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平山縣白風海被中共多次劫持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今年,中共藉口「奧運」,造謠法輪功要鬧事,又掀起了一波對大法弟子的迫害。2008年7月20日,公安局封慶芳,派出所李清亮,縣廣播局楊彥朝、王文平,鎮政府人員等共十幾人闖到白風海家,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搶走了他的電腦、衛星電視接收機器、師父法像等。

幾年來,中共定了幾個所謂的「敏感日」,每到這些日子、中共不法分子們就製造種種藉口,胡說甚麼:「法輪功要鬧事」,「要去北京」等等,藉機對大法弟子們非法監視、抓捕、拘留、判刑、敲詐勒索等。特別是今年,藉口奧運,更是把大法弟子們視為頭號敵人,瘋狂的鎮壓。

白風海是河北省平山縣東回舍鎮侯家莊村大法弟子,今年63歲。1998年年底修煉法輪功。學法三個月,他多年治不好的眼疾,胃病、口瘡、嘴唇裂口流血等幾種頑疾不知不覺消失了。而且家庭和睦,身心健康,心情愉快,事事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一個更好的人。

中共造謠、誣陷、迫害法輪功。白風海為了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為師父洗冤,於2000年10月23日,依《憲法》規定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北京惡警劫持,綁架到河北駐京辦事處。當晚由平山縣公安局政保股長封慶芳和肖隨龍等三名惡警劫持回縣公安局。

第二天,回舍派出所所長王小燕又把白風海劫持到回舍派出所,非法銬了三天。期間,王小燕等人去白風海家非法抄家,把大法書、錄音機、磁帶等物品洗掠一空。白風海又被劫持到公安局,惡警仇書國把他綁在長條椅子上,兩手拉開抻直銬著。用高壓電棒電他的嘴,逼問去北京是誰組織的;材料是哪裏來的;白風海堅定的一直不配合惡人,只告訴惡警:大法使我身心受益,我就是去告訴人們真相,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惡警甚麼也沒有得到,就把他送進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多月。惡警封慶芳向家人勒索了2000多元人民幣,白風海才被釋放。

2000年12月31日,白風海在家中又被東回舍鎮政府邪黨人員杜更牛、張挪挪、派出所所長王小燕等十幾個人,在村幹部白明亮帶領下,綁架到鎮政府。晚上7點在寒冬下讓他抱著大樹銬了1個多小時。然後又弄到屋裏,一個惡警(後來知道是縣公安局的)用小板凳毒打,逼其放棄大法。打一陣問他還煉不煉,白風海回答:「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煉?煉!」惡人們打累了,就在鎮政府辦公室銬了他一晚,由張挪挪、杜更牛看守。第二天由派出所惡警李清亮把他扭送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了60天。白風海只因修大法做好人,就連過團圓年的權利也被中共剝奪了。

特別是2001年5月31日,東回舍鎮政法委書記魏玉堂和村幹部等十幾人,找到白風海家裏欺騙他說:叫你去鎮政府統一念一個文件,學完後就回來。結果一上車就把他劫持到平山縣六一零在裏莊兵營設的洗腦班。堂堂的中共幹部,竟在光天化日之下以撒謊的伎倆欺騙農民。當時旱地麥子都已經上場了,而「六一零」的暴徒們反而污衊:「說你們煉功人自私,農忙不幹活,到這裏來吃自來食。」強迫他們在炎熱的水泥地上搞甚麼軍訓,直到白風海暈倒了才罷休。在這裏,他們十幾個人住一間屋子,而且惡徒們還故意把窗戶玻璃打碎,放進蚊子咬大家,沒有電扇。吃飯、喝水、大小便都在屋裏邊(有糞桶)。吃的六一零暴徒們的剩飯,有時三人吃一個饅頭。

中共的不法分子們把白風海劫持後,家裏人一直沒有他的音信。妻子原來就有病,由於白風海被綁架、驚嚇後使病情加重,最終精神完全失常。親友鄰居都不得安寧。後來,親友們打聽到白風海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就把病人拉到了洗腦班。可憐啊,幾十年的妻子竟不認識自己的丈夫。「六一零」副主任侯聰利還惡狠狠的說:「你們不是說你們做好人嗎?看看把老婆都管成這個樣子了!」親友們說:病人原來不是這樣,是最近才弄成這個樣子的。你們行行好,放風海回去吧。中共從來就不管我們老百姓的死活,「六一零」暴徒們更是沒有人性,根本不理睬親友們的央求,更不放風海回家。

後來邪黨縣委下達任務,縱容「六一零」招募的社會閒散人員(一幫20多歲的小青年)不惜任何手段「轉化」法輪功學員。並許諾「轉化」一個給安排一個人工作。10月份,天氣已經很冷了,晚上把白風海拉到院子裏罰站,每隻鞋中間放棗大的一個石頭子踩著,每隻手舉起一個小板凳,疼痛難忍,一直到天亮。還不時遭到六一零暴徒張新剛、檀志傑的打罵。而惡人們卻穿著棉大衣,烤著火。白風海在罪惡的洗腦班被非法關押了170多天,於11月下旬被釋放。

相關責任人
姓名 籍貫 現工作單位
封慶芳 下槐鎮柏嶺村 公安局
肖隨龍 平山鎮孟堡村 公安局
王小燕 古月鎮洪子店村
杜更牛 東回舍鎮河西村 東回舍鎮政府
張諾諾 東回舍鎮西回舍村 東回舍鎮政府
李清亮 東回舍派出所
魏玉堂 平山鎮南澤營村 東回舍鎮政府
侯聰利 古月鎮西洪子店村 六一零
張新剛 平山鎮新安村 檢察院
檀志傑 平山鎮煙堡村 公安局
楊彥朝 南甸鎮史家莊村 廣電局
王文平 孟家莊鎮西岸村 廣電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