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定興縣李鬱莊洗腦班零二年惡行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河北省定興縣緊跟中共江氏邪惡集團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在李鬱莊搞所謂的「轉化班」(即洗腦班)強制洗腦,闖入家中或從幹活的地裏綁架法輪功學員摧殘迫害。以下僅是李鬱莊洗腦班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幾例,冰山一角。

二零零二年秋收時節,正在忙於秋收種地的大法弟子馬雲梅、耿金柱、耿明、馬樹惠等正在地裏幹著活,邪黨惡徒們把他們綁架到李鬱莊洗腦班利用各種刑具行惡、強制「轉化」,失去人性的瘋狂的毒打,用電棍、木棒、吊銬、橡皮棒等,旁觀的人看了都被嚇得臉色蒼白,縮成一團,連伙房的大師傅因看不了這些而辭職。

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們被打的一個個沒了人像,鼻青臉腫,身體腫的衣服都包不住了。就這樣,他們還被銬在床上,不許上廁所。其中馬樹惠已不省人事了,也被銬在床上,屎尿拉了一褲子,等馬樹惠甦醒過來後,已神志不清了,吃樹葉、喝髒水。

突然一天說來檢查的,被打的嚴重的大法弟子被藏在伙房裏不許出來,幾個傷勢有所好轉的大法弟子被洗了澡換上乾淨的衣服,等著檢查。洗腦班頭目李平對大法弟子說:「如果你們敢說出去,我活剝了你們的皮。」

在李鬱莊洗腦班的邪黨惡徒就是每天想詭計迫害大法弟子,當年輕的大法弟子溫洪軍、楊傑等被綁架來時,惡徒李平一看說:「嚯,來了兩個小伙子,好經打啊」,很粗的木棍都打斷了,溫洪軍的腿被打的直淌血,嘴也吐血,渾身上下被打的爛糟糟的。來時紅光滿面的溫洪軍,不到半天時間,就沒了人樣,不省人事了。

突然一天晚上了一輛小轎車,惡徒李平緊張的對大法弟子說:誰敢把打溫洪軍的事說出去,還是那句話,我剝了他的皮,並威脅溫洪軍:如果你敢說出去,我們把你拉出去活埋了,如果有人問,你就說,你尿血,是腎炎,你吐血是肺炎,是法輪功沒治好你的病。兩個邪惡之徒架著溫洪軍造假。

大法弟子田福英被綁架到洗腦班後,被吊在房樑上好幾個小時,田福英的丈夫找到洗腦班說: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們沒犯法,不許打好人,洗腦班的邪黨惡徒聽了惱羞成怒,將他一頓毒打後轟出大門,沒讓他進門。

打人兇手馬凱華、李愛軍、李平,將長時間吊掛的田福英放下來,逼迫她立刻跑步,跑不了就用棍子不分頭上腳下的一通暴打,打的渾身是傷,並把她銬在死人床上,大小便不許上廁所。在冬天時,洗腦班惡人把田福英的衣服扒掉,扔到外面凍著,在夏天把她銬在大樹上曝曬。

大法弟子牛樹敏被綁架到洗腦班後,幾個邪惡之徒把她打的不省人事,強行給她輸液,趁牛樹敏昏迷之時,幾個邪惡之徒還耍流氓,在她的身上亂摸。

大法弟子仁玉蓮每天都被邪惡毒打,被打的遍體鱗傷,體無完膚,邪黨惡徒逼迫她誹謗大法,她不配合,被邪惡打的眼冒金星。

河北定興被迫害致死致殘、家破人亡、流離失所、非法判刑、勞教、罰款的大法弟子數以千計,有據可查,件件記錄在案,那些參與迫害的邪黨惡徒罪責難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