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朝陽縣惡警長期恐嚇兩位老人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遼寧省朝陽縣拉拉屯村生活著兩位老人,李桂方,男,75歲;席清潔,女,72歲。因兒女都不在身邊只有兩位老人相依為命,二老身體不好,經濟不寬裕,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而在今年奧運期間朝陽縣柳城派出所所長潘石、王宏偉等多名警察伙同本村治保主任侯忠仁等,六次闖到席清潔家中騷擾恐嚇、抄家、搶奪大法書籍、焚燒師父法像,強迫按手印等。現兩位老人在極度恐懼中度日。

沒修煉法輪功之前,二老身體都不好,尤其是席清潔患心臟病、兩手不能動、腰痛、腳痛、經常咳嗽吐血等多種疾病,嚴重時經常下不了地。前幾年他們在八里堡租房住,由於多病經常吃藥,李桂方老人只好以賣醬油為生。修煉法輪功後,兩人身體變化很大,尤其是席清潔一身病全都好了,雙手能正常幹活了,她還讓小孫子住她家,由她照顧上學等。由於二人在大法中受益感恩不盡,所以在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遭到無端迫害時,也想說句真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功是被冤枉的,世人被欺騙了。在初期人們都聽了電視宣傳,被矇蔽的人太多了,所以在二零零零年時被房東舉報到了南塔分局。南塔惡人直接向他們勒索500元錢,席清潔說:我們家拿不出500元錢。可警察不給錢不走,席清潔只好翻箱倒櫃的一元一角的湊錢,警察在旁邊等著,最後勉強湊夠400元錢,警察看他們實在拿不出來錢了,就拿著這一家人僅有的400元錢生活費揚長而去。

二零零一年,李桂方老人在賣醬油過程中,發現牆上寫的「法輪大法好」被不明真相的人在後面添了不好的話,李桂方上前想把它擦掉,又被站南派出所惡人發現,不多時就來了四、五個年輕力壯的惡警將李桂方連人帶醬油車一起劫持到站南派出所,將李桂方綁架到四樓後,四名年輕力壯的惡警開始對老人大打出手,刑訊逼供,用穿著皮鞋的腳將老人踹倒後,站起來再踹倒,身上打成黑紫色,後又扔進拘留所拘留半個月。

在家的席清潔知道消息後心急如焚,來到看守所打聽丈夫的下落,看守所人員告訴她說:「你找我們沒有用,你到站南派出所那裏去找吧。」席清潔費了很多周折才打聽到站南派出所,說明來意後,一警察說:「你來的正好,找還找不到哪,送上門來了,來吧,跟我來。」把她又帶到四樓,一姓齊的警察開始對她審訊記錄,讓席清潔說,他在那記錄,席清潔問他:「你讓我說甚麼呀,我甚麼都沒幹,我說甚麼呀。」問得姓齊的也無話可說,僵持了很長時間。

後來來了個姓李的,囂張的對齊某說:「別就這樣放她走,要兩兒錢花,不拿錢就拘留她。」而席清潔身上根本沒有錢,就一直向姓齊的說好話:「我從早上就出來了,小孫子快放學了,門還鎖著,孩子回不了家,可怎麼辦呀?」不行,齊某必須讓她交200元錢才能走。此時席清潔急的一塌糊塗,說甚麼也想不起來兒子家的電話號碼,這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是正月期間)還是不讓走。席清潔說:「你讓我出去借借吧。」

姓齊的在後面跟著,來到了林業局丈夫的同事那裏(李桂方退休前是黑牛營子林業幹部),借了200元錢給了齊某。回去時,打神牛兩元錢,齊某讓席清潔拿錢。席清潔說:「我實在是沒有錢,要不把我上衣脫下來,給車錢吧。」齊某看席清潔實在拿不出來錢,才作罷。

就這樣席清潔帶著極度痛苦的心情回到家中。第二天想找兒子想想辦法,由於焦慮過度,兒子電話號碼還是想不起來,常去的兒子家也找不著了。到處打聽,後來好心人告訴她你去找電話廳,讓她們給你查查114兒子家的電話號碼。兒子電話終於打通了,把她接到家裏。最終站南派出所又勒索席清潔家一千元錢才把丈夫放回來。半個月回家後李桂方的身上還仍然是青紫色。從那以後李桂方經受了恐嚇和毆打身體一直不好。

那年的秋天,八里堡治保主任石兆明和鄒老五,又讓他們去西大營子洗腦班,如不去威脅他們馬上搬出八里堡,無奈二老只好搬到拉拉屯居住。席清潔一直在家伺候身體不好的李桂方。

今年奧運期間,六月十七日上午,拉拉屯村長李軍和治保主任侯忠仁二人來到席清潔家中,以查戶口為名來盤查,發現有兩法輪功學員在她家中。走後不多時,李軍和侯忠仁帶領柳城派出所所長潘石伙同幾名惡警王宏偉等第二次闖入家中,將兩名法輪功學員強行帶走,並抄家。下午一點多鐘,侯忠仁又帶領兩名惡警說要徹底大搜,一天三次土匪般闖入家中,嚇得在炕上坐著的李桂方渾身哆嗦,身體更加虛弱,大小便不能自理。當天晚上從炕上摔到地上,臉部摔青。席清潔也被警察嚇的心臟跳的厲害,渾身無力。這時她只能看著丈夫摔到地上卻已無力扶起他,想給兒子打個電話,一找電話本被惡人拿走,腦袋一片混亂想不起兒子的電話號碼了。就這樣李桂方在冰涼的地上躺了一個晚上。

開奧運之前,侯忠仁帶領柳城派出所副所長張岩伙同王宏偉等兩惡警闖入席清潔家中見到大法的東西就撕,並恐嚇不許上北京。其實75歲的李桂方被他們迫害得走路都很吃力,怎麼還能上得了北京,完全是執法犯法,欺壓百姓。

八月二十二日上午十點多,侯忠仁又伙同惡警王宏偉闖入席清潔家中,抓著席清潔老人的手強迫滾手印,恐嚇並揚言:要隨時到家中抄家,雖然沒把你抓起來關進去,在家中你和她們進去的是一樣的「待遇」。

十月三十日,侯忠仁又帶領惡警王宏偉突然闖入家中,強行照相、按手印、寫明身份,席清潔回答不會寫字,王宏偉說就是畫也得畫上。王宏偉指使焚燒大法師父法像、真相護身符。他們根本不顧及二老的艱難處境,一次又一次威逼恐嚇,使他們已經無法正常生活。席清潔帶著一臉無奈說:「老頭子已經摔三次了,我沒有錢去給老頭子治病,他們(指警察)再這樣下去,他這條老命要保不住了。」

如今警察一次一次到這兩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家中行惡,後揚長而去,留給老人的痛苦迷茫、煎熬中卻而無助。

相關電話:

拉拉屯治保主任侯忠仁:宅電:0421──3304090
柳城派出所電話:2957934郵編:122600
所長潘石手機號碼:13942110208
副所長張岩:
民警王宏偉:13942132827
民警白文平:13634909889
民警王強13130808926
民警孫懷斌:13904215382
民警於正雲:13591856069
民警高鐵軍:13516018562
民警丁華:15904219909
民警李淑傑:13704218185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