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懷同修劉淑芬(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六日】「如果她還在世,今年應該四十五歲了」,在山東省沂南縣岸堤鎮塘子村,只要提起女法輪功學員劉淑芬的名字,了解內情的人都會憂傷的說,「她是被蒙陰縣「610」(江氏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和看守所的惡人給害死的,這可是個大冤案啊。」歲月匆匆,一晃幾年過去了,這個小山村裏不知發生了多少人情世事,漸漸被村裏人淡忘冷卻,唯獨劉淑芬那如山的冤屈時常壓抑在人們的心頭,念念難忘。


山東沂南縣大法弟子劉淑芬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蒙陰縣610伙同該縣公安局的警匪暴徒,在臨沂地區610的唆使下,蜂擁而至,將在家中的女法輪功學員劉淑芬劫持到蒙陰縣看守所,企圖逼迫她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出賣他人和交代所謂的「證據」,均被劉淑芬一口回絕,時任蒙陰縣610辦公室副主任的惡徒類延成見一無所獲,惱羞成怒,便密派惡警鮑西同、田烈剛等輪番用橡膠警棍等毒打折磨劉淑芬和其他大法學員,劉淑芬被迫絕食抗議,卻又遭到惡徒們十多次野蠻灌食迫害。不僅如此,喪心病狂的惡警們將她們非法超期羈押,妄想逼其就範。當一同遭囚禁的法輪功學員張德珍不幸被惡警們毒打致死後,他們害怕罪行敗露,便造謠說見證人劉淑芬腦子有問題,將早已被毒打昏迷的劉淑芬蓋上破被子抬出了監室後,秘密的強行做腦部手術將她殺害。就這樣,劉淑芬這個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在遭受了惡徒們長達四個多月的瘋狂摧殘後,於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九日(古曆二零零二年臘月二十七日),悲慘的離開了人間,那年她才三十九歲。

噩耗傳來,劉淑芬的親人們悲痛欲絕,同修們淚水漣漣,悲痛之餘,他們強烈要求蒙陰縣司法機關嚴懲兇手。然而,蒙陰縣「610」惡徒類延成及其幫兇極其囂張地對劉淑芬的家人們進行恐嚇和威脅後,扔給其家人四千元錢,馬上將劉淑芬的屍體火化了,又派人竄到劉淑芬的家裏將其生前的照片搜走,企圖焚屍滅跡,製造死無對證,掩蓋他們的殺人罪惡。時至今日,這伙惡徒兇手仍逍遙法外。

劉淑芬出生在沂南縣岸堤鎮邵家岩路村。小時候在家裏就是個聽話懂事的孩子,對父母百依百順,小小年紀就幫著父母做些家務,很是吃苦耐勞,家裏人都喜愛她;在學校裏,她品學皆優,樂於助人,經常受到老師的誇獎;在村裏,她見到叔父大娘總是主動搭話幫忙,頗有禮節;值得一提的是,劉淑芬特別善良,每次見到討飯的人時,很是同情,她都會將一些好吃的東西拿給他,見到別人遭遇不幸和痛苦時,她總是黯然傷心。

她出嫁到塘子村後,相夫教子,勤勞持家,日子過的幸福紅火。不幸的是,正當她準備好好享受生活時,一種難纏的婦科病悄然侵蝕了她的肌體,給她的生活帶來了無盡的煩惱和痛苦。她四處求治,治了又犯,犯了再治,再治還犯,幾年下來,她的身體被拖垮了,整天痛苦的不知如何是好,最後,幾乎失去了生活的勇氣。

一九九七年,命運給劉淑芬帶來了生機。在別人的介紹下,她接觸上了法輪功,帶著試試看的心理,她跟別人學煉功法,沒用多長時間,她驚奇的發現自己身上的頑疾已消失殆盡,她終於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舒暢感,那種喜悅和感激無以言表。她多次流著淚水跪在大法師父的像片前叩頭謝恩,並橫下一條心:一定要聽師父的話,同化「真善忍」,真修到底。就是這個發自內心的正念和對大法的無比堅信,才使她在以後的修煉路上敢於直面艱難險阻,鑄就了她那高貴的風骨。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劉淑芬同樣受到了邪惡之徒的騷擾和威逼。沂南縣岸堤鎮派出所的警匪將劉淑芬騙至洗腦上逼她寫「保證」、按手印,她據理力爭,概不配合,並用自身的經歷講述大法的真實情況。最後惡人向其家人訛詐了兩百元錢了事。回到家中,面對電視上的誣陷,家人的不解及社會上的壓力,她沒有退縮,她始終認為:法輪功沒有錯,是壞人栽贓陷害。從此,她便用自己柔弱的身軀為同修和世人默默的付出著。當她得知許多同修被中共迫害的流離失所,她主動為他們想方設法提供食宿,保護他們,時刻為他們的安全考慮,卻從不計較自身的得失險惡。在那些個紅色恐怖的陰暗日子裏,為了救度被惡黨謊言毒害的一方眾生,她不止一次的拿出自己的積蓄,與同修一同建立了簡單的資料點,印製真相資料,然後跋山涉水,不辭辛勞的將這些珍貴的真相資料送到千家萬戶,幾年間家鄉的山山水水都留下了她慈悲救人的足跡。她沒有甚麼目地,只希望用自己的真誠熱心喚醒一個個沉睡的山村和被中共謊言毒害的父老鄉親。

一位善良的民女,為了堅持自己的信仰,堅守自己的道德良知,做了對得起自己良心的事,有何過錯?何罪之有?可是那些中共惡黨所豢養的警匪暴徒竟然歹毒的扼殺了她的生命,卻逍遙法外。天理何在?正義何在?

劉淑芬從容的走了,她把危險留給了自己,將平安帶給了別人;劉淑芬安詳的走了,她把真相帶給了鄉親,將慈悲撒給世人。

人們從她身上看到的是她那顆對大法堅貞不渝的心,和由此發出的真理之光,是任何邪惡的力量無法戰勝的。

劉淑芬雖然走了,但是她的音容笑貌;慈悲的心腸及高大的形像將永遠留在善良人的記憶中,同時光相隨,與日月同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