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生命溶入法中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我和六歲的兒子同時夢到一尊金光閃閃的彌勒佛像在房間裏飛快的旋轉。早晨起床後,兒子說:「媽媽,我看到了彌勒佛!」因為是在夢中,當時的我不以為然的告訴家人:我也夢到了彌勒佛。現在想來,慈悲的師父為了挽救眾生,費盡了心血點化著迷於紅塵中的我們。

在幾年的修煉中,師父為我承受和付出了我知道和不知道的許許多多,無量心血。我沒有甚麼大起大落的修煉故事,一直穩步的走在師父安排的路上,我的修煉捷徑是多看書,向內找。在這個過程中,如果能放的下自我,讓自己學會時時溶於法中,那種超凡脫俗的感覺真的是樂在其中。

──選自本文


師父好!同修們好!

不知不覺,踏入修煉大法的大門已經十多年了。多年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中,我從無知開始,深深的體會到修煉的艱辛與殊勝,更讓我切實的體會了讓生命溶入法中的每一刻的震撼與愉悅。在這金秋時節,修煉中的我感到收穫了很多,我想把學法得法,證實法的過程中的心得與同修交流,也作為一份答卷交給無限敬仰與慈悲偉大的師父。

一、得法前神奇的一幕

有一天晚上,也就是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我和六歲的兒子同時夢到一尊金光閃閃的彌勒佛像在房間裏飛快的旋轉。早晨起床後,兒子說:「媽媽,我看到了彌勒佛!」因為是在夢中,當時的我不以為然的告訴家人:我也夢到了彌勒佛。現在想來,慈悲的師父為了挽救眾生,費盡了心血點化著迷於紅塵中的我們。我想:這也許是人們常說的「與佛有緣」。說真的,當時對現實麻木,無奈的我就讓這個「不以為然」使自己在大法的門外徘徊了很長時間,直到一個偶然的機緣連續拜讀了三遍《轉法輪》,才讓我如夢初醒,然而就是這個「偶然」,我等待已久的萬古的機緣在師父的洪恩浩蕩中開啟,師父從此為我緩緩打開塵封已久的心門,「師父,謝謝!」源於生命深處的感恩向著層層穿越過的空間吶喊……我,得法了!得法的初期,我像一個餓久了的孩子見到了麵包,我利用一切閒暇的時間學法,那時我在市場做買賣,在那樣人聲叫賣喧鬧聲中,有時看著書我卻如入無人之境,我仿佛感到師父牽著我的手,走入神聖的殿堂,最讓我震撼的是那種平靜怡然的心境,我感到大法為我做了一次全身心的洗禮,師父為我全面回歸做好了鋪墊。

二、同化真善忍 證實大法

每天看書學法,博大的法理薰陶著我,我如魚得水,而在生活中同化真善忍的過程中的感受更讓我有許多感慨,十商九奸,現在做買賣缺斤少兩是司空見慣,而我們家在學法前就潔身自好,並不隨波逐流,但是在稱東西時候頭高頭低的時候也不是沒有。師父講的得與失的法理時時提醒著我,我更嚴格要求自己去做好。有一天傍晚,下班的高峰,買東西的人特別多,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買了我的東西走了,不到十分鐘回來了。一邊走一邊氣狠狠的罵著來到攤床前:「我買了三斤,你卻給我二斤六兩,我砸了你……。」老人稱東西時我清楚的記得是三斤,一點不差,我說,「你的車筐把東西漏丟了吧?」他一聽更火了,其實,我抬眼看到他的車筐一點沒損壞,東西不可能漏掉,這時床子前圍了很多人,整個大廳的人的眼光齊刷刷的投向這裏,有懷疑的,有好奇的,有生氣的,當時心裏說,自己是修煉人,不能生氣,師父講的「忍」的法理開示著我,我仍面帶微笑的給他稱了一遍,不多不少,正好三斤,放在鄰攤床稱也是三斤,老人氣呼呼的說,「我到那邊再稱,如果還是三斤,回頭我給你道歉。」最後,在老人開口道歉之前,我告訴他:真善忍讓我學會了做人。面對老人無理的責罵,那麼多圍觀者目光中的傷害,我想說:走入大法真好!」

三、在協調中昇華

在幾年的修煉中,開始我為十多位同修做真相資料的傳遞,我想我不但要把資料送到他們手中,一定要上通下達送到他們的心中。我們勤溝通,常切磋,不斷的在大法中昇華著,每個人都在切實的做著自己的三件事,善意的提醒與誠心誠意的接觸,讓我們都感到真是「人在俗世中、念在方外」(《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我們很少有間隔,些許的人心都會被法很快的熔化。全縣第一個學法小組的成立,更讓我們嘗到了學法學好法的甜頭。機緣成熟,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又成立了家庭資料點,隨後一百多人的資料,週刊,新經文的下載,打印,傳遞我一個人承擔下來,可是,在與這些同修的接觸中,我發現整體上存在的不足,首先是學法少,法理不明,關鍵在於師父讓我們集體學法的修煉環境沒有開創出來。我們幾個同修切磋,首先讓有條件的同修在自己的周圍在注意安全的情況下組織並參加學法小組。

學法小組相繼成立起來了,以前不修煉的在同修的幫助下又從新修煉了。這又牽扯一個協調的問題,當時我除了周圍的同修,很少與別的同修接觸,以前與我接觸傳遞的是一位老年同修甲,通過接觸,我才發現她整個家中的事務,包括兒子,女兒家的事,她都操心,一天或幾天看不了書。其實常人心多,常人的事就多,就是有時間看書,又怎能靜的下來?而且每次下來新經文都是她一個人往下傳,她很有熱心,大家有意無意等、靠、麻木讓她這種修煉生活持續了幾年的時間,師父在講法中說,「首先要把修好自己放在第一位」(《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學不了法如何修煉?沒有法指導我們又能修到哪裏?耽誤了自己,耽誤了整體。在接觸中,在相互配合上,就像同修所說的她總是蹩腳,開始我選擇了逃避,我找到了以前與她接觸的同修,同修說:不是她聽我的,是我所說的觸動不了她那些變異的東西。

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一條東西很寬的大河,我們站在河的北岸,大河南北分開,我這邊汪汪的綠水拍打著河岸,而同修甲那邊就連河套上都結著一層厚厚的冰,我知道師父點悟我不該逃避,是否需要水融化冰呢?我恍然大悟:師父是讓我利用協調的環境修煉自己的。後來我與同修切磋,把這一百多人分成幾個片,讓精進的同修、明析法理有熱心的同修參與,讓同修甲少負責幾個人,省出時間學法,在這個過程中我接觸了年輕的同修乙。她告訴我,幾年前,她看到本地區的整體不行,她就想做協調。當時我說,既然有熱心,大家一起來,整體協調不是一個兩個人的事,需要更多的同修的參與與圓容。後來她負責一片近二十幾人,大家商量好定期在一起,互相交流切磋,修煉中各片好的經驗大家相互借鑑,欠缺的地方大家相互提醒補充,共同提高。後來大家在一起交流時,同修去約她,她總是藉口不參加,各個片通過同修的溝通切磋較以前明顯的穩步提高著,而她那一片……第三次的交流,同修乙給我上了深深的一課,她不但自己不去,還去遊說別人,到了約定的時間,定好的七個人,只去了四人。當時自己的人心不斷的往外翻,覺的自己很尷尬,就像同修說:這不是拆台嗎?我很快認識到自己的虛榮心,執著自我的心在作怪,我想:任何事不都是修煉嗎?修煉人所做的每件事不都在另外空間記著嗎?她來與不來不都是一個修煉過程嗎?我的工作做的哪兒疏漏了?我想我們每個修煉人都有師父看著,她自己有那麼大願望做協調,為甚麼……?

其實,修煉是嚴肅的,說是一回事,做到又是一回事。法理夸夸其談,我在講真相方面一年沒有幾個三退名額,真相資料一月不發幾份,在與同修交流溝通時叫別人去修,自己實修的威德如何建立呢?同修的狀態時時提醒著我除修好自己外,要與周圍的同修共同提高上來,這才是師父所想看到的。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只是層次與境界的不同。悟到了我仿佛覺的置身事外,那虛榮心,執著自我的心化為虛無,而內心充滿著對同修的理解,寬容,那種被無邊法理深深包容著,只能心領而不能言表的感覺,我想只有真正實修過來的同修,才能體會到的在整個修煉的過程中就是一個「修」字。在日常生活中,能否時刻記著自己是一個修煉人,能否記住時時事事修自己的一顆顆人心,並能使自己逐漸的達到法對自己不同層次的不同要求。然而並不是每一關、每一難都是這麼好過,那種剜心透骨去執著的修心過程,也曾一次次讓我在法理與人念間徘徊,逗留。

那時候隨著周圍同修的穩步提高,我想找原來的協調人切磋,可是沒等開口,她早已準備一些同修的傳話:有人說你想當領導了,有人說你有幹事心了,你說話口音別人聽不懂……。說真的,當時家人都配合我,我幾乎成了在家的專修弟子。那時我總感覺時間不夠用,想想師父九二年就開始傳法,而自己九七才得法,得法的初期,由於自己不精進所浪費的時間,隨著不斷的一遍又一遍學法,總感到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每天加緊學法,煉功,做資料,做協調,並寫出一些修煉體會投稿明慧,一天就是三件事,我想我不但自己做好修好,我還要喚醒周圍的同修共同提高。那時我有足夠的信心,我也能感覺到師父給予我的無量的智慧與能力,我覺的每天都很充實,我能體會到自己溶在法中的愉悅,因為我知道在與同修的接觸中注意向內找,修去不符合法的地方。

聽著同修的這些傳話,我想到協調中的阻力與矛盾,人心的摩擦與碰撞,我知道問題出在哪,知道問題出在哪個同修身上,因為她在背後對別的同修說了很多有關我的閒話,當時我只想那些不該說的閒話,只有同修在法上提高了才能自生自滅,否則這個閒話去了又生另一閒話,但是那些不好的人心、念頭還是不自覺的湧上心頭:我這樣跑來跑去到底為了甚麼?我不就是幹修煉人的三件事嗎?假如我連幹三件事的心沒有還叫修煉人嗎?委屈心、怨恨心、求名的心、憤憤不平的心都在「真善忍」面前暴露無遺。

「找她論理去」,「不,師父說過,‘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她們給你傳的那些話在同修中會造成不好的影響」,「那也不能去,她們只是一時的狀態,不能給舊勢力的離間留下藉口」。變異的觀念的假我和同化大法的真我就這樣在較量著,當師父講的失與得的法理又一次在腦海裏出現時,那個後天觀念形成的假我已溶化在無邊的法理中了。是啊,沒人給我製造這些矛盾,沒人幫我提供這樣的修煉環境,如何暴露又修去這些人心與變異的觀念呢!這真的是一舉四得。這對於一個需要全身心同化真善忍的生命來說,這無邊的大法的威力真的就像一爐鋼水掉進一塊木頭渣。沒有了委屈,沒有了怨恨,源於法的那種祥和包容著我,讓我誠心的道一聲:師父辛苦了!謝謝同修!後來我找到當時的同修,把所結的所有扣子通過法理一個個解開,同修說:這都幹了些甚麼事,這事發生在常人身上該幹架了。我祥和的說:不會的,因為我們都是修煉人!

在幾年的修煉中,師父為我承受和付出了我知道和不知道的許許多多,無量心血。我沒有甚麼大起大落的修煉故事,一直穩步的走在師父安排的路上,我的修煉捷徑是多看書,向內找,遇到任何的所謂矛盾,魔難,首先問自己:為甚麼出現這事情?師父點悟我修甚麼呢?再就是對於每個問題的出現都以修煉人的心態站在法的基點上,站在正法的角度來考慮,不逃避,不落下每一個昇華的機會。最後就是不要在一個問題上打轉轉,不管問題出在哪裏,都需要自己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其實整個修煉的過程是生命的境界提高與昇華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如果能放的下自我,讓自己學會時時溶於法中,那種超凡脫俗的感覺真的是樂在其中。

四 一切隨機而行 走出自己的證實法之路

我們正法修煉沒有榜樣,沒有便車,更不是大幫哄。迫害開始的時候,我得到的真相資料不多,我就和同修一起到複印社去複印,後來複印社迫於中共的淫威不給複印,我就自己手抄資料,做漿糊貼出去,看著周圍站滿看真相的人群,我一次又一次感佩師父對宇宙眾生那洪大的慈悲,後來外地同修給我帶來真相模子、紙、不乾膠、油墨,我開始了自己製作真相資料的第一步。

其實師父在我們開始修煉時,就在每個人的體內體外下了許許多多的機能和機制,我們修煉中的一切都在隨機而行,體現在三件事中,無論我們做甚麼,無論怎樣做,關鍵看我們的用心成度,只要我們去做,我們的智慧要多少有多少,一切盡在其中,真的是各取所需,「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我在做三件事上,沒有太多的侷限,無論何時何地,無論自己走到哪裏,都去責無旁貸的做好大法弟子該做好的一切。我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的動力源自於師父的諄諄教誨,我體悟到生命的意義在於同化大法,修煉的每個過程就是讓自己的生命在所有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中不斷的去同化法,不斷的去實踐宇宙法理「真善忍」。

修煉中,一路走來,想想師父浩蕩的洪恩,博大的法理,那種源於生命深處的感動,讓我常常面對師父的法像無言以對,有時張著嘴,卻說不出一個字來,只深深喊一聲:「師父,您好!」弟子只有不斷的明析法理,不斷的去修正自己,抓緊時間救人,走好最後的偉大的助師正法之路,以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