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走出來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六日】週末的早晨去買菜,買好菜後給錢,賣菜的農婦多找給了我錢,我笑著問她:「我給了你多少錢?」她怔住了,隨後一拍腦袋說:噢!這個菜我怎麼忘記算了!」隨後連聲說:「謝謝!謝謝!你是個好人。」我把多找的錢還給她,她連聲說好人、好人。我立即想起這是一個講真相的契機,我的心「怦怦」地亂跳起來,講吧,沒勇氣,嫌麻煩;不講吧,太可惜這個機會。猶猶豫豫的我離開了她的攤位。有七八米遠我又停住,想到眾生都等著得救,我只要消除愛面子的心,張張嘴就可能使她得救,師父已經安排到這個地步了,我的慈悲呢?

我又走回去,開始挑別的菜,思想激烈的鬥爭著,買好付錢的時候,我終於鼓起勇氣說,我要不是煉了法輪功,就不會還給你錢了,會覺得自己佔了便宜了。這個功法好,除了健身之外,還要求人做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沒有經過任何宣傳,煉的人越來越多,都覺得好,於是就遭到了江澤民的鎮壓,和文革性質一樣,共產黨搞得「三反」、「五反」等很多次運動都是這樣,抓了十幾萬人勞教,知道名字迫害死的有三四千人……」她一邊聽一邊連連點頭,也插了一些贊同的話,我說:「善惡有報,它做了這麼多的壞事,總有一天會遭報的,」她說:「就是,你看現在天災人禍真多。」接著我給她講了老天的警示「藏字石」,又問她入過團和隊沒有,說將來有一天共產黨這個組織被老天清算的時候會殃及其成員,後來她很痛快的讓我幫她起了名字退了。也就三五分鐘的時間。

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面對面講真相了,講真相時,面對有的常人的不理解,其實是被自己的觀念所障礙,怕人家說自己搞政治,怕人家說自己搞迷信。細細想來,為甚麼要害怕擔心一個常人背後的這種觀念呢,是不是因為自己也有這種觀念在障礙自己,覺得如果自己是個常人肯定會這麼想,那麼我發揮出自己的正念了嗎?答案是沒有。我沒有積極主動的去清除這種黨文化觀念,讓它還繼續存留在自己的空間裏,師父曾經說過「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我具足了正法修煉者的正念嗎?我非但沒有散發出這種光明,反而在思想深處也帶有和常人質問我時一樣的思想,因為在我沒有開口前就已經在心中反覆演練過,我怕甚麼會阻礙我向常人講真相,常人就會質問我甚麼,因為在我的內心深處就是這樣想的。

慚愧呀,在我空間裏的敗惡物質,我沒有主動的徹底予以清理,反而在影響著我和常人,修煉人具備著超常的能量,能夠影響自己周圍的眾生,修煉人修不好自己,那麼自己空間場範圍內的這些敗惡物質也會影響周圍的眾生。

記得有一次,我悟到了是自己的觀念阻礙眾生得救後,放下這種觀念後再去講的時候就很順利,被救度的眾生也好像沒有了這種觀念阻礙很容易的就接受了真相。講真相時總是怕人家覺得自己怪怪的,怕人說自己神經病,愛面子,保護自己的私心,安全顧慮,總是覺得講真相應該順理成章地講,自然而然地講,不敢貿然去講,擔心別人不理解,而這種擔心卻使自己喪失了大量救度眾生的機會。自己被動地順應著這種觀念,被這種觀念嚴重影響著帶動著,不知不覺順應著舊勢力的安排,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心牢。這種阻礙我們證實法的舊宇宙的觀念就是牢籠、枷鎖、監獄,在無形中束縛著我們,把我們放在舊勢力的掌心裏任其指揮,我們不是要走出來嗎?這走出來不僅僅指的是身陷牢獄的同修們、不敢講真相的學員們,還指的是貌似走出來證實法,實際上一思一念還在受舊勢力舊觀念控制的同修們。

譬如我講真相時總覺的對方會不理解,帶著這種心態去講真相就講得格外費勁,因為等於是背了一個沉重的包袱,講得很累(其中有安逸心),面面俱到,其實很多時候三言兩語就能勸退。

寫到這,我清楚的意識到是「搞政治」和「無神論」這兩座黨文化大山壓著我,這自幼就灌輸到我思想深處的觀念在我要破除它、救度眾生的關鍵時刻跳出來左右我,破除它的唯一辦法就是堅定正念,堅定的信師信法,跟師父走,不聽從它,否定它。想想自己因為貪圖安逸,怕被迫害的心,被常人的執著牽引的心,麻木不仁的心,在證實法的路上不能精進,三件事做的都不好,浪費了大量寶貴的時間,辜負了師尊和眾生的期盼,真的很痛惜、羞愧。讓我們堅定正念純淨自己,歸正自己,堂堂正正的講真相,發放資料,走正自己的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