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大楊樹地區大法學員被迫害致死實例(二)

劉岩、楊宇新母子被迫害致死案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內蒙古鄂倫春旗大楊樹鎮的劉岩一家四口,三年之中,全部被當地「六一零」惡徒、惡警迫害致死,僅剩一兒媳,也一度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母親被迫害致死 父親憂鬱而亡

劉岩,女,55歲,內蒙古大法學員,內蒙古鄂倫春自治旗原大楊樹鎮工商銀行職員。因煉法輪功被綁架、騷擾。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初,劉岩在家中被惡警綁架到大楊樹林業看守所(森林監管大隊),非法關押三個月。此後,當地片警經常去她家裏騷擾。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晚,劉岩張貼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資料,被林業派出所所長呂敏軍等人再次綁架,關押在林業看守所(森林監管大隊)三十六天,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和迫害,出現嚴重病狀。兒子楊宇新向政保大隊隊長呂文起反映母親的身體情況,呂文起仍不放人。後來,楊宇新被迫交了罰金五千元,劉岩才被放回家。此時劉岩已被迫害的身體極度虛弱,不能行走,是家人用車拉回家的。

七月十九日晚,林業國保大隊長呂文啟帶人再次闖到家騷擾。由於長期遭受迫害,精神和肉體遭到嚴重摧殘,致使劉岩於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

劉岩死後,其丈夫在沉重打擊下,不到半年也鬱鬱而終,淒慘離世。

獨生子楊宇新被迫害致死

劉岩的獨生兒子楊宇新,於一九九六年就開始和母親劉岩一起修煉法輪功了。法輪功祛病健身成效極為顯著,又提升人的道德水準,因而吸引了眾多民眾。那時,劉岩母子經常到大楊樹鎮林業局「三用堂」(林業局老幹部活動室)和大家一起煉功。而一九九九年七月,邪黨公開迫害法輪功後,「三用堂」被查封,母子倆只得回家煉了。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晚八點左右,鄂倫春旗大楊樹鎮街西派出所片警德能山帶領莫力達瓦旗「六一零」主任張世斌及劉福清、敖力強、王寶娟等人,闖入家中綁架了剛新婚一個月的楊宇新、甄海燕夫婦。綁架楊宇新時,惡徒張世斌竟用手槍抵著楊宇新的頭部,四、五個惡人將他抬到車上,送到大楊樹鎮西派出所。隨後惡人進行非法抄家。後來,張世斌又將楊宇新、甄海燕關押在莫力達瓦旗看守所。

九天後,惡警強行將楊宇新劫持到洗腦班(張世斌家就是洗腦班所在地)強行「轉化」。楊宇新不配合,張世斌氣急敗壞的當著眾人的面指著楊宇新說:「不‘轉化’,我讓你火化。」隨即將楊宇新拉回到看守所非法關押。楊宇新堅持要求無罪釋放,獄警指使號裏犯人毒打他,楊宇新開始絕食反迫害。

在非法關押期間,惡警對楊宇新實施過多種酷刑,一種叫「過水橋」酷刑,就是用多桶涼水從頭部一直澆到腳部,直至沒有知覺。莫旗「六一零」頭子張世斌指使犯人拿牙籤從楊宇新腳趾縫裏扎進去,其狀慘不忍睹。張世斌還指使犯人毒打楊宇新,把他的胳膊打的青一塊,紫一塊。楊宇新開始還穿著短袖,張世斌怕暴露其邪惡手段,逼楊宇新穿上長袖來掩蓋其犯罪的事實。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七日下午,楊宇新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一歲,遭綁架後不到三個月。

明慧網後期報導:大楊樹法輪功學員楊宇新因不放棄修煉,在莫旗看守所絕食抗議一個月左右,被送醫院遭到野蠻灌食致死。

在楊宇新被迫害期間,他大舅哥去看守所探視他,兩次惡警都不讓見,死後惡警才給家屬打電話。家屬要求驗屍,查明死亡原因。楊宇新被迫害前身體健康,身高1.85米左右,體重170-180斤之間,而他被迫害致死時,體重僅有七、八十斤重;當時楊宇新的遺體被冷凍在殯儀館,遺體張著嘴,頸上有烏黑痕跡,雙手抱在胸前。這些足以證明莫旗「六一零」迫害楊宇新的事實。

全家只剩兒媳甄海燕 幾被迫害成「植物人」

楊宇新夫婦被綁架後,甄海燕遭惡警勒索五千元罰款後被放出。在楊宇新被迫害致死後,甄海豔拒絕在火化丈夫遺體的決定上簽字,莫旗惡警於是強行將楊宇新遺體匆匆火化,以達到毀屍滅跡,銷毀罪證目地。

甄海燕準備就丈夫被迫害致死一事上告。莫旗「六一零」惡徒於是伙同鄂倫春旗大楊樹鎮街西派出所惡警德能山等人,於二零零七年九月十日下午綁架甄海燕,綁架的惡警公開說:「你不是上告嗎?告就抓你。」

甄海燕被惡警迫害致抽風、無法行走。在這種情況下,惡警硬是用擔架抬著把她劫持到興安盟紮旗圖牧吉勞教所。莫旗「六一零」為了逃脫殺人的罪責,與內蒙古圖牧吉女子勞教所相互勾結,企圖長期把甄海燕關押迫害,不顧甄海燕的生死安危,就是為了封住甄海燕的口。直至甄海燕幾乎被迫害成「植物人」後,圖牧吉勞教所才放她回家。即使這樣,圖牧吉勞教所惡警還經常打電話,騷擾甄海燕及其家人。

零八年七月三十日,德能山、莫旗六一零人員十來個人再次闖入甄海燕家,圖謀綁架她,因為她沒在家,惡徒的陰謀沒有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