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做好三件事的體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 這幾年來我一直面對面講真相,我發真相資料,隨走隨發,不管有多少人,我都像入了無人之境一樣。發真相資料前我先發出一念,「我所發的真相資料,你們都是為大法而來的,要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讓有緣人得到你們,別讓邪惡操控的惡人惡警得到你們。發真相資料時,邪惡看不見我。」這一念一出,有緣人主動要真相,我發時有的人看見了,也像沒看見一樣。我深深的體悟到了正念的威力,真的感覺到師父就在我身邊,時時呵護著我。

──本文作者


真正信師信法是學好法的基礎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七﹒二零」以後,我放棄了修煉,走進了經商的行列。二零零三年一次和同修偶然相遇的機會,使我更加明白了大法的美好,加深了信師信法的正念,於是我又從新回到了大法修煉當中。我對這幾年失去修煉的機遇深感懺悔和愧疚。決心一定要從新好好修煉,放下一切執著,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師父讓我們做的三件事。

師父告誡我們學法,學法,學法,再學法,而且要用心去學。「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我們要想返本歸真,從常人這個層次中跳出去,首先要信師信法,要不斷的用心學法,在法中不斷的提高,按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於是我開始反覆通讀《轉法輪》,不管我經營的生意怎麼忙,我也堅持學法煉功。白天抽空學法(但學的很少),晚上忙到半夜,也要煉完功再睡覺。有時真相資料到手,半夜也要把它發出去。

來到我店購貨的顧客,我就給他講真相,勸三退。雖然這樣我覺得還是跟不上正法進程,明慧和師父其他各地講法我都沒有時間看。我想師父各地的講法不看,就不能明白很多的法理。作為大法弟子,師父的書都看不全,能算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嗎?我悟到了這個理,於是我毅然的放棄了收入比較豐厚的生意,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修煉之中(當然不是讓同修效仿這樣做,修煉路不同,這方面的法師父講的很多,在有條件的情況下才能這樣做)。

由於時間寬鬆了,我從新安排了做好三件事的時間。早上三點五十分煉完五套功法,發完正念,開始看明慧、正見。九點多鐘開始學《轉法輪》一到二講。下午一點多鐘出去面對面講真相,發真相資料,晚上六點發完正念,晚飯後開始反覆學習師父各地講法和經文。這樣把自己整天都溶於法中,而且每到整點時都想著發正念。

在學法中我體悟到,信師信法不打折扣,發自內心深處對師父說的每一句話都堅信不移,法理就會給你顯現出來他的內涵。而不是說在嘴上,心卻沒完全相信。所有做不到、做不好的時候,我認為有兩點,一是學法少,法理不清;二是信師信法成度不夠。我本著師父教導我們的「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借鑑明慧、正見同修的交流文章,時時對照自己。用法來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是不是在法上。

記得有一次,我從明慧上看到同修怎樣學好法的交流文章,使我猛的驚醒。我有時學法並沒有靜下心來,好像是在完成師父交給的任務一樣,學法並沒有抱著想領悟師父法理內涵的態度去學。學法經常溜號,這邊學法那邊腦子不知道想甚麼去了。師父說:「要學你就放下心來,穩住心,思想靜下來,真正的學,哪怕你學那麼幾段,比你心不定看一本書要強。學法一定要學進去。」(《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大家學法的時候不要抱著甚麼心去學,一定要靜下心來真的在學法,不要抱著甚麼目地去學。學法的時候不能溜號,學法中思想想別的去了,那不行,甚麼也學不到。」(《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學了師父這兩段法,我找到了學法的差距,在師父法理的洗滌中,自己能夠用心學法,法理不斷的展現在我的頭腦中,每做一件事腦中都會出現師父的法理指導我去做,心性在不斷提高。

當同修或常人給我提出不足的時候,甚至刺激到我的心靈深處時,我首先向內找,有的我就改,沒有的我就想這是在提高我的心性。決不能別人一說就炸,像火柴一樣一點就著。

當我個人利益受到損失時,我就會想不失不得,得到的是德。這也是考驗我能不能放下對利益之心的執著。

當我受到別人侮辱和不解的時候,我就想我要做到忍,不動心的忍。做到「視而不見 不迷不惑 聽而不聞 難亂其心」(《洪吟》〈道中〉)。

當我被同修誤解的時候,我會想師父承認就行。

當我看到同修不精進的時候,我就想師父不願落下一個大法弟子,我應該替師父分擔一點,幫同修一把。就這樣師父把許多不太精進的大法弟子安排到我身邊來,我就給他們講大法修煉是嚴肅的,我們千年萬年等待的只為這一回,而且加強他們的正念,讓他們要跟上正法進程。

當我看到同修不足時,我就會想起師父說的:「大家看到了他進步不了的原因,為甚麼不指給他呢?善意的告訴他,沒有問題。是怕招惹氣生嗎?對方的態度不是正好用來修煉嗎?即使你講出的話他理解不了,也沒有關係,我們常人的這個情不是得放下嗎?看到問題一定要告訴他。」(《加拿大法會講法》)我領悟了師父這段法的內涵,只要我看到同修的不足和不在法上時,我都會善意的給他指出來。有時同修真的理解不了,我也無怨無悔。我想我們都在大法中修煉,有師父在管,你總有一天會悟到的。

發正念是師父賦予我們的法寶

在發正念這件事上,我是這樣做的,除四個整點全球整體發正念之外,碰到整點我都儘量發正念,解體本地區和周邊地區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師父要求我們發正念要念力集中強大。而我有時發正念就走神,想別的事去了,手也倒了,甚至還迷糊過去了。這樣也起不到正念的作用,這怎麼能行呢?邪惡看到我們大法弟子發正念都是這樣式的了,它們肯定都在哈哈大笑。正像明慧交流文章中,開天目的大法弟子所見的,邪惡在倒下的手指丫上跳舞呢。這難道不是我們大法弟子的恥辱嗎?不行!我一定要正念十足,以強大的念力清除解體邪惡。「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師父的法理啟示了我的正念,發正念手倒和迷糊的現象沒有了,念力集中強大有威力了。

記的有一次,同修來我家聽到我們小區在放邪黨的歌曲,就說:「你們怎麼還讓這邪黨的歌毒害人呢?」他這一提醒,我才感覺到每天都放著邪黨歌曲。過幾天我在廚房做飯時,又聽到了這些邪歌。當時我發出一念,決不讓邪黨的歌曲再毒害民眾,銷毀它的錄音機,解體邪惡因素,讓它啞巴,於是不一會就沒聲了,從此以後再沒聽過邪黨的歌曲。

還有我學法煉功時,外面環境突然不靜了,叫賣聲,汽車喇叭聲響個不停,我知道這是邪惡干擾。於是我發出一念,叫他們叫賣聲走遠一點,停止汽車喇叭的響聲,真的一會兒就沒有聲音了,非常平靜。

還有一次,我發正念時,想師父為我們操盡了心,我一定要修好自己,讓師父少為我操一點心。當我這念頭一出,就覺的身體裏「唿」的一下功全部從頭頂上發出去了,衝出去很高,當時渾身感到非常輕鬆。雖然我看不到除惡的場面,我能感覺到那是一場激烈的正邪大戰,邪惡瞬間被滅盡。這就是我發正念的一點體悟。

講真相救眾生 兌現史前大願

大法弟子都知道正法進程到了最後最後,可還有很多有緣人不明真相,沒有得到救度。師父講:「你們在講真相、救度眾生中所救度的生命也不是普普通通的常人,每個人的背後都有他引申的、連帶的更深遠的宇宙關係,所以救度的不是一個人,很可能是一個龐大生命的群體,甚至於是很高層次的龐大生命群體。」(《各地講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世上所有的人都是為法而來的,冒著天膽下來是為了得法,但迷在常人中了。師父賦予了我們偉大的責任,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也是我們的史前大願。我們要助師正法,由於不斷在法理上提高,法理的內涵不斷在頭腦中展現出來,增強了我信師信法的正念,去掉了怕心。師父說:「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我牢記師父的教導,每次出去講真相都要看看自己的心態是不是在法上,而且所到之處都要先發正念。這樣我平穩的走在師父安排的路上,我認為只有走在師父安排的路上才是最安全的。

這幾年來我一直面對面講真相,我發真相資料,隨走隨發,不管有多少人,我都像入了無人之境一樣。發真相資料前我先發出一念,「我所發的真相資料,你們都是為大法而來的,要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讓有緣人得到你們,別讓邪惡操控的惡人惡警得到你們。發真相資料時,邪惡看不見我。」這一念一出,有緣人主動要真相,我發時有的人看見了,也像沒看見一樣。

我深深的體悟到了正念的威力,真的感覺到師父就在我身邊,時時呵護著我。每天我和同修(有時我自己)到各個商場、菜市場、超市、公園、娛樂廣場講真相,有時看到隨行而走的有緣人,我也都向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我時時都把救人放在心上,走到哪講到哪。開始講真相時有區別心,願意向自己覺的比較善的人講。還有愛面子心、為難心,怕人家不理解、不接受怎麼辦,所以講的人數不多,有時還出現怕心,這時我都會用法來歸正自己。「你要記住,你的正念是可以改變常人的,不是常人帶動你的。常人說了甚麼,或者是干擾你了,你不要往心裏去,你就做你要做的事情。」(《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悟到師父法理的內涵,我的愛面子心、畏難心就少了很多很多,慢慢的我會把它全部修掉。隨著不斷提高心性,有了慈悲心,看世人都苦,知道世上的人都是為法而來的,都應該救度,逐漸的區別心也少了很多。就是碰到要飯的,我都會向他講大法的美好,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美好的未來。

奧運火炬到吉林市的前一天,我兒子從外邊回來,急匆匆的對我說,「明天你可別出去了,便衣老多了,外五縣的警察都來了,如果被抓就判死刑。」當時我想,那明天我就不出去了,也不差這一天。可是馬上我就意識到,我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嗎?邪惡就是不想讓你出去證實法,我這是做著最正的事怕甚麼呢?這也是考驗我能不能放下生死的關。「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我一定要走在師父安排的路上。第二天,外面下著雨,我想這是為滅火下的,我依然走出去講真相發資料。

講真相時,我順著常人的執著去講。有一次我和同修到廣場去講真相,我和一個五十多歲的婦女搭上話,我問她多大歲數了,她說了她的年齡,我說:「你真年輕,不像那麼大歲數,看你挺善良。」她說她是信佛的。我說我也是信佛的,我們見面就是緣份,她連說是,然後我給她講了南方下大雪、大地震、發洪水、瘟疫,一個災跟著一個災。這是天意要滅壞人了,現在人心太壞了。她非常認同。我說:為甚麼人心這麼壞,就是因為邪黨成立時就不讓人信神信佛,無神論毒害了世人,不知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為了錢無惡不做,隨便幹壞事,人類道德敗壞。天意是衝著共產黨去的,你加入它的組織,就是它的一員,你舉手宣誓的時候就打上了獸的印記。等天滅中共時,你就隨著被淘汰,千萬不要當它的殉葬品。只要你在心裏想一下我同意退出中共的邪黨組織,你就會平安無事,有美好的未來。我又問她:你名的最後一個字叫甚麼,就用這個小名給你退了。她說出了自己的小名,我說你得救了,祝你平安。她高興的說謝謝。有許多信佛的人我都是這樣勸退的。

對那些不信有神佛的人,我就會說邪黨貪官腐敗,假惡鬥的事實,它迫害修煉真善忍的人。法輪功學員說真話辦真事,善待一切眾生,處處為別人著想,「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不是做好人嗎?可邪黨不讓,就迫害,就鎮壓。人不治天治。那些天災人禍都是在警示人呢!然後我講三退的方法。許多人都是這樣勸退的。還有一些人,提出很多被邪黨謊言欺騙,不解或質問的問題,我都一一解答,他們有上言,我有下語,從沒有他們問的問題我答不上來的,這都是師父在加持。

這是發生在我投稿前一天的事,我在講真相回家的路上,一個小伙子拿著一個本,走到我跟前說:「姨,打擾你一下,我們是搞社會調查的,問你幾個問題。一、現在危害人生命普遍的有幾種病?二、有哪些食品中有毒?」這兩個問題我都回答了。第三個問題:「你用甚麼方法使身體健康的?」我堅定的說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小伙子當時一震,看出來他有所不解。我說我原來有十四種疾病,煉功後都好了,早就一粒藥也不吃了,真就這麼神奇。有得癌症的都好了。我們都在大法中受益了,我們堅信到底,做好人邪黨不讓,他們才是邪的呢。我又向他講了天災人禍是天要滅中共,並講了三退方法。他入過團和隊,當我問他名最後一個字叫甚麼,給他起化名退出,他竟然說出自己的大名。我說,「孩子你得救了,你會有美好的未來。」他說,「謝謝阿姨。」

現在我在救度眾生的路上越走越堅定。在修煉中我還有許多不足之處,但我會在師父的呵護下,在法中歸正自己(包括一思一念),講真相救眾生,兌現我的史前大願,助師正法,隨師回家。

自己層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