律師來到了紅興隆管局,當律師找到審判長劉丹,問:為甚麼不依據法律判決?這時整個法院的走廊只聽見劉丹的喊聲:「我不跟你談,我不跟你談。」

地址:黑龍江省七台河市北興農場;區號:0464;郵政編碼:154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