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監獄:成都市新津洗腦班(三)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五日】四川省政法委、「六一零」與成都市「六一零」聯辦的新津蔡灣洗腦班,惡徒們在飲水、飯菜下毒、欺騙伎倆等精神上迫害大法弟子的同時,從肉體上使用各種酷刑殘害大法弟子,妄圖以暴力強制學員放棄「真、善、忍」信仰。在此列舉其殘害手段之二、三。

二、施暴、不准睡覺

通宵不准大法弟子睡覺,罰站、銬在座凳上,強迫學員放棄信仰。洗腦班惡徒王洪強、黃忠智、徐丹等,事先在一間屋裏的牆壁上貼滿了誣陷大法的掛圖,然後分別對拒絕放棄信仰的大法學員宿剛、駱長勇、王小松、謝海峰等單獨弄到屋裏,通宵不准他們睡覺,甚至毆打,仍達不到目的。惡徒王洪強、徐、黃忠智、陳樹濤、何××(洗腦班伙食司務長,新津人,曾當過武警,是洗腦班暴力毆打大法學員的主要兇手),6、7個惡徒一起上,拳打腳踢,把大法學員打的不能動彈後,強行拉大法學員的手,在事先寫好的放棄信仰的所謂「轉化書」上摁手印,並邪惡的說:「你不‘轉化’,我們幫你認識,現在你已經‘轉化’了,我們把你的‘轉化’書和你的姓名、地址、照片全部發到明慧網上,你已經不能修煉了。」同時加大投毒量,調來國安、國保酷刑逼供,毒打折磨,林小全、蔣雲宏被惡徒打成重傷。

三、注射毒藥、野蠻灌食

大法學員以絕食反抗邪黨利用非法組織洗腦班對大法學員的酷刑折磨、迫害,惡徒們就以野蠻灌食、同時輸入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繼續進行更殘酷的迫害。絕食的大法學員此時既要承受毒藥發作時的痛苦,又要承受野蠻灌食時那撕心裂肺的痛苦,邪惡之徒的目的,是從肉體上讓受迫害者在經歷萬分痛苦中放棄「真、善、忍」信仰。

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注射到大法學員身體內,造成意識不清、神志恍惚。被關押在這座黑監獄長達1年零3個月長期遭受非人折磨的成都大法學員譚紹蘭,就是被注射不明藥物,2005年1月5日從洗腦班出去時已意識不清,不認識人。

因灌食插破氣管、食道而致人傷殘、死亡的事經常發生。新都的劉生樂、雙流的李曉文老人、鄧淑芬老人等均是被野蠻灌食、注射毒藥而迫害致死;洗腦班一工作人員曾透露,2004年12月中旬,一不知姓名的大法學員就是被灌食而死亡的,由於嚴密封鎖消息,死者姓名無人可知;成都大法學員李曉君一口上牙被撬掉;新津大法學員詹敏被綁在木板上,並將手、腳固定在木板上不能動,鼻孔、尿道都插上導管,幾天幾夜不鬆綁、不能動彈,被折磨得乙肝復發。大法學員余芙昭被插傷食道,同時還被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導致她多次休克、尿血、小便失禁,還被惡徒毒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