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

  • 從夏蘭英被綁架談起

  • 趙雅斌親屬的公開信

  • 寫給唐山市人大、政協、紀檢及黨政機關負責人的投訴信

  • 從夏蘭英被綁架談起

    ---給武漢市江岸區後湖鄉民眾的信

    父老鄉親你們好:

    後湖鄉的法輪功修煉者夏蘭英今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被鄉派出所所長李澤漢以及兩名警察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江岸區諶家磯黑窩。老夏是個熱心腸的好人,無論誰有困難,都盡心盡力的幫忙,看見村裏的路面坑坑窪窪,人們行車、走路都不方便,趕緊找來土和石塊填上,在這個世界上,這樣的好人難找。

    以前的老夏脾氣暴躁,不讓人,與人爭爭鬥鬥,搞得身體很不好,由於病痛的折磨,覺得前途無望,甚至有輕生的念頭。自從修煉以後,暴躁的脾氣改了好多,對人和善,身體也變得無病一身輕了,多少年來沒有花過一分錢的醫藥費,你們知道現在的醫藥費有多貴,老百姓普遍有病看不起。

    像老夏這樣的人,就是因為修煉了教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的法輪功屢次被非法關押,失去人身自由,而那些貪污腐敗的、殺人放火、黑社會的流氓地痞卻逍遙法外,這樣的社會黑白顛倒、公理何在?真心的希望你們能站在公正、正義的一邊抵制這樣的無人性的非法迫害,老夏也是快70歲的人了,哪裏經得起這毫無人性的迫害呢?

    你們不要相信所謂的「法教班」的那些人的話,說甚麼春風化雨,像對待自己的親人一樣的實施幫教,那都是騙人的謊言。記得2002年下半年我們有同修在江岸區百步亭看守所的「法教班」看到那些幫教是怎樣對待老夏的:江岸區分局的一個叫朱林的警察抓住老夏的頭髮往牆上撞,說是撞南牆,不撞南牆不回頭;同樣是這個警察一腳將老夏踢起坐在地上;一個叫張玉春的所謂幫教在「法教班」主任李英傑的授意下,一拳一拳打老夏。也許你們不了解真實情況,一味聽信了電視的反面宣傳說法輪功反黨、搞政治,帶著仇恨法輪功的心理說:要是我,我也要用槍打法輪功。

    法輪功何罪之有呢?不就是煉功祛病健身、修心向善嗎?這也有錯嗎?不就是煉功的人多了,超過了共產黨黨員的人數,江澤民怕有人奪他的權嗎?難道這個世上好人越多不好嗎?為甚麼要站在強權者一邊,迫害善良的好人甚至是自己的鄉親呢?法輪功是無辜被冤枉的,製造對法輪功的仇恨,發動群眾鬥群眾是共產黨歷來慣用的伎倆,你們是從歷次的政治運動中走過來的,怎麼還上這個當呢?你們現在的好生活是你們辛勤勞動積累的,是你們祖上積的福德換來的,不是誰的恩賜,如果換了一個制度,你們會生活得更好,現在社會上有多少失業的、貧病交加的,為甚麼沒有誰恩賜予他們呢?

    你們一定會想,別人吃喝玩樂、打牌逛街,忙得不亦樂乎,這些人閒得無聊,精神空虛,不是這樣的。您知道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有上億的人在修煉法輪功,通過修煉使人們的身體健康,道德回升,這是有目共睹的,真、善、忍的理念已深入人心。我們都是九九年之前就開始修煉的,是通過修煉,明白了法理受益的人:有的多年不治的病體康復了,有的面臨崩潰的家庭和睦了,有的明白了人生存在的真正意義等等。老夏經常對人講:我如果不煉法輪功,恐怕早死了,是法輪功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當電視宣傳誣陷栽贓法輪功時,當人們因為聽信了電視宣傳而歧視、仇恨法輪功時,如果我們也跟著和他們保持一致,那我們連個「人」字也不配,中國的傳統中有句話: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不能幹不仁不義的事,您說是不是。

    聖人講了一句話:人沒有了信仰就沒有道德的約束。中國上下五千年是半神的文化,儒、釋、道家思想,是對佛、道、神的信仰,人們對神的信仰使人類的道德維護上千年,才有今天的你、我、他,否則人類早就開始作惡了。近六十年受共產黨的無神論思想教育的人們,現在除了信仰金錢、權利、黑社會以外,是甚麼也不相信了,甚麼壞事都敢幹。

    幾十年的社會生活經歷,你們深感現在的社會道德一日千里的往下滑,人們無善念,人人為敵;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都成了座右銘了吧。當今的社會是貪官污吏橫行、強盜娼妓遍地、暴力抗爭此起彼伏,毒米、毒麵粉、毒奶粉、地泔油、假煙、假酒等充斥全國。近來,發生多起民眾罵警、襲警、殺警事件,還有憤怒的群眾焚燒公安大樓,引起警察內部的恐慌。一個明真相的警察說:法輪功弟子真好!被迫害這麼多年,沒有發生一起暴力襲警事件。共產黨真壞!逼著警察迫害信「真善忍」的好人。李大師就是有本事,能管教一億多人做好人。

    的確,法輪功是教人向善、提升人類道德的佛法;是這亂世中的一股清流;是在人們有劫難時、挽救人類的高德大法。上億人修煉的事實證明法輪功對社會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是因為修者日眾,超過了共產黨黨員的人數,加上江澤民的妒嫉,採用謊言、假相煽動人們的仇恨,利用群眾鬥群眾,引發了這場針對好人的迫害。

    法輪功只是教人做好人是被迫害的;天安門自焚是偽案,是政府導演的詆毀誣陷法輪功的一場戲;法輪功在世界八十多個國家洪揚,被翻譯成三十二個國家的文字,榮獲海外各國政府及各界兩千八百多項褒獎;同宗同祖的台灣、香港可以自由的修煉,沒有發生煉了功去自焚、殺人事件,九九年七月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之前,中國大陸也給予了法輪功及其師父多項榮譽,而偏偏在迫害之後,就一邊倒的反面宣傳,明白人一看就知道是栽贓、誣陷。也許你們會問:法輪功好,為甚麼你們師父到美國去了?師父是九四年證件齊全的移居到美國的,也正因為師父去國外傳播大法,才使世界各國越來越多的人們有緣修煉法輪功,師父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因為正的、善的出現了,邪惡的必然會起破壞作用,這就是相生相剋的理,而且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都應得法、得度,世界上已有八十多個國家都在洪揚法輪功,這是不爭的事實。

    有一本非常暢銷的奇書,叫《九評共產黨》,不知您看過沒有。沒看過這本書的人總是會主觀臆斷認為是在搞政治,顛覆共產黨。其實歷史的每一步都是惡黨自己走過的。看過這本書的人都會被其震撼,書中深刻真實地講述了中國共產黨從起源發展到執政的整個歷史過程,令讀者清醒地認識了中共的真實面目,也明白了,導致中國道德體系,和生態體系的全面崩潰,以及所出現一切社會問題的罪魁禍首,就是中共,並由此引發了四千多萬人在國際互聯網的退黨網站上公開聲明退出中共,不僅有工人,農民,部隊士兵,高等院校教職工等黎民百姓在退,更有國務院,國家各部委,中央軍委等中共的權貴人物,退黨大潮涉及中國社會的每一個階層。

    中國的傳統文化中,歷來講天時地利人和,目前的天象也預示了中共的滅亡。2002年,在貴州平塘縣掌布鄉,當地農民發現了一塊兩億多年的巨石,石頭的斷面有清晰的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中國科學院去了三批專家考證,這塊石頭是天然的,無人工雕琢痕跡,觀者絡繹不絕,中共中央很多高官都去看了,都心知肚明,早就將自己的子女移民,貪污腐敗得來的金錢存到海外了,叫做「後路工程」。

    善惡有報是天理,近幾年來,特別是今年,天災人禍連綿不斷,蘊藏著很多天機,都是神在警示人,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經歷過中共歷次運動的人們都知道,共產黨從建政以來歷次政治運動都是冤假錯案,挨整的都是善良的人,都是學術權威有造就的人,短短的幾十年,造成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超過了兩次世界大戰的總和,迫害法輪功是「十年文革」的再現,更有甚者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已經是人神共憤、天怒人怨。神要清算它。這也是老夏經常給人講三退保平安的原因,因為修煉人講慈悲,不願看到人們因為受邪黨幾十年的假、惡、暴宣傳的欺騙,從而敵視法輪佛法,而成為它的陪葬品。

    你們一定知道「五一二」四川大地震吧,數以十萬計的生命瞬間消失,其慘狀無以言表。在都江堰重災區有姊妹四個,十一家人,共二十八口,在這次大地震中,除了房屋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壞,二十八口人,個個安然無恙,令當地人深感神奇。是甚麼原因使他們躲過大難呢?因為他們相信法輪大法是當今救度世人的佛法,明白法輪功是做好人,是被迫害的,相信真、善、忍好,都退出了黨,團,隊組織。其二姐一家十口人分別在檢察院,派出所,銀行,醫院,勞動局,鎮政府工作。九九年,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他們一直善待大法,不幹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他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全家無不感激大法的救度之恩。

    我們是真心的為你們好,才告訴你們,一定要認清邪惡,遠離邪惡,只有如此,一個人才能有生命的保障和家人的幸福安康。請你們善待大法,善待大法的修煉人並退出邪黨的黨、團、隊,這樣劫難來時,生命可保(在一元的人民幣上寫小名或化名然後花出去即可)。修煉的人誠心相告,萬望珍惜。

    法輪功修煉者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趙雅斌親屬的公開信

    ──寫給與趙雅斌案件有關的公、檢、法、司和居委會等部門的人士

    您好,我們是唐山市路南區稅西晨光樓法輪功學員趙雅斌的親友。趙雅斌被公安抓走了,還被判了刑。我們覺得這事太不合乎常理,更不符合法律。想到這不僅僅是趙雅斌個人的事,所以想把我們了解到的一些情況和想法告訴您,讓您通過這件事明白我們正生活在怎樣的一個社會環境中,您個人該如何思考和行事。

    人生在世,想發財,想當官或許折騰一輩子也未必如願,但如果想活個明白,不想當一個糊裏糊塗的人,這是每個人都能做的到的,就看您想不想明白了。您既然看到了這封信,這就是緣份,那就聽我們說說趙雅斌的事情吧。

    二零零八年下午三點多,河北唐山市路南區文北派出所陳長東伙同南北街黨委書記郭玉娟以「家訪」為名,闖入路南區稅西晨光樓法輪功學員趙雅斌家中,將其綁架。而後從她身上搶走了房門鑰匙,在家中無人的情況下搶劫了家中電腦等所有的貴重物品,沒做任何記錄。直到第二天才有人通知趙雅斌的丈夫說:「你家被搶了,你妻子也被抓了。」

    十一月十六日,路南法院秘密開庭,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將趙雅斌判刑七年。

    為了達到非法審判趙雅斌的目的,法庭上出示的所有卷宗都是偽造的,而且沒有真實的抄家清單。十月八日,路南法院曾傳趙雅斌的家屬,告知他趙雅斌已被路南檢察院起訴,且法院為她請了律師。但在律師提取卷宗時根本沒有抄家清單。趙雅斌的丈夫從七月九日一直到十月八日都在向文北派出所陳長東索要抄家清單,但陳長東說:「別說沒有,就是有也不給。」

    當時家屬向律師提出疑問,且說明卷宗中所有的簽字都不像趙雅斌親筆所書,因此要求做司法鑑定。

    十月十日,律師通知家屬到路南司法援助中心,拿出了一份清單讓家屬看,家屬看後覺得這份清單明顯漏洞百出,與實際情況嚴重不符,司法部門存在明顯的、嚴重的造假行為。十月十六日開庭時,作為公訴人的檢察院卻出示了另外一份抄家清單,當家屬質詢說:「難道我們看的不是同一份清單嗎?」公訴人不能回答,法警卻以「擾亂法庭秩序」的藉口將家屬推出了法庭。本來家屬的辯護權是被確認的,可開庭時卻宣布不許家屬辯護,不許說話,完全是出爾反爾,任意破壞法律的嚴肅性,公正性,是在公然的踐踏國家法律,踐踏人權。

    趙雅斌家人已經有理無處說,有冤無處訴,身心受到巨大的傷害。作為親友,我們不能坐視不管。然而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下,我們能做的就是向社會呼籲,讓趙雅斌的苦難被更多的人了解,也讓那些行惡者的惡行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讓他們無所遁形。所以您也就有機會看到了這封信。

    趙雅斌是一個怎樣的人呢?1994年趙雅斌因車禍致殘,左腿曾兩次在唐山市骨科醫院做過手術,當時醫生說:大胯骨軸的手術得兩年後請北京專家來做,唐山的醫療技術達不到。從此,趙雅斌成了一個只能靠雙拐走路的殘疾人。

    一九九六年的一天,一名法輪功學員看到她痛苦的狀態後向她介紹了法輪功,告訴她法輪功可以強身健體。就這樣,趙雅斌走進了法輪功。修煉三四個月後,趙雅斌不但扔掉了雙拐能獨立走路了,而且改掉了原來脾氣暴躁、愛佔便宜的毛病。

    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趙雅斌完全變成了一個不但身體健康,而且助人為樂、道德高尚的好人。您試想一下,如果全國人民都能用這樣高的思想標準要求自己,我們的社會不就真的「路不拾遺,夜不閉戶」了嗎?「和諧社會」不也就真的實現了嗎?可為甚麼我們的當權者非要顛倒黑白,把這樣的大好事說成是「犯罪」呢?據我們所知,目前除了我們中國大陸之外,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功是能使人心向善、身體健康、道德回升的好功法,目前在八十多個國家都有人在修煉法輪功,而且法輪功在各國還得到了幾千個獎項。

    目前的中國社會真是無官不貪,黑社會橫行,笑貧不笑娼,道德在一日千里的下滑,多可怕呀!我們國家到底怎麼了?在這種情況下,法輪功不正是能使社會穩定、人民康健的好事嗎?為甚麼還要給他定這些莫須有的罪名呢?這麼淺顯明白的道理就真的有人不懂嗎?

    再說,法輪功學員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中國現行法律允許的範圍之內的,也就是說,法輪功學員的行為根本就沒有違反中國任何法律。

    1、憲法規定信仰自由、言論自由。而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任何與憲法相抵觸的法律、法規都是沒有法律效力的;

    2、根據中國憲法,我國的立法機關只能是人民代表大會;法律解釋權在人大。「兩高」沒有法律解釋權。人大過去沒有,現在也沒有制定任何法律條文說法輪功是違法的,也沒有在任何司法解釋中明確將法輪功列為甚麼「邪教」,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取締邪教組織、防範和懲治邪教活動的決定》根本就沒有將法輪功列為「邪教」,與法輪功無關。那麼認定法輪功為甚麼「邪教」組織的法律依據何在呢?

    3、《刑法》第300條是97年公布的,與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出現「法輪功是邪教組織」字眼的所謂法律文件是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各自下達的內部通知。「兩高」各自下發的內部通知不是法律,兩高這樣做本身是在違法。用刑法300條起訴法輪功學員顯然違反憲法!

    4、公安部下達《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公通字[2000]39號),這個文件介紹的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文件明確的邪教組織有14個,其中根本沒有法輪功。

    5、第一次出現法輪功是「邪教」的說法,是那個已經下台的江澤民在與法國費加羅報記者的談話中的信口雌黃,和第二天人民日報緊隨其後發表的一篇評論員文章。然而江澤民貴為國家主席,中共黨的主席,卻沒有基本的法律知識,他竟不懂,即使他的地位再高也無權超越中國憲法,而人民日報它只是中共的黨報,更無權超越法律任意給甚麼定性,中國憲法沒有給它這個權力,何況只是那個評論員個人文章。所以,江澤民也好,人民日報也好,多年來在法輪功問題上所做的一切都是違法的。

    顯然,無論是從法律上,還是從做人的道理上,趙雅斌遭受的都是非法的嚴重迫害,必須立即無罪釋放,有關部門必須賠償因此給她造成的一切損失。

    另外,「善惡有報」是我們中華五千年傳下來的祖訓,也是不變的真理。請看幾個例子:

    任長霞被作為公安的典型大肆吹捧。出事那天,可以說她是坐在轎車最安全位置上。然而車禍中卻只有她一人命喪黃泉。這不是天意又是甚麼?就連她的妹妹都不得不承認,這是任長霞迫害法輪功的報應。

    1999年11月12日,中國第一例法輪功學員被陷害案在海口開庭,陳援朝擔任審判長,非法判決四名法輪功學員二至十二年不等徒刑,得到中央政法委和最高人民法院的獎賞。為此海口中院刑一庭被記集體二等功,陳援朝被記個人二等功。兩年後,2002年3月,他被確診患肺癌,2003年9月2日死亡,年僅五十出頭。

    大慶市副市長司家祥,主管並殘酷迫害法輪功,不分是非,不信因果,只認權和錢。在一次去紅崗區視察時出了車禍,從車窗飛了出去,死狀淒慘。

    河北涿州東城坊鎮派出所惡警何雪健,同一天先後強姦了兩名同他母親年齡相仿的大法女弟子,不久即遭報應,被判刑八年,在獄中得了陰莖癌,做了陰莖睪丸全部切除術,三次自殺未遂。

    相反,司法界有許多有德有智之人,他們能看透這步棋,在複雜的情況下信守良知,善待法輪功學員,保護好人,使他們家庭和睦、事業順利,且擁有了光明的未來。鑑於目前的社會狀況,為保護這些善良的人,此處不能詳述。

    所以,如果您本身就是公檢法中的一員,請您記住:當今時代,善待法輪功學員就是在善待您自己。您在與法輪功學員接觸的過程中,決不僅僅是在完成工作,而是在書寫您個人的歷史,更是在選擇您自己的未來。善惡一念間,行惡還是行善都由您自己做主。如果您的家人、朋友、親戚、同事或鄰里有這樣的人,也請您告訴他們,千萬不要為了眼前的一點蠅頭小利而去幹那種傷天害理的事,那會毀掉自己和家庭的未來。請在自己的能力範圍之內做一個維護正義與善良的人,幸福與美好自會悄然而至。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惡之家必有餘殃」它會真真切切的顯現在我們的生活之中。希望您和您的家人、朋友都能臉上常帶幸福的微笑。

    祝您工作順利,未來美好。

    趙雅斌的親友


    寫給唐山市人大、政協、紀檢及黨政機關負責人的投訴信

    您好!今天寫這封信是向您反映、揭露一起我市正在發生的公檢法互相勾結迫害良善的違法犯罪事件,講述一個原本幸福家庭的不幸遭遇。

    唐山電廠退休幹部何益興和妻子張月芹,為人耿直、忠厚、善良。夫妻倆都已退休在家,與世無爭,安享晚年。他們膝下有兩個女兒,孝順、賢淑,一家人信仰「真善忍」,家庭生活和睦,其樂融融。然而,意想不到的災難卻突然降臨到這個美滿的家庭。

    一. 便衣警察架雲梯破窗入室綁架

    2008年7月10日上午,在市「610」和市公安局的授意下,路北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和釣魚台派出所的十來個警察身著便衣,由大隊長陳紅帶隊,無端闖到何益興、張月芹家。他們用口香糖封住門上的貓眼,強行撬門,後來又叫來兩輛消防車,架升降雲梯到六樓,砸碎何家南北兩面玻璃窗,強行入室,綁架了兩位老人。這伙人甚至在眾目睽睽之下對樓下的一名路人大打出手,之後又反誣這位名叫劉國耀的路人妨礙公務,把他也抓進了看守所,關押至今。

    當日上午,路北公安分局還派人到唐山新區熱電廠和唐鋼動力能源部熱電車間分別綁架了正在上班的何益興的二女兒何豔和二女婿孫鋒利。

    二.非法抄家,搶走現金六十多萬,劫持汽車兩輛,意欲侵吞

    在沒有任何合法手續、沒有家屬在場的情況下,路北國保人員非法抄家,搞得滿屋狼藉、連床都被掀翻,搶走家中所有貴重物品,搶走何家大女兒何丹借來的生意款六十多萬元(有證人證言可以說明款項的來源)、搶走何丹用於進貨的麵包車一輛,同時也將二女婿孫鋒利停在廠內的轎車一輛搶走。由於錢款被劫,何丹的生意受到很大影響,擴展店面的計劃泡湯,債主追著要債。她找公安局多次交涉,但路北國保東拉西扯拒不歸還。一會說懷疑是海外資金,一會又懷疑是非法集資,陳紅乾脆說「錢不給你們了」。2008年7月29日,路北國保副隊長許來生竟將何丹騙到路北分局,把她強行劫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時至今日,所有錢物既沒有退還家屬,也沒有隨案件轉呈檢察院,仍然被路北國保非法扣壓,顯然意欲侵吞。

    三.路北檢察院羅織罪名、非法起訴

    由於證據不足,路北公安分局遞交的何益興、張月芹的案卷幾次被路北檢察院退回。按照法律規定,這種情況下路北公安分局就不能再進行遞卷。然而他們上下串通,強行把案卷遞到了路北檢察院,並與路北檢察院勾結,給兩位老人安了一個「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進行了非法起訴。我們不禁要問:何益興和張月芹是兩個身居家中的善良老人,他們利用了哪個邪教組織?破壞了甚麼法律實施?!如何破壞的法律實施?破壞的手段和後果又是甚麼樣的?!

    目前所有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都任意被冠以刑法第300條──「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這完全是莫須有的欲加之罪。法輪功教人修心向善、倡導真善忍,既沒教,更不邪,何談「邪教」呢?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被江澤民和中共黨報非法定性,沒有經過「全國人大」和正常的法律程序,完全是江澤民個人以中共總書記的身份,利用國家機器,違反國家法律程序進行的私人違法犯罪行為。中國現行的所有法律條文,沒有規定法輪功是邪教,邪教定義的內容與法輪功不沾邊。而「兩高」的所謂司法解釋更屬違反憲法的無效解釋,因為「兩高」只有司法解釋權而無法律解釋權,無權解釋甚麼是邪教或邪教組織。「刑法」第三百條的具體解釋權歸全國人大常委會。況且全文內容中根本沒有提及「法輪功」三個字,怎麼能作為給法輪功學員定罪的法律依據呢?

    顯而易見,所謂「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是在沒有法律事實的前提下做出的結論,是典型的枉法。

    四.開平勞教所把何豔迫害的吐血、便血、生命垂危。

    何家二女兒何豔2008年8月被非法勞教兩年,關在唐山開平勞教所。短短兩三個月,原本健康、陽光的青年被迫害的得了心臟病併出現吐血、便血現象,生命垂危,靠起搏器維持。家屬多次申請保外就醫被拒絕。惡獄警陸海存、楊海鳳等還態度蠻橫的阻撓家屬會見,並且不許代理律師會見何豔。

    據知情者透露:開平勞教所經常採用長時間罰站體罰、不許睡覺、甚至暴力毆打等手段殘酷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前些年這裏經常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殘的消息傳出。

    五.法院開庭,卻不准家屬旁聽;聘請了律師,卻不讓會見當事人

    何益興、張月芹夫婦和女婿孫鋒利的案子都已到了法院,家人都為他們聘請了律師。但公安局、看守所、檢察院卻一直阻止律師會見當事人。路北法院已通知家屬:準備12月10日開庭公開審理孫鋒利的案子,但卻只給兩個旁聽名額,其餘人不許旁聽。

    從公安局、檢察院到法院;從看守所到勞教所,它們都是以執法機關和執法者的面目出現的,然而上述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是公然的違法犯罪,是在執法犯法!我們不禁要問:他們既然不講法,那麼憑甚麼來執法?!既然不講法,又怎麼來執法?!執的到底是甚麼法?!

    讓我們深深痛心的不僅僅是我們的親人朋友受到的種種迫害,更是因為這些吃著國家俸祿、受著納稅人供養的公職人員回過頭來這樣的禍害百姓!──這將把我們的民族社稷引向何方,又將把我們的手足同胞置於何地啊?一個社會如果是非顛倒、善惡不分;如果把「真善忍」指作邪的,把修心向善的人作為打壓的對像;如果法制得不到維護、正義得不到伸張;那麼後果會是甚麼呢?──那將是災難性的,它會殃及社會上的每一個人,會禍及我們的子孫後代!所以,請您和有關部門積極關注這一事件,充份發揮自身的能力制止行惡。其實,當前一個生命在良知道義上做出正確選擇,也是在為自己奠定美好的未來。我們會由衷為他欣慰和祝福!

    何益興一家的親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