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東港市國保大隊長王潤龍的惡行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遼寧省東港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王潤龍,在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中,一直首當其衝,成為東港地區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兇手之一。當他踩著好人的脊背從一個黑溝鄉派出所的所長爬到了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的位置時,本地的法輪功學員通過多種方式,多次勸他停止迫害法輪功、善待大法弟子,不要再助紂為虐,趕快懸崖勒馬,為時不晚。他卻以偽善的面孔巧言狡辯,逃避責任。九年來,他親手指使和綁架的大法弟子達四百多人,將大法弟子送進監獄和勞教所的達一百多人,直接或間接迫害大法弟子致死多人,敲詐、掠奪大法弟子及親屬錢財數萬元。使東港市成為全國迫害大法弟子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一、九年來的迫害事實歷歷在目

1、一九九九年九月,時任黑溝鄉派出所所長的王潤龍將法輪功學員張景龍綁架,說張景龍傳(大法)經文,逼迫張景龍說經文是劉美榮給的。而後劉美榮被王潤龍綁架。同時遭王潤龍綁架的還有朱金平、王秀麗、王新鳳,四人在東港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四十天後,才放回家,每人都被勒索一千五百元錢。

2、二零零零年三月,王潤龍以「不交真相資料和大法師父法像」為由,將劉美榮再次綁架到看守所,王潤龍苦心整理一堆黑材料,於三月十七日將劉美榮關進瀋陽馬三家教養院迫害一年。王潤龍因此當上了東港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劉美榮於二零零一年四月結束非法勞教回家不久,就將王潤龍一夥利用迫害法輪功來撈取名利的醜惡行為曝了光。於是王潤龍下令黑溝派出所所長安利勇、副所長陳福財等人嚴密監視劉美榮。

3、二零零一年,任東港市公安局政保科長的王潤龍伙同十幾個警察半夜跳牆,闖入孤山鎮大法弟子汪升堂家,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手續的情況下,非法抄家、綁架並拘留汪升堂。後來,汪升堂一直遭到當地派出所、街道及原單位惡人的不斷騷擾、恐嚇、威脅和強迫洗腦等迫害,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傷害,精神長期處於極度恐懼之中,於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二日含冤離世。

4、二零零一年八月,惡人王潤龍將蓄謀已久、精心編造迫害大法弟子劉延俊的黑材料交給東港檢察院公訴科長谷清春,隨後又提交到東港法院,東港法院根據王潤龍這份草菅人命的黑材料, 以「進京組織者」的罪名及「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將劉延俊非法判刑六年,同年十月十一日被關進瀋陽大北監獄,迫害致生命垂危,於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得以保外就醫。

5、二零零一年臘月,東港市政保科長王潤龍綁架了寧淑豔,在東港看守所非法關押和迫害寧淑豔四個多月,王潤龍以偽善的面孔來欺騙家屬,勒索寧淑豔的家人上千元還不罷休,最後非法勞教寧淑豔二年,於二零零二年四月份被秘密押往瀋陽馬三家教養院。在體檢時,驗證核實糖尿病「4個加號」,被獄醫拒收。寧淑豔回家後身體剛有所恢復,再次遭到惡警的騷擾,被迫離家出走,造成寧淑豔家庭破裂。

6、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晚五時,東港市公安局政保科王潤龍帶領派出所十多名惡警闖進大法弟子劉梅、朱長明夫婦家中進行非法抄家,並將劉梅、朱長明夫婦劫持到東港看守所。兩天後,在送往丹東看守所的途中,由於車速很快,顛簸得厲害,車又沒有把手,劉梅帶著刑具站立不穩,暈車嘔吐後昏倒以致摔傷,丈夫朱長明被綁架到東港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惡警的酷刑逼供,被吊銬六天。同年九月,朱長明、劉梅夫婦均被非法判刑十三年,關押在瀋陽大北監獄(後改為瀋陽女子監獄)。

7、二零零二年四月,劉美榮在自家蔬菜大棚內幹活遭到受王潤龍指使的黑溝派出所長安利勇、陳福財等惡人綁架,六月,東港市檢察院、法院依照王潤龍捏造的黑材料,以「在劉美榮家抄出真相材料」為由非法判刑三年。七月九日,將身體極其虛弱、骨瘦如柴的劉美榮強行送進瀋陽大北監獄迫害。

8、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七日早,大法學員張偉利用上廁所的機會逃出了看守所。以王潤龍為首的惡警四處抓不著張偉,就騷擾孩子,恐嚇張偉家的親朋好友。張偉的丈夫孫鳳昌遭到惡警毆打和關押。王潤龍等人不但威脅和恐嚇張偉夫婦的親屬,還揚言要扣押家中的生意,斷絕一切經濟來源。

9、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四日晚,家住東港市合隆鎮的三十五歲女大法弟子石金英,遭當地惡警綁架,劫持到東港看守所。王潤龍等惡人逼迫她罵大法,寫「三書」,遭到嚴詞拒絕。王潤龍惱羞成怒不經任何法律程序將石金英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瀋陽馬三家教養院不久就被迫害致瘋。

10、二零零四年五月份,惡人王潤龍勾結瀋陽女子監獄,以體檢為藉口,將身體剛剛康復的大法弟子劉延俊再次綁架,關押在瀋陽女子監獄第五監區,直到二零零六年底才結束監獄的迫害回家。

11、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三日晚至二十四日上午,以國保大隊長王潤龍為首,同時有菩薩廟鎮海洋紅邊防派出所惡人任大帥及菩薩廟公安派出所、黃土坎派出所、孤山交警中隊共同參與的非法大抓捕,在孤山和菩薩廟等地綁架了萬秀華、蓋延年、張洪蘭、孫淑榮、孫榮花、辛淑蘭、孫淑清、王秋、潘長信、孫淑英、王春等十一名法輪功學員。

12、二零零六年五月八日王潤龍親自帶人非法抓捕了煙草公司的好職工於立文;五月二十三日晚九點左右親自帶人強行綁架了劉智雲、劉江、劉智清三人;六月二十六日中午闖入張小平家中綁架了她和丈夫孫永勤;七月二十四日再次綁架王海英,並非法抄家;十月下旬,王潤龍又帶著一夥人突然闖入孤山鎮蔬菜隊的於德平家,非法抄家沒得到任何的所謂證據後,以鑑定為由,強行搶走了家中給孩子學習用的電腦,並綁架了於德平。

13、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九日晚,王潤龍得到惡意舉報消息──長山鎮七股頂村大法弟子張莉在家教幾名老人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於是王潤龍帶領二十多名警察開著三輛警車,竄到七股頂五組,誤闖入村民於振華家院內,砸房門、砸窗戶,頓時人嚷狗叫,當時於家人正在炕上剝板栗皮,聞聽砸門聲,心驚膽戰,不知所措,以為歹徒來了,就見惡警破門而入,還沒等於家人回過神來,惡警就將於振華抱住,在炕上的於振華妻子也被推倒,於的妻子連摔帶嚇,當場昏死過去,惡警一看嚇死了人,一時間慌了手腳,其間經詢問,方知原來「搶劫」闖錯了大門,無奈趕緊將嚇昏死的受害者送往長山醫院搶救。接著惡警王潤龍又帶領惡警再次闖入張莉家,綁架了張莉、王曉芬等六人,同時搶走一台VCD,三台錄音機及大法書籍等物品,未出示任何查抄證件。惡警連襪子都沒有讓張莉穿,只穿著拖鞋就給綁架走了。這一事件引起當地群眾的極大憤慨,都說:「這分明是一夥土匪。」

14、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三名大法弟子張慶貴、郎慶晟,於春娥被東港市公安局和大東公安分局惡警劫持綁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惡警對張慶貴、郎慶晟刑訊逼供,於春娥生命垂危被送進醫院,家人花錢托關係找到王潤龍後才被放回家。張慶貴與郎慶晟在看守所被關了幾個月後,秘密轉押本溪勞教所。惡人王潤龍多次去勾結本溪勞教所刑訊逼供,企圖拿到迫害其他大法弟子的證據。同年十一月,再次將張慶貴與郎慶晟秘密轉押東港看守所,與東港市檢察院、法院合謀重判兩名大法弟子。

15、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在國保大隊長王潤龍嚴密的布控、唆使下,孤山地區的孫淑美、孫美玉、白金芳、孫淑英、潘長信、宋吉威等多名大法弟子遭綁架,孫淑英被非法判刑關在馬三家教養院迫害,宋吉威被非法判刑後關在本溪勞教所遭到「抻床」的酷刑迫害。

16、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國保大隊長王潤龍從新捏造迫害謝永蘭的黑材料後並勾結東港檢察院和法院將法輪功學員謝永蘭由非法勞教一年半變為非法秘密判刑三年,當時謝永蘭身體出現異常,被醫院確診為肺囊腫,都不讓通知家人。謝永蘭現被非法關押在瀋陽女子監獄第十一監區(即老殘隊)。

17、二零零八年十月一日之前,國保大隊長王潤龍又和檢察院、法院勾結,將大法弟子宋吉威從本溪勞教所押回到東港看守所,說宋吉威不「轉化」,就押回來重判!

以上這些是王潤龍迫害法輪功九年來在明慧網上曝光的一小部份事例,然而在經濟上,受王潤龍迫害的大法弟子及家人因怕他報復,而不敢揭露迫害事實的還有很多很多。看到這些活生生的迫害案例,有人也許會想這是王潤龍的本職工作,吃誰的飯得給誰幹活。其實恰恰錯了,中共邪黨在迫害法輪功上是不得民心的,它動用國庫四分之一的財力幹甚麼用了?不都用在迫害法輪功上了嗎?它不額外給錢,有誰會替它賣命呢?因為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一直就是用錢在做,用的還都是老百姓的錢。一方面中共邪黨不斷的給各地的公、檢、法下達迫害指標和定額,另一方面利用參與迫害者有所追求而給以獎金或提升。東港地區以國保大隊惡人王潤龍為首的一小撮人就是這樣昧著良心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來能完成上級的任務討領導歡心,二來還能爭取得到獎金或升個一官半職撈取更多的錢,三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同時還可勒索家人錢財。雖然俗話說的好: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但是千萬不能以迫害法輪功來發洩私憤達到自己的目地,因為無論是甚麼人一旦參與迫害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那就是在犯罪,天理不容啊!

二、不思悔改撒謊掩蓋迫害事實

二零零八年十月一日這一天,東港市長山鎮法輪功學員趙桂琴正在家裏幹活,由國保大隊長王潤龍指使的黑溝鄉派出所指導員姜昆和另一名警察突然闖進趙桂琴家,不分青紅皂白就將她強行拖上車,綁架到東港看守所。趙桂琴被綁架到東港看守所以後,她的兒子接到東港公安局的電話,叫去看他的母親,並給他一張紙,大致意思是說,趙桂琴是檢察院抓的。

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輪功遭中共邪黨鎮壓以來,法輪功學員趙桂琴多次被綁架,每次都是被迫害的病危才被放回家,並且每次在生命垂危之際都是法輪大法再次救了她的命。家裏的親人親眼目睹了這一切,都深知法輪功是好的,但中共邪黨操縱下的惡黨人員對待法輪功學員的殘暴行為讓家人既痛恨又無奈。

趙桂琴家中七十七歲的老母親在得知女兒再次被綁架的消息後,心裏非常著急。因為自己的女兒已經被他們折磨死好幾回了。年邁的老母親在親屬的陪同下,不得不到公安局國保大隊找王潤龍要人。

十月九日,趙桂琴的母親及親屬找到王潤龍,要求釋放趙桂琴。王潤龍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告訴趙桂琴的家人說:「抓趙桂琴與我沒任何關係,都是檢察院幹的。」並告訴家人到檢察院去找姓張的。家人讓王潤龍把姓張的名字給寫下來,他不寫。家人立即來到檢察院,找到了那位姓張的人,此人叫張林。王潤龍說就是他主辦趙桂琴被抓這個案子。家人說明來意後,張林回答:「這個案子還沒到我這兒。」接著家人去找公訴科長谷清春,說明情況後,谷清春說:「我不知道此事。」

十月十三日,趙桂琴的老母親和親屬又找到王潤龍,質問他為甚麼撒謊說案子已到了檢察院了。老太太把去檢察院核對情況的事講了一遍,王潤龍無言以對。老太太正告王潤龍:「我女兒學大法做好人,她沒有罪。大法治好了我女兒的病,我們都感激大法。我女兒在自己家裏幹活兒,沒招你,也沒惹你,你憑甚麼抓她?人你給抓來了,還不敢承認,還撒謊,你這樣偷雞摸狗的,正說明你們做的事是沒有理的,是非法的,我女兒是無辜的。你趕快把我女兒給放了!她已經被你們折磨死好幾回了,你趕快放了她!」老人越說越傷心,加上思女心切,急的開始哭起來。王潤龍見事實已經掩蓋不了,馬上露出了兇相,厲喝道:「你再哭,我就給你女兒重判!」親屬一聽,馬上質問王潤龍:「你不是說抓趙桂琴與你沒有任何關係嗎?原來根就在你這兒。」王潤龍見自己又露出了馬腳,馬上又軟了下來,狡辯說:「我是嚇唬老太太。」說完,趕緊溜了。

自此以後,趙桂琴的老母親及親屬又多次去公安局找王潤龍,王潤龍都是東躲西藏,並且下令門衛不讓家人再進樓找他。還威脅趙桂琴的親屬說:「再上樓就拘留。」

十月二十七日,趙桂琴的老母親接到一個電話,說趙桂琴下肢已經癱瘓了,人都不行了,叫家人趕快去給趙桂琴救出來。家人立即趕到看守所,驗證這一切都是真的。後來家人得知:要救女兒哪也不用去,直接去公安局找國保大隊保外就醫就可以了。第二天,家人又來到公安局找王潤龍,門衛不讓進,後來打電話找到王潤龍,王潤龍一聽是趙桂琴家屬又來了,立即掛斷電話。後來家人再到看守所,看守所的女警遲愛民說話態度立即變得非常蠻橫,而且掩蓋趙桂琴的病情,拒絕家屬接見。

現在東港看守所內被非法關押的除了趙桂琴,還有孤山的法輪功學員宋吉威、丹東法輪功學員冷平。

至今國保大隊惡人王潤龍始終不敢露面,拒絕見趙桂琴的任何家人。家人沒能見到趙桂琴,心中萬分擔憂,趙桂琴現在身體正處在危急狀態,人命關天啊!那些以「執行命令,身不由己」作為「藉口」繼續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人,其實危險正向他們走來。當共產惡黨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時,誰做的壞事就要算在誰的頭上。到那時說是中共讓幹的,上級讓幹的,有證據嗎?哪個上級領導會傻到下令迫害具體某個人呢?再說了,公檢法迫害法輪功的所謂法律依據都是有漏洞的,在中國現行的有效法律文件中,法輪功從來沒有被認定為邪教組織,對法輪功學員依據刑法300條「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量刑定罪,是適用法律錯誤,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如果有一天中共反悔了,倒霉的不還是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嗎?別放著明白裝糊塗了,中共惡黨從整死自己的國家主席到文革末期被秘密處決的813名為它賣命的警察打手,上百年來,共產惡黨的殺人歷史應該使每個人都清醒了:共產惡黨要保全自身的時候,那些為其衝鋒陷陣的第一線士卒就是它首先拿來墊背的替罪羊!人哪,不要被眼前的利益迷惑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三、惡人榜上有名,罪責難逃

明慧網已將邪黨及有關人員九年來所犯罪行個個記錄在案,鐵證如山。東港市國保大隊長王潤龍於二零零三年二月二日就已經在明慧網和法網恢恢惡人榜上備案了。

惡人編號 姓名 省份 地區 單位 上榜日期
20634 王潤龍 遼寧 丹東 丹東東港市公安局 2/2/2003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於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宣告成立,它正「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一切相關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現公道,匡扶人間正義。」「法網恢恢惡人榜」正在系統收集在迫害法輪功中充當惡棍的殘暴惡人的犯罪資料,為全面用法律手段審判惡人進行準備。這是神在人間的正義使者,維護普世公認的法律尊嚴。正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報,時候不到,時候一到,一切都報」。納粹是這樣的命運,薩達姆也是。

在東港,每個遭到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都是王潤龍一手編造出來的黑材料害的,躲在背後的他才是迫害大法學員的第一兇手!因為他在迫害大法學員時多次都是親自參與非法抄家、綁架、捏造黑材料、羅列莫須有的罪名、與檢察院、法院合謀給大法學員非法判刑,一樁樁一件件,叫人觸目驚心。是他破壞了大法學員的家庭,搞的夫妻離散,家破人亡;是他擾亂了普通百姓規規矩矩的生活,造成人心惶惶,眾人痛罵公安是土匪;是他把本地區的好人一個個的陷害到了監獄、勞教所裏,引來天災人禍危害一方。惡人王潤龍迫害大法學員已經是罪責難逃。如今在鐵一般的事實面前仍然不能悔悟,那麼,人類制定的法律決不是兒戲,將來有一天就會在王潤龍的身上加倍償還的。

人間有法律,天上有天理。從古至今,善惡有報的天理從來都沒有偏失過,人世間每一樁善事、惡事,每一個人的所言所行,舉頭三尺的神靈都看得清清楚楚。無論人相信與否,誰都走不出這個天理。惡黨所幹的每一件壞事註定都是要有個了斷的,天滅中共是歷史的必然,也是天意,而歷史過程中每個人善惡的表現也都將得到相應的回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九年來,大法弟子給王潤龍無數次悔過的機會,希望他不要再被中共利用走下去了,為了自己和家人,為了生命還能有一個贖罪的機會,趕快停止迫害法輪功,退出惡黨的一切組織,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給自己留條活路。可他就是執迷不悟,說自己是專門來幹這個的。他這是明知故犯,拿大法弟子的慈悲不當回事啊!機緣一過,後悔就晚了。請王潤龍好自為之吧!

奉勸那些仍在找各種藉口和理由迫害大法和大法學員的人,請趕快清醒過來吧,停止迫害,將功補過,不要隨著天滅中共的到來而葬送了自己的未來並殃及家人。每個人來到這個世上都不容易,人生苦短,功名利祿如鏡花水月,百年光陰眨眼即過。也許我們人生的境遇是不同的,但匡扶正義、呵護善良是我們共同的心願!「善惡有報」是天理,每個人都在其中。在大法遭受迫害期間,誰能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誰能為大法弟子做點善事、好事,這個人將來一定會得大福報!是凡真心助人者,最後幫助的都是自己。祝願所有人都能為自己和家人的生命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電話區號:0415

以下為參與迫害的人員電話:
黑溝公安派出所電話:
王波(所長):7782411(辦)7852358(家)13942501959
姜昆(指導員):7782204(辦)13841531533
宋德剛:7163453(家)13700181031
魯德義:7722139(家)13942539771
由召華:7501328(家)13841561126
看守所部份人員:
孫偉(所長):7136557(辦)7123234(家)13942581789
畢喜武(副指導員):7181482(辦)7188875(家)13942517577
管殿臣(副所長):7181482(辦)7143681(家)13704951581
葛玉斌(副所長):7120677(辦)7128297(家)13941521497
辛學才(拘役所長):7120677(辦)7137758(家)13842595978
管教中隊:
高明賢(中隊長):7123033(辦)13941558840
孫百文(管教員):7138792(家)13941534758
燕朝友:7122866(家)15941501800
張所喜:7137111(家)13942537111
孫昌虹:7550578(家13841579567
遲愛民:7145728(家)13591511999 13941581555(新號)
宋傳喜:7143991(家)13941509155
劉學寬:7121605(家)7588168(小靈通)
杜志賢:7143851(家)13591507738
牟軍(獄醫):3981059(家)13704952041
看守中隊:
陳學俊(中隊長):7136091(家)13624954222
寧英發(提審員):7138909(家)13704951527
王廣舟(信息管理員):7122964(辦)13358783231
姜書明:7146456(家)13898501119
王家儒:3313279(家)13188357912
李世國:7172013(家)13942561776
張文新:3320911(家)13194156653
李永貴:7146796(家)13604958339
劉斌:6610273(家)7776432(小靈通)
杜永成:7184495(家)13470021961
劉寶良:3121520(家)13304253096
王春陽:7187698(家)13591514877
看守所綜合辦公室:
張琴(主任):7171925 (辦)7143786(家) 13841581738
王錫全:7122964(辦)7126395(家)7770569(小靈通)
王治海:7126385(家)13941574275
王宇:7181775(家)13514151667
東港國保大隊惡人:王潤龍:7144608(辦)7129200(宅)手機:13941509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