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精進不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首先借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召開的機會,向我們的慈悲偉大的師尊問好!向全世界所有大法弟子問好!

下面把自己的修煉心得體會寫出來向師尊彙報。

一、得法、實修

一九九四年八月初的一天早晨,我領著女兒去公園散步,當我來到法輪大法煉功點時,不知不覺的停住了腳步,請了《法輪功》一書。書中的法理深深的打動了我,從此以後我就走上了大法修煉的道路。

經過短短的幾個月,我身上長年患有的低血壓、氣鼓脹、貧血等久治不癒的病都不翼而飛。大法的超常堅定了我修煉的決心,心裏默默的想,不管修煉路上多麼艱難,我都要跟定師尊走到底,哪怕捨棄生命也不回頭。

在那些日子裏,我高興的像孩子似的,早上從煉功點回來,一路上感到身體輕的要飄起來,常常我張開雙臂,閉上雙眼好像真的在天上飛,舒服極了。心裏充滿了對大法的無限感激。這麼好的功法,不告訴別人,那太自私了,於是我將媽媽、妻子、姪子及同事等都引導上了修煉之路(其實是師父的安排)。

我時時處處按「真、善、忍」來嚴格要求自己,「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轉法輪》),祥和的去對待身邊的人,原來不平靜的家庭和睦了,在單位任勞任怨,大法徹底的改變了我。煉功更是刻苦,第五套功法雙盤打坐對我這個從來沒有盤過腿的男人來說,可以說是含著眼淚闖過來的。

二、維護法,進京證實法

法輪大法以人傳人,心傳心的獨特方式快速傳播著,得法的人數增長速度是難以想像的。從我們煉功點來說,由原來的七、八個人到九九年七二零已達到一百三十多人。江羅一夥出於妒嫉心,不斷無端的給大法栽贓抹黑,首先指使國內各種刊物來攻擊污衊法輪大法,當時我用自己切身修煉體會分別去信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正法,是使人心向善的高德大法,對國家對社會百利而無一害,不要這樣對待他。當然我們每個人都知道,事情不是那樣簡單,但是大法已在我們每個人心中紮下了根,無論任何壓力都不能動搖修煉到底和維護法的決心。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一天,聽到了中共邪黨要對法輪功鎮壓的消息後,我不敢相信是真的,但根據那些日子裏的一些反常現象,有些擔心。邪黨如果真這樣做,會影響多少人得法呀,在班上同修打電話告訴我,很多大法弟子都在省委門口反映情況,要求政府不要這樣做。我一聽說心就飛到省委,我是大法中的一份子,要參加這次自發的行動,於是我請了假,馬上來到省委。

這裏街道旁,胡同裏,到處都是大法弟子,人山人海,連外五縣、附近農村的都來了,有的女同修抱著幾個月的孩子,但秩序井然有序,車輛暢通無阻。那場面真讓人感動,大家都在安靜的等待省委能接見我們。省委門口站崗執勤的,不讓我們進去,大家希望政府能改變錯誤的做法,讓這些事事按「真、善、忍」去做的善良群體有一個修煉的環境。我認識的同修都來了,要求省委接見我們的消息如石沉大海,別說接見我們,連個人影也看不到。更不可思議的是,他們還調來很多大客車,將聚集在省委門口的大法弟子強行推上車,拉到城邊的警察學校大院,裝不下後又一車一車拉去離省城很遠的地方,把人攆下車後,開車飛馳而去。這樣到了晚上我們只好回家了。第二天我沒上班,直奔省委,省委還是不見我們。這時很多人看到天上到處是五顏六色的大法輪,非常壯觀,後來又飄落下來落在大法弟子身上,在場的人都不約而同的鼓起掌來。

幾年的修煉歷程,我深知法輪大法是使人身體健康、道德回升的正法,放棄大法那絕不是我的選擇,也不可能躲在家裏偷著煉,我要向各級政府講清法輪功的無限美好,勸國家收回取締法輪功的決定,但是又不知道具體怎麼去做。我寢食難安。此時心裏總是想一個問題:為甚麼這麼好的功法遭到了如此不公的對待,而危害國家的壞人卻沒有人管,真是好壞不分,善惡顛倒!

那些日子,我每天幾乎都做同一個夢,大意是:全班學生考試,唯我乾著急答不出一個字來,我悟到不能再這樣消沉下去了,我要走出去,我要進京向中央反映我們大法弟子的心聲,當面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取締法輪功是錯誤的。當我的決心下定之後,心情一下穩定下來,我把去北京的想法告訴妻子(同修)後,她看出我的決心,基本上沒有反對,對我說,向中央反映情況後,馬上回來。

第二天下午,我把家中剩餘的活幹完,妻子帶著女兒到外地看病還沒回來,八十多歲的母親也去姐姐家串門未歸,我不知道這一走出去會遇到甚麼情況,還能不能回來見到她們,但我不能只想著家,親人團聚,看到宇宙大法遭到破壞而不顧,為了維護法輪大法我要放下這一切。望著空蕩蕩的屋子,我毅然的邁出家門,與另一個同修直奔火車站。隨著火車長鳴一聲的啟動,常人的一切我已全部拋到腦後,此時我只想立刻趕到北京,從此以後我要把自己的一切全部交給大法,我對同修說,這一步一定要走到底,不管多大的困難也不回頭,大法弟子只有證實法這一條路。

當我從北京南站出來,頓時感到身體從來沒有過的輕鬆,好像是在天上飄著走,我知道來北京是對的,是師父在鼓勵我。很多大法弟子到中央信訪辦為法輪功上訪,信訪辦有意設在永定門附近一個很偏僻不著眼的窄小胡同裏,外地人很難找的到。即使這樣,為制止大法弟子上訪,全國各地方便衣警察早就布置在通向胡同小道的兩側,是哪的大法弟子直接就被本地便衣警察推上車送回去拘留。來到這裏上訪的大法弟子幾乎全部在信訪辦門前抓走了,根本無法達到我們的願望。面對這種情況,每個大法弟子絲毫沒有退卻,這裏每個大法弟子都有來京過程中催人落淚的動人故事,他(她)們都有一個完整美好的家、舒適的工作,為了去北京證實法,有的平時看起來軟弱的女子,為了大法不顧隨時臨產的危險;有的東北偏遠農村婦女,克服了從未出過遠門走過黑路等各種困難,因買不起火車票只好步行;有的騎著破舊的自行車,不顧烈日當頭日夜兼程,就是為表達一句心中的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可是到北京還沒等說話就被抓回去了。那時的北京到處設關卡,堵截大法弟子,不容大法弟子到北京。

從全國各地來的大法弟子每人一天吃飯不過二到三元錢,睡在馬路旁,喝的是自來水,即使這樣還有時因無錢吃不上飯。我把自己帶來的錢送給那些吃飯困難的同修,以解決暫時的困難。在證實法的同時,也熔煉了自己,我在飛速的昇華著,當我有怕心時,就背《無存》、《威德》來加強自己的正念。

在北京證實法的兩個月期間,為了躲避北京經常性的大搜查,我曾經頻繁的移動住宿,如北京的肖村、馬家堡、草地裏,永南橋下的水泥管裏,八大處的山上,網上同修提到的玉淵潭公園旁的小屋、工棚等我都住過。我曾經與另兩個大法弟子到霸州市進行切磋,後來他們有十多個人進京加入證實法的行列。其中有一個大法弟子賣掉了唯一維持家裏生活的燒餅爐,一家三口來到北京,有兩人關上商店的大門來到北京,同修們為維護大法能坦然放下自我的崇高境界,深深的打動了我。想想自己有時還擔心家中年歲已高的母親怕沒人照顧,女兒上學沒人陪伴,看看同修,為了法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從那以後我身體輕鬆,放下常人一切之心的感覺真好。在這段時間裏我們見人就講大法真相,告訴所有北京人法輪大法好,北京各個角落都有我們講真相證實法的足跡,大多數人都能理解並同情大法弟子。

後來我被北京便衣警察抓住,被關進剛建完的房子裏,在濕漉漉的水泥地面上坐了兩天,才被地方駐北京辦事處的人接走,在那裏把我和另一個女同修一起銬在沙發上坐了一夜。第二天他們把非法抓來的大法弟子集中在一個屋子裏,一個中年惡警戴著一付眼鏡,雙眼露著兇光,說:我是市公安局第六刑警隊隊長,我姓王,我對付你們有的是辦法,知道我為甚麼敢這麼做嗎?因為我脊梁骨有一根大棒子支著,這根棒子就是××黨。

這樣我被帶到火車上,火車到站後,直接被送到分局。一個警察問我,你還想去北京嗎?我立刻回答說:作為公民向國家反映情況是沒有錯的。這個警察走了以後,過來一個五十歲左右矮胖的惡警,抽下我的褲腰皮帶,折在一起,對我說:剛才我聽你說上北京沒錯,我看你是欠打。他滿臉橫肉瞪著眼睛,讓我低下頭,接著就對準我的頭左右開弓,甩開膀子,使足了勁,累的呼呼的喘氣,直到把手中的皮帶打斷才住手,好像他與我有幾世仇恨似的。由於我已放下一切,沒有怕心,當時我想,從進京到現在為了證實法我雖然受了很多苦,我無怨無悔,心裏也從來不怨恨任何人,包括打過罵過我的人。矮胖惡警還不甘心,又讓我站在牆角,彎腰九十度(開飛機)撅著。直到我眼冒金星昏倒在地,才讓我面向牆站著。晚上用車把我和另一女同修送去拘留所,在車裏女同修問我:打的很疼吧?我說:不疼,只感覺臉和頭熱呼呼的。她又說:你的頭腫的很大,耳朵與臉都被打成紫色了,還不疼嗎?我當時在旁邊很害怕。我說:不怕,我們大法弟子修的是正法,怕甚麼?後來我才悟到是師父替弟子承受了。這更堅定了我證實法走到底的信心。

在拘留所裏,大法弟子整天背法。一個大法弟子在被窩裏藉著燈光,把「論語」寫下來讓我背,我從那天開始背會了「論語」,一直背到今天,每當我背的時候就想起了同修為我在那艱難的情況下抄寫「論語」的情景。拘留所一天兩頓飯,每頓飯只發給一個大眼苞米麵窩窩頭,再加一小盆湯,在這裏我總是樂呵呵的,向犯人講真相與大法的美好,使很多人由不理解到理解大法。

拘留十五天後,因拒絕寫不去北京的保證,我又被第二次非法拘留十天。我從家走出來進京證實法直到釋放回家,正好是一百天。我在北京期間,單位派出兩人到北京找我回單位上班,我妻子也兩次去北京找我回家,家中八十多歲的母親為遠離千里外的兒子擔心,多次捎信叫我回到她老人家的身邊,這都沒有動搖我在北京證實大法的堅定之心,因為我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是法的一部份。在大法需要我的時候,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做到了放下個人一切來維護大法,盡一個大法弟子應盡的責任。

三、信師信法

大法弟子的堅定正念是任何力量也摧毀不了的,因為正念來自法中。在邪黨極其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日子裏,我從來沒有恐懼過,始終按照師尊要求去做,利用各種可利用的方式向眾生講清真相。白天打工(原工作單位在我去北京期間將我工作開除),早晚為救度眾生,出去散發大法真相材料,有時可發幾百份。在周圍不斷傳來同修被非法抓捕受迫害的消息,雖然我有時產生怕心,但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我的使命,就不斷的用法來歸正自己,排除干擾,仍然出去做我應該做的事。

一天是休息日,我準備出去辦事,帶一些材料準備在路上發放。不幸被便衣刑警抓到分局刑警隊。他們在我身上搜出還沒來的及發出去的四十多份真相材料,記的其中一份是專門曝光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的,屋裏的警察都看了,大多數人看完後默默的出去了,這篇曝光惡警惡行材料肯定對他們起到了震懾的作用。

一個大個子的惡警讓我背靠牆站著,先打我左右耳光,再問我叫甚麼名字?家住哪裏?我不配合,甚麼也不說,他惡狠狠的說,你還挺有鋼呀,一會讓你嘗嘗坐鐵凳子(老虎凳)的滋味。我沒有動心,心裏一直發正念,解體他背後破壞大法的黑手爛鬼及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後來他們通知了政保科(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部門),時間不長,政保科來了兩個人,其中一個警察認識我,這樣我又被帶到他們那裏。

當天下午我被送到看守所,這個看守所建在一個土山包上,陰森森的,道道門都配有電子鎖、指紋識別等系統,不知道有多少大法弟子在這裏遭到毫無人性的迫害,甚至失去生命。惡警指使犯人對大法弟子監控,大打出手是家常便飯,白天排隊坐板,從早上五點坐到晚上十點(除吃飯時間外),要腰直頭正,否則就會遭到打罵,最痛苦難受的是「摘腰眼」(對準人腎的部位兩側用腳踢用拳打),遭到「摘腰眼」的人當時就不能動,痛苦的連話都說不上來,輕則一個月重則半年也好不了。晚上睡覺都擠在一大板炕上,人多時,人一顛一倒側身睡,胸被擠壓的很疼,夜裏炕邊上的人經常被擠掉在地上,上廁所回來就沒有自己的位置。號裏稱這樣睡法叫「睡刀魚」。另一板炕則是班長及其手下打手睡的,偌大的炕只有幾個人。

在這裏我把所有能接觸到的人都作為救度的對像,跟他們講大法真相,講天安門自焚的騙局,改變了一些人對大法的態度,其中有的人向我表示,回去也煉法輪功。二十天後,我被非法送到勞教所,臨行前班頭站在門口送我。我告訴他: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弟子對你有好處。他是本市有名的大流氓,他說:我記住了。你放心吧,在你身上我了解了大法,我佩服你們大法弟子。我從內心裏為他明白了真相而高興。

這個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是在世界上臭名昭著的,有很多大法弟子在這裏被迫害死。一進來,給我感覺印象最深的是第一頓飯,一個早期被非法關押的同修給我們新來的每人一袋方便麵,可能是怕剛到這裏吃不下飯,但是這對我們如何在新的環境下──邪惡的黑窩裏堅定正念,真是莫大的鼓勵,雖然一句話也沒說,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已盡在不言中了。

他們不准我們大法弟子交流,這裏每個大法弟子都被指派一個犯人看著(叫包夾),時刻不離開,就是半夜上廁所包夾也要跟著。我們只好利用吃飯時人員混亂的時間傳遞消息,把自己所知道、悟到的進行暫短的交流。這裏有一個大法弟子非常堅定,我及時的把師父發表的新經文「邪惡之徒慢猖狂 天地復明下沸湯 拳腳難使人心動 狂風引來秋更涼」(《洪吟二》〈秋風涼〉)告訴他,他很快背下來了。他是個大學生,邪惡用盡了迫害方法,都無法改變他。班頭也懼他三分,他經常有意出聲背誦師父的經文來給同修們聽,當時我們(主要是新來的大法弟子)利用吃飯的暫短時間達到共識:我們不能在這裏等待,是金子總是要發光的,要反迫害,強烈要求釋放勞教所裏的所有大法弟子,我們是無罪的。

在當時的情況下,我們覺的只用嘴去說沒有力度,我們要採取最直接有效的辦法,最有震動力的方法,那就是走集體絕食這條路,放下自我用生命護法。為了不引起他們注意,我們採取了分批絕食的辦法。後來,管理科的一個隊長(此人非常邪惡,在明慧網多次曝光)慌忙的把已經絕食的大法弟子都叫到屋裏排成一隊,問為甚麼不吃飯,眼睛裏露出驚恐的目光。大法弟子們義正詞嚴的說,大法弟子是無罪的,要求無罪釋放,同時還我們師父的清白,還大法清白。他說這是上邊的事我們做不了主。

為防止絕食人數擴大,當天晚上管理科把新來的大法弟子拆散,匆忙分到其他大隊去了。我也被送到另一個大隊,我所在的班有三名大法弟子,加我共有四個人。在這裏我看到了師父發表的經文《法正人間預》,我很快的背下來。坐板時班頭不允許我們盤腿,閉眼睛,他認為那是煉功。我每天心裏反覆背法,如〈論語〉、〈大法堅不可摧〉、〈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等來學法,加強自己的正念正行。

面對迫害我沒有怕,時刻想著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有機會就向犯人講真相,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盛況,天安門自焚是編造的騙局,講江羅集團迫害大法的真相,讓犯人了解大法。他們看到身邊的大法弟子遇事為別人著想,連打自己的人也不記恨,祥和待人,於是非常認同大法。我曾兩次要求見大隊長,向他洪法、講真相,勸他要善待大法弟子,給自己一個美好的未來,他都點了頭(前期大法弟子多次向他講過真相)。其中一次是得知本市大法弟子都積極行動起來正念抵制公審十幾名大法弟子,最後使公審無法進行,不得不取消。我給他講了世人都在覺醒,都在選擇自己未來的路,希望他心中要分清好與壞、善與惡,江羅集團以莫須有的罪名來殘酷迫害法輪大法是不得人心的。他當時向我表示:本大隊絕不會為難你們,時間一到就放人。

從那以後,大法弟子們的生活環境得到了很大的改善,犯人隨便打大法弟子要受罰的,還說有機會讓各個班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聚到一起,進行切磋提高(後來因為某種原因沒有實現),節日放假期間,各班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可以在一起切磋。當時我們認為:這個大隊環境得到了一定的改善,但其他大隊的大法弟子還在承受非人性的迫害,我們是一個整體,不能不管,再說這裏環境再寬鬆也是大法弟子受迫害的地方,我們要抵制迫害,要求無罪釋放,去救度眾生,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於是有能力寫信的人拿起了筆,向國家政府各部門、司法部門寫信,反映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情況,同時用自己的切身修煉體會證明法輪大法是利國利民的好功法。結束迫害,無條件的釋放大法弟子,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才是明智之舉。

我們時刻記著師父的話「以法為師」,不能因為環境寬鬆了,就消極等待。於是我們班上六個大法弟子於大年初一這天早上開始了集體絕食。本班管教開始一個一個的問:說說吧,為甚麼不吃飯?我們都要求無罪釋放,與家中親人團聚。所長為此次絕食行動開了全所大會。開會那天,當一位大法弟子來到會場時,剛一喊清除邪惡的口號,惡警慌忙叫旁邊看著他的兩個人用手把嘴給捂住了。所長在講話中對這位老年大法弟子,只是輕描淡寫的亂說一通,連大法的二字都沒敢提,他知道大法弟子看起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但是他們是一個整體,是碰不得的。其實在場所有的大法弟子發正念清除邪惡的同時,都做好了必要時挺身而出的準備,來保護我們的同修,維護法,所長不敢把事情鬧大,只好這樣敷衍一下就草草收場。

當天下午大隊各班開會,主要是讓大法弟子發言,宗旨是有意見與要求可以說,不要絕食。管教挨個讓大法弟子發言講話,他們都不想說,管教對我說,你文化高說一說吧。我當時心想,你不叫我說我也得說,今天全班刑事犯人都在場,平時講真相得一個個去講,今天是個好機會,不能錯過。於是我堂堂正正的大聲的講起真相來,從法輪大法的傳出開始,大法給人帶來身體健康,道德回升,利國利民,洪傳世界各國,最後把江羅一夥出於對大法修煉人多的妒嫉,並一手策劃的天安門自焚騙局,採取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失,打死算自殺,毫無人性的迫害一一都講出來,要求無罪釋放在押的所有大法弟子,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善待大法弟子有福報,不要參與迫害。最後又有兩個大法弟子作了一些補充。這時大隊長來到門口,笑著說:這不說的挺好嗎。這次絕食其他班也有幾個人參加。通過這次絕食(這種反迫害方式不是最好的)證實法,我對信師信法又有更深的體會。

在勞教所裏,我始終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為甚麼舊勢力能迫害我(當然我有師父管,即使有漏,舊勢力也不配插手來迫害大法弟子,我們大法弟子會在法中歸正自己的),我究竟是哪方面出現漏洞了呢?我仔細的回想每一個細節,甚至一個思維的反映也不放過。經過一段時間我終於找到了問題所在:因為那幾年正是中共邪黨迫害大法達到瘋狂的地步,江魔對大法弟子實行殺無赦的命令後,全國到處抓捕大法弟子,經常傳來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的消息。當時我不顧個人安危,仍出去發真相材料救度世人,有時上班前能發二百多份,天天這樣做,心想說不定有一天我也會被抓,現在我得多背法,一旦被抓心中有法可背,給自己定下來被抓受迫害這一難。這時我才真正體會到修煉的嚴肅性,時時刻刻保持正念正行,不放過一思一念是多麼重要。

為甚麼會產生這一念呢?像我這樣年紀的人,從小到大一直被中共邪惡黨文化洗腦,不知不覺形成了「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觀念,是這個觀念起的作用,悟到後我馬上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觀念和邪黨文化的一切干擾。由於這一念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提供了迫害的藉口,那次被非法綁架到勞教所,體會到了舊勢力針對大法弟子所安排的一切殘酷迫害,真的是在摧毀大法弟子的意志,讓你放棄大法。

四、建立集體學法小組,整體昇華

這幾年,我在《明慧週刊》中,看到大法弟子修煉心得體會,提高很大,我也常常選出一些讀給年紀大的同修聽,所以這些年紀大的同修都願意和我在一起,因為我們在一起就是交流修煉體會,有問題相互切磋,從來不談常人中的事情。別看這些同修年紀大,從學了大法以後,由原來不認字到現在都能通讀《轉法輪》等大法書籍,個個都非常精進。去北京天安門證實法每個人都沒落下,有的還不止去過一次,她們證實法的故事很多。

在網上看到大陸各地同修紛紛建立學法小組後,我很受觸動。我早就有這方面的想法,我馬上去找另一個協調人,一見面她就提出建立學法小組的事,真是不謀而合。我悟到:師父為大法弟子的提高跟上正法進程已經安排好了的,就等著我們去做。大家商量後決定成立三個學法小組,這樣本片的大法弟子都可以就近參加小組學法。有的人不知道,我們協調人就上門找,告訴同修成立學法小組的消息,大家都很高興,老年大法弟子更是樂的合不攏嘴,說我們早就盼著這一天哪。

修煉人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提高的因素在裏邊,就拿成立學法小組來說吧,在籌劃過程中,本市一個有一定影響力的協調人也趕上參與了。有的人對我說,她要不來,學法小組還成立不起來,得感謝人家。我當時只是笑笑,沒說甚麼,心裏卻不平衡,心想條件都具備了,她不來也照樣可以的。我很快發現自己的這種心態不對勁,為甚麼會有這種想法,發現自己還一有顆隱藏很深的求名心在起作用,是它在往出翻。工作你做我做都是一樣的,都是為了一個共同目地,使大家有一個精進提高的修煉環境,更好的完成師父交給的三件事,有甚麼心裏不平衡的呢?況且這個協調人也確實起到了加快成立學法小組的作用。我修煉時間較長了,還有此心,說明平時對自己要求不嚴格,「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天天捧著《轉法輪》學,又真正的做到幾分呢?想到這裏,我幾乎羞愧的無地自容,不敢看師父法像。回想到自己因一些常人心沒去掉,錯過很多機會救度與自己有緣的人,我的內心受到了很大的震動。說甚麼都無濟於事,只有暗下決心,從新做好,成為一名不愧於宇宙第一稱號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五、講真相,勸三退

這些年來,無論是甚麼環境,我從來都沒有停止過向世人講真相,勸三退,做到人到哪裏,真相講到哪裏,這其中有親戚、朋友、同事、公司老闆等熟人,也有菜市場、超市素不相識的陌生面孔,還有馬路上擦肩而過的人。大多數聽了真相後,都能認同大法,退出邪黨組織。當有人對我說,你這人真好,我馬上告訴對方,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是師父叫我們這麼做的。有機會時再講天安門「自焚」真相。我騎自行車上班,路上需四十分鐘,這段時間正好為我所用,一路上能碰到很多人,只要是同路人,我都有意放慢或加快車速與人同行,創造講真相的條件,就是同行時間短暫的人,我也盡力去用簡單的語言,把大法的美好告訴對方。

一位年紀大的老人聽了真相後,老人騎車拐彎了,我覺的還缺點甚麼,於是把老人叫住,趕過去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永記心裏,你會有美好的未來。老人高興的說:我一定記著。一個中年男子,聽完真相分手後他走出很遠還不時的向我招手致謝,我知道是他內心明白的一面感謝大法對他的救度。

在上下班的路上講真相發小冊子、九評,真是既救人,又不耽誤回家學法時間,輕鬆愉快。在單位裏,我用大法來嚴格要求自己,事事做好,單位員工差不多都明白真相了,就換個單位,無論是工人、經理、外來辦事的人員,只要能接觸上我都不錯過機會,講真相勸三退基本上都很順利。

其中有一個單位,臨走前兩天勸退二十八人脫離邪黨組織。這其中也暴露了我很多常人之心,如擔心這樣做有人舉報,怕老闆不高興,還怕別人不聽自己面子過不去等常人之心,我都用大法歸正了自己。越做越好,越做正念越足。

當看到網上同修介紹手機發短信講真相,勸三退時,我馬上利用這一有利條件。正法時期一切都為大法弟子救人所用。手機講真相方便很多,可以利用不出門的時間救人。手機發短信講真相,我的體會是,當放下自我心中只想救人,正念足時,無論多麼敞白的語言,短信發出去都暢通無阻,剛開始發短信時,由於心中不穩,怕邪惡鎖定手機位置,從而遭到迫害,說甚麼短信也發不出去,只好將語言進行改編,才能發出去,有些世人不理解打過電話來,一再追問你是誰?有的說的很難聽。有時常人心出來了,心想我是在危難之時救度你,你還這樣對我,真是不知好歹。可是當想起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後,感到自己的責任重大,師父在《法正乾坤》中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想到這,我就甚麼也不放在心上了,繼續把大法真相發給有緣人。在發短信前我總是先發正念,清除干擾。清楚的記的有一次聽完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後,知道了救人的時間緊迫,正念極強,也顧不得語言處理了,結果短信發的又快又順利,一口氣發出二百五十多條真相短信。

六、利用各種機會證實法

利用各種機會證實法,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我們要勇於擔起救度眾生的偉大責任。

得知一名上了年紀的女同修被舊勢力迫害死後,我了解她的一些情況,馬上趕到她家。經過與家人溝通,我為她寫了悼詞。在悼詞中,我詳細介紹了她的情況。修煉前,她身體患有多種疾病,是大家都知道的長年藥罐子,大法使她徹底恢復了健康,她事事按大法要求去做,遇事為別人著想,先人後己,為此村民都很尊敬她。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因拒絕在不進京的保證書上簽字而被非法綁架到縣城拘留所,在那裏她受到了非人的待遇,吃的是生很多蟲子的不生不熟的苞米麵窩窩頭(每頓只給一個),喝的是老茄子湯,無法下咽。警察逼迫她放棄大法,放棄按真善忍要求做人,她說甚麼也不幹,後來拘留所只好把她放回家。我通過她的經歷揭露中共邪黨對大法弟子的無情迫害,使在場的所有人都看清中共邪黨真實面目。同時又把修大法人善良、美好、處處為別人著想的為人展現出來。開追悼會的那天人特別多,有一百三十多人左右,前後左右鄰村的人都來了,兩個大高音喇叭掛在樹上,聲音傳的很遠,當我把悼詞念完後,人們都表示同情大法弟子,同時對惡黨如此對待大法弟子十分的氣憤。其中還有一些親戚是遠方城市來的,也都對大法有了更深的了解。這次我與另三位同修勸退四十五人脫離惡黨。

這次證實法在當地大法弟子中產生了不小的震動,事過不久,在那裏召開了一次本地區的法會。我感慨萬分,師父留給我們的法會,真是使大法弟子及時提高不可缺少的環境,在法會上大家相互切磋,每個人都能做到向內找,看到了自己與法的差距,使我們迅速提高上來,正念正行。

一明白真相的朋友邀請大法弟子們參加她的婚禮,這是不可多得的證實法好機會。參加婚禮的人來自四面八方,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做了一些準備。婚禮是在飯店舉行的,婚禮那天來的人很多,大法弟子們都提前來到這裏,為了與參加婚禮的人廣泛接觸,每張餐桌各有兩名大法弟子。但是沒想到的是來了一些著裝和不著裝的警察,飯店門口還停著巡邏警車,因為對此情況不了解,氣氛顯的很緊張,感到有一種無形的壓力。同修們當時都悟到這一定是舊勢力干擾,大家用目光相互交流,堅定自己,那意思是我們是師尊的正法時期弟子,講真相救人證實大法,是我們的神聖使命,為此不管任何干擾都是不能承認的,它們只有被解體的份。大家心裏一直默默的發正念解體邪惡,這種場面十幾年來還是第一次。有的警察與我同一餐桌,我心裏有些不穩。

婚禮慶典開始了,一女大法弟子主持婚禮。大法弟子特有的氣質與祥和,一下吸引了人們的目光,她優美的聲音在大廳中迴盪。婚禮中由我宣讀賀詞,當我走上台時心裏無比平靜,在賀詞中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告訴給人們,告訴了人們『真善忍』是衡量一個人好與壞的唯一標準,相信大法的人會有一個美好未來,不時贏得陣陣熱烈的掌聲。此時大法弟子們的正念越來越強,心中的壓力已徹底解體,為下一步集中精力證實法開了好頭。在一派祥和的氣氛中,大法弟子們有的在台上唱著「為你而來」等多首大法弟子歌曲,有的在餐桌旁講真相,勸三退,發真相小冊子,九評等材料,使在場的世人都有一次面對面傾聽大法弟子講真相機會,為自己今後選擇美好的未來打下了基礎。

一次集體講真相圓滿的結束了,細心想來,是偶然的嗎?不是,這都是師尊安排,就看我們去不去做,能不能做,心到不到位。表面上是大法弟子在做,其實都是師父在做,在做的過程中看我們的心是怎麼動的。堅信師父堅信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是做好每一件事的根本保證,否則一事無成。

「總的感覺是多數大法弟子成熟了,修煉的形式成熟了,修煉者對修煉的認識成熟了,人心越來越少的理性行為表現成熟了。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這樣,邪惡盡除,神佛大顯。」每當想起師父在《成熟》中講的這段法,我經常問自己成熟了嗎?為此我不敢怠慢,不敢放鬆自己,加強學法背法,時刻把自己溶於法中,及時歸正自己,精進不停。

每當我想起自己的證實法歷程,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十年來,每個大法弟子都有自己的輝煌,但是我們都清楚的知道,在證實法的艱辛路上,沒有偉大慈悲師尊的無時無刻的呵護,每一關都是不可能闖過來的,更不能堂堂正正的走到今天。有師在,有法在,我們才能正念正行,才能全面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最終成就師尊所要的,達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熔煉成熟的目地。

師尊的浩蕩佛恩,不是我們大法弟子在這十年來風風雨雨的各種考驗中所能全部體會得了的,我們不敢說回報師恩,我們也無法回報師恩,我們大法弟子只有在正法的最後關鍵時刻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精進精進再精進!兌現我們大法弟子的史前大願。才不辜負師尊與眾生對我們的無限期望!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