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符合常人社會狀態修煉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單位同事經常對我嘮一些家常,比如甚麼家庭矛盾啦,同事之間的勾心鬥角之類的,聽的我煩的很,但不知道怎麼辦。那天同事又主動跟我嘮起她的初戀情人的戀愛故事,我雖然不想聽,但還是強制自己聽著並且偶爾也搭話,還以為這是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會狀態修煉。但立即單位的水箱漏水了,而且晚上我讀法時出現了色慾思想業的干擾。至此我還沒有意識到這是舊勢力利用常人在干擾我。隨後,以前認識的一個同修也來了,張嘴閉嘴就是她在常人中的那些閒事,比如甚麼找一個穩定的工作啦,家庭矛盾啦,和男朋友之間的關係啦,我提醒她要向內找,她沒有在意,仍然津津有味的和我說這些常人的家常,我還是因為認為這是在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在強制自己聽,但聽了之後頭昏腦脹,非常難受,心也不淨了,讀《轉法輪》也看不到甚麼法理。我這才覺的狀態不對,向內找,發現自己錯誤理解了「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的法。

師父要求我們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我錯誤的認為符合常人的執著是符合常人狀態,師父讓我們不破壞常人的狀態,但是沒有要求我們去符合甚麼常人的執著呀。我當時在上班,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了,而去聽那些常人的閒事就是在放縱自己的執著了,就不符合修煉人的要求了。

在對待常人執著的問題上,師父說過可以順著常人的執著講真相。師父發最大的慈悲,為了救度這些在迷中的生命,讓大法弟子可以順著常人的執著講真相,但除此之外,絕對不能熱衷於常人的執著。

我覺的因為對這個法理認識不清,所以部份同修(包括自己)經常會在言談激進,一說起國內就是不喜歡、看不起的樣子,一提起國內就是國內這也不行,那也不行,而且給常人的感覺就是「法輪功不愛國」。而且覺的提到國內不好的種種醜聞就忘記了大法弟子救人的心態,比如前段時間的三鹿奶粉,不是不能提,而是提這些事情的基點是甚麼?是為揭露邪黨的惡來救度眾生、順著常人的執著來講清真相,還是覺的這些醜聞符合了自己的個人對邪黨的「仇恨」觀念。前者基點是對的,後者基點就偏了。其實向內找,就是我們自己動了情緒了,我們是修大法的,是慈悲的,怎麼能夠像被黨文化變異了的常人一樣不理智呢?中共邪黨是不好,它解體是一定的,但我們並不執著於它的邪惡表現,不是為了發洩對它的仇恨,我們提到它的邪的表現,是為了講清真相,如果單單是為了覺的願意說這些新聞,覺的說了這些解氣,其實就不對了。提出這些也是為了和同修交流,為了更好的救度眾生。

以上是個人所悟,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