兌現史前誓約,不負師尊慈悲苦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以往四屆書面交流會我都沒有投稿,想寫又沒動筆,總覺的自己修的不好,想說的同修們也都說了,這種種人心不斷往出返而又沒抓住它、去掉它,從而一次又一次的失去了這一神聖的證實法、修去人心的好機會。現在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會來臨了,我想,這次可不能再錯過了!師父正法已到了最後的最後了,作為大法弟子,我知道,時間很緊,我們真的要抓緊做好才能不負師尊對我們寄予的厚望!下面我就簡要的談談的我的修煉經歷和體會,不足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師尊巧安排,弟子喜得大法。

九六年的一次朋友聚會,我在朋友家很「偶然」的看到一本書──《中國法輪功(修訂本)》,我隨手拿起來看,師父的講法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我──這不是一般的氣功書。我決定借回家去仔細看看,因書是朋友父親的,我拿回家看了一遍後就還給了朋友。後來這事兒好像就慢慢忘卻了,直到九七年上半年,我父親開始學大法,讓我也來學,教我煉功動作,並帶我到他們單位提供的煉功點參加集體學法煉功。父親是個懶散的人,經常遲到,煉功點的輔導員就招呼他說儘量不要遲到,父親跟我說:「都退休了,還受這約束……」,於是就回家自己煉去了,再也沒參加集體學法煉功了,而我呢則堅持到煉功點學法煉功,這麼好的功法,這麼好的環境,怎能不珍惜呢?在學法點都是退休的老年人,就我一年輕人,平時我要上班,到週末時,我就到煉功點集體學法煉功,回單位時自己在單位學法煉功。

剛開始時,覺的煉功很苦,盤腿時那種疼痛真的很難忍受,但後來突破後慢慢就好了,也不怎麼疼了。記的有一次煉功時,我痛的前俯後仰,腳都是紫色的,渾身冒汗(那時是夏天),心裏也非常難受,老想著,怎麼這時間還沒到啊,越想呢就越痛,持續的痛,我很想把腿拿下來,但想到師父在《轉法輪》中的講法:「有些人盤腿怕疼,拿下來了,不想堅持。有些人盤腿時間稍微長一點,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來,白煉。一盤腿疼了,趕快活動活動完了再盤,我們看這就不起作用。」和「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於是我對自己說,再忍忍吧,你痛就痛吧,放鬆點。還別說,當我把那個心放下之後,我的腿就不怎麼痛了,心裏也一下子輕鬆許多,就這樣到煉功結束。煉完功後把腿一拿下來,我感覺非常的輕鬆,渾身輕飄飄的,無法形容的美妙感覺,自那次煉功後我就更能吃苦了。就這樣煉了一個月左右吧,我身體所有不適都好了,渾身是勁,心態平和,而在這之前我是個脾氣暴躁的人,並且身體也不好(九三年出過車禍,落下了很多疾病),如腰部舊傷(平時經常腰酸背痛,陰冷天更甚)、尿血、酗酒導致的胃病、抽煙導致的肺部陰影等,煉功以後我把煙酒都戒了,身體所有病狀都沒了,這只是身體的受益,最重要的是,法輪大法讓我明白了人來在這世上的意義,法輪大法讓我變成了一個新的生命,讓我無比幸福的沐浴在這浩蕩的佛恩之中!

二、巨難之中跌倒,師父慈悲再度

九九年七月的一次集體學法煉功是我這一生記憶最深、最為心痛的時刻,那情景至今歷歷在目。當時輔導員告訴我們說,政府不允許我們煉功了。這讓在場所有的學員都感非常震驚和深深的遺憾,這麼好的功法怎麼就不讓煉了呢?!這次學法煉功後大家無奈的收拾收拾自己的坐墊就解散了,我把坐墊還留在那兒,心裏期盼著不久的將來又回來煉功!然而事情並非我所想像的那麼簡單,緊接著,中共邪黨電視裏鋪天蓋地的對大法的謠言攻擊每天不斷的播出,整個世界頓時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我明白,這決不是真的,政府決對搞錯了!曾有一段時間,我竭力和所接觸的人們講著真相,講自己的修煉體會。然而在邪黨壓力下,加上自己學法不深,又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當時我還真就停止了學法煉功。單位讓交大法書時,我還愚蠢的把父親的《轉法輪》及自己買的師父在國外講法的兩本書連同掛在客廳的師父法像、法輪圖形也一併交給了單位,而將自己的一套精裝《轉法輪》和師父在國外講法的另外幾本書則偷偷藏了起來,單位讓填表格時玩文字遊戲,說甚麼「擁護某某黨的正確領導」,現在想來真的很心痛,這都是走的舊勢力安排的路,這是我修煉路上的最大恥辱!我決不能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這是舊勢力對大法、大法弟子犯下的大罪!

我這一停就是近三年的時間,我浪費了三年的寶貴修煉時間哪,多麼可惜啊!在這三年間不斷有同修提醒我繼續修煉,當時我已經是個常人了,抽煙喝酒賭博甚麼都來了,執著於常人的名利情而喜而憂,當然身體的各種病也來了,非常的痛苦啊,也很想再次修煉啊,可是迫害還在繼續,執著於怕心,又看不到師父新經文,也沒有修煉的環境,所以遲遲沒有進來,直到有一天,在一同修家看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光盤後我才決定從新修煉。

這一切看似簡單,現在才知道,這都是師父慈悲,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而一次又一次的給我機會啊!

三、破除舊勢力阻礙,突破家庭關

剛開始走回來我人心太重,干擾很大,學法只能偷偷的在房間裏學,後來被家人發現了,家人出於害怕就想阻擋我,於是我借此機會對他們講真相,然而自己的各種怕心很多,干擾一直不斷(現在明白這一切都是針對我的心來的,師父曾說過,發生在大法弟子身邊的事情都不是無緣無故的,都與自己有關係,很多事情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為了學法煉功的事我經常和家裏人爭吵,好像我修煉與否得經過他們同意似的。有一次妻子和我鬧彆扭,她把我的《轉法輪》藏了起來,後來我問她把我的書怎麼了,她說給扔了。我追問她大法書的去向,她就是不說,這下我急了,我強抑內心的悲憤,嚴正的對她說:「你知道嗎?大法書對我非常重要,比這世上任何事情都重要,比我的生命都重要!」她當時聽我說的那麼嚴重,於是就告訴了我藏書的地方,以後她就再也沒有動我的大法書了。沒過多少日子,我岳父母和父母四人同時來作我的「思想工作」,給我施加壓力,妄圖讓我放棄修煉,但他們沒有任何正當理由,只說政府不讓煉了就不要煉了。我對他們說:「大法哪有不好?教人做好人,又對身體有好處,多好啊,為甚麼不讓煉了?」他們說不出來啥,看我說不通就四個人用各種不是理由的理由同時給我施加壓力。然而我知道,在這世上我甚麼都可以放棄,但我決不能放棄修煉法輪大法!於是我對他們說:「沒有人能讓我放棄,除非我死了!」就這樣,他們放棄了對我的勸阻。自那以後,沒有人再來阻礙我學法煉功了。師父說過:「你說你必須堅定不移,這樣的心,到那時候你真能堅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為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上去了。」(《轉法輪》)當時我在法理上並不清晰,只知道大法好,我決不能放棄,所說的話也是帶著很強的人心去說的,但師父看到我這顆堅定的心,就讓我過了這一關。

四、兌現誓約助師正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

通過學法,我明白了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是師尊賦予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我得按師父說的去做!然而我該如何做呢?那時與出來講真相的同修很少接觸,也沒有交流過,當時我還真不知道怎麼做才好,但師父看到我有這麼一顆心,師父就讓我在同修家拿到了不乾膠真相粘貼,於是貼不乾膠是我走出去的第一次,記的那時我是在抑制不住的顫抖中貼完的(修煉前我是個很膽小的人)。做了這次後就沒做了,只是每天堅持學習師父的經文,心裏也在琢磨著怎麼講真相。沒過多久,一個往水泥電線桿上噴字的想法從我腦子裏冒了出來,於是我用打印機在較厚的紙上打字並刻出模板,然後一個人半夜裏騎著自行車在街道邊的電線桿子上噴了十多條標語,剛開始噴時也是哆哆嗦嗦的很緊張,噴了幾條後就好多了。那會兒我們城裏同修很少有出來講真相的,我很希望這樣做能讓更多世人在一走一過中了解大法真相,同時也希望讓同修看到從而能加持他們走出來講真相。然而第二天我騎著車去看這些標語時,大部份已被各單位塗抹掉了,聽單位上的人講是接到「六一零」的通知後才抹掉的,當時我心裏很不是滋味,同時也感到了很大的壓力,出於怕心,做了這一次後我又沒做了,其實當時如能堅持下去,那效果肯定是非常好的。後來我就採用打印資料郵寄的方式講真相……,就這樣,在師父的指引下,我一步一步的走了出來。通過不斷的學法,心性也在不斷的提高,怕心也越來越少了,講真相的事也由被動變為主動了。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們本地證實法的形式也在發生變化,走出來講真相的同修也多了起來,而那時我們的真相資料來源於外地,每次都不多,大老遠的去接也不怎麼方便,而我九九年就開始接觸電腦了,懂些電腦知識(現在想來,這都是師尊的安排),並且那時我已學會突破封鎖上明慧網下載師父經文和真相資料。於是在一次「很偶然」的機會中,我認識了幾位同修,並由此「很自然」的組建了一個家庭資料點,我們自己做自己發,風霜雪雨都不能阻礙我們證實法救眾生的腳步。到二零零五年時在協調人的幫助下,我們又組建了一個大一點的資料點,能夠供應數十人的資料,現在在師尊的呵護下一直平穩的運作著。其間也有不少家庭資料點相繼建立,相互間並不知道,大家就按照師父的要求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情。

五、堅定的信師信法,學好法、發好正念你就無所不能

「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師尊在各地講法中經常強調學法的重要性和發正念的重要性,在講法中,師尊明明白白的告訴了大法弟子該怎麼做。作為大法弟子,師父怎麼說,我們就應該怎麼做,否則甚麼都談不上啊。你真的信師信法,你真的正念足,師父就甚麼都能為我們做。

在這些年做資料的過程中,我悟到,重視學法,用心學法,保持一個祥和慈悲的心態才能做好資料。大法弟子做出來的資料不同於常人的白紙黑字,那是除惡救人的法器,心態純正做出來的資料才會閃閃發光,眾生才會珍惜,才能解體盤踞在眾生空間場中的邪惡,從而救度更多的眾生!

在製作真相資料過程中,師尊也賜予了弟子很多智慧,讓我見證了很多神奇的事情。很多技術根本就沒有學過,然而當學好了法,真正按照師父的要求在做的時候,那麼你真的需要解決甚麼問題就能解決甚麼問題,那智慧像泉水一樣,源源不斷的往出湧。例如刻錄VCD和DVD,我都是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學會了,製作PVC護身符也都是看一遍明慧網上同修的文章就會了,還有不少軟件都是學都沒學過,拿來就用,並且一用就成功;計算機、打印機出了故障時也是一樣,擺弄一會兒,突然就會冒出一個念頭,是不是這兒有問題啊,一弄還真的好了,有時怎麼弄好的都不是很清楚。而有時自己沾沾自喜,以為自己技術如何如何時,同樣的技術問題用同樣的方法還不一定能解決。在技術方面,我還體悟到,善待我們證實法的法器也很重要,它們也是為法而來的生命,如何安排好它們的工作也是須要我們去考慮的,有的同修做資料時連續不斷的讓它做,很可能它會承受不了,師父在《轉法輪》中有這麼一段講法:「給你弄多了,你承受不住,吃苦吃的太大你就不能修了,就是這個道理」。修煉人況且如此,何況我們的法器呢,它承受不了這苦時就可能「不能修了」,它就要燒主板或者燒噴頭等,所以,我們作為大法弟子,方方面面都要考慮好,安排好,在證實法的路上越走越佳。其實,大法弟子的所有技能都是師尊賜予的,是正法的需要才安排弟子們掌握相應的技術的,在證實法、救眾生的過程中,每一個環節都非常重要,只是分工不同而已,威德都是一樣的。

在這些年的修煉中,有不少事讓我體會到正念的強大威力。在此我想談一下退黨方面的一些體會。自二零零四年底《九評》問世後,我很快在退黨網站上退出了邪黨,到二零零五年下半年時我以各種藉口不參加邪黨的組織活動,零六年我不再交黨費了,那時邪黨搞的「保鮮」活動我也不參加,當時感受到的壓力很大,單位邪黨書記在開展「保鮮」會上說的話很邪惡,威脅著與會的每一個人,淋漓盡致的體現了邪黨的流氓本性。然而我是一個大法弟子,是按照「真、善、忍」標準修煉的人,怎麼能配合邪惡去做這些事呢!於是每次在他們開會時我就不斷的發正念清除共產邪靈和中共邪黨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讓寫材料我就不寫,在黑板報上每個人都貼了他們的體會,唯獨沒有我的。看到這些害人的東西,我也不能允許它們存在,單位掛了橫幅在辦公室的陽台上,我就用剪刀剪開個口子,同時經常發正念清除它,沒多久,橫幅就被大風給刮斷了,而黑板上他們貼的體會我每次經過時就扯一些,對於大街上滿街的邪惡標語我就半夜裏起來拿剪刀邊發正念邊剪,還有些學校也有不少邪惡標語,我也是用剪刀、刀片解體它們。在做這些事時雖說心裏也有些緊張,但在師父的呵護下,每次都很安全。

到了零七年上半年,單位邪黨書記因我不參加邪黨活動和不交黨費又要找我談話(此前已有多人找我做工作),那時我聽到這消息心裏不由的又緊張起來,真的在發抖,感覺好冷似的,我想,這是怎麼啦,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怎麼能怕邪靈呢?我在心裏請求師父加持弟子,很快,我渾身充滿了能量,身體暖和起來,也不再緊張了。自己也針對單位邪黨書記不斷的發出強大的正念,然後我就堂堂正正去了邪黨書記辦公室,一見面時,我明顯感覺到了他很緊張(是另外空間操控他的邪惡東西害怕),說話也明顯氣息不穩,他連忙叫組織委員和一名支部委員過來,我只管發正念,整個談話過程就十多分鐘,他們做我工作,要我補交黨費,或者寫申請退出。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退黨不是你們說了算,那是我的選擇,我也不會寫退黨申請。但後來我還是說,我考慮一下再給回覆吧,就這樣我後來也沒給答覆。

到了零七年下半年,單位通知我要我下午到上級單位人事部門去開會(其實是騙我),我問啥事,他們說不知道,我說誰來的通知,他們告訴了我,我一個電話打過去,那人也含含糊糊的說縣委組織部門的某書記找我談話,我明白了,原來如此,又是這事兒,當時心想,去還是不去呢?最後還是決定去了。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老是迴避這問題,我必須去面對它、解體它,不能老讓這事來干擾我!中午,我就此事和個別同修切磋了一下,並請倆同修幫忙發正念。到了下午,在上級部門的一位小伙子的陪同下我去見那位書記了,一路上我發著正念,心想著,師父和護法神就在我身邊,我渾身充滿了解體一切邪惡的正義之氣。剛和那邪黨書記見面時,她看起來有點居高臨下的樣子,但我並沒有害怕(心裏還是有點緊張,畢竟是到了邪惡的黑窩),我穩住心神,直視著她,對著她發正念,在師父的加持下,很快,我的正念越來越強,談話過程中我不斷揭示著邪黨及其黨徒的弄虛作假和腐敗等,我誠心的跟她說出我的心裏話,啟發她的善念,引起她的共鳴,後來她都不知道說甚麼好了。我說,在單位,我是骨幹,又是幹部,工作認真負責,成績突出,真的很想幹一番事業,但本人不會吹牛拍馬、不會送禮(因為修煉了),多年來一直得不到重用,我已看透了這一切,現在我只想做一個普通的人,過平靜的生活,不想參與任何政治活動。後來這位書記還是不想讓我退出,說甚麼邪黨就需要我這樣不求名利的人等,讓我再考慮考慮,我說,都這麼些年不交黨費了,我也想了很多年了,我已經決定退出了。至此,談話結束。就這樣,在師尊的呵護下,我徹底的解體了邪靈因素對我的干擾。

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在修煉中會遇到很多事情,遇到事情時你怎麼動的念,你要怎麼做,如果都能用大法來衡量就一定能做好。當然,修煉並不像說的那麼簡單,能遇到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肯定與自己修煉提高有關,與修煉無關的事情師父也決不會允許它無故出現。我們惟有多學法、多發正念才能時常保持清醒的頭腦,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才能兌現我們的史前洪願,才能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