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廖永誼老人被邪黨人員迫害含冤去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四川省成都市大法弟子廖永誼,是個身高只有一米四左右的六十六歲老人,被中共邪黨人員長期嚴重迫害,於二零零八年九月含冤離世。老人有一個癱瘓在床的老伴,在自己家裏得不到片刻的安寧,二零零八年開始,邪黨人員們怕廖永誼在院內給鄰居講真相,每天早上八點到晚上十點在單元門口布崗,不准老人出去,還不定時的上樓猛敲門吼叫、恐嚇。

廖永誼,女,家住成都市高新區興蓉西巷3號院。在修煉前患糖尿病等多種疾病;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得到淨化,思想得到昇華,精神特佳,走路一身輕,她的親人們是看在眼裏,喜在心裏,經常鼓勵她好好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由邪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非法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污衊法輪功。為此,作為大法弟子的廖永誼,把證實法作為己任,在九九年十一月按照法律賦予公民的責任去北京上訪,卻被北京警察非法抓捕關押,由當地派出所非法劫持回治安拘留十五天,非法關押在成都九如村拘留所。在又髒、又濕、又窄、又擠的陰暗牢室裏,廖永誼老人經常被打、罵,吃不飽、睡不暖,吃的是帶泥的燒土豆,夾生熟米飯,還整天罰站,在露天壩裏過夜受凍,受著非人待遇,無端迫害。

為了讓世人明白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喚醒世人良知,廖永誼老人走街串巷,不顧個人安危,告訴人們真相,不管天晴下雨,酷暑嚴冬。零五年三月,她被蘭州路過成都的兩個國安特務照像、錄音,卑鄙跟蹤知道了她的住處。後來,邪黨國安特務勾結肖家河派出所、辦事處、興蓉社區居委會,深夜闖進了廖永誼的家,不顧癱瘓在床的她的丈夫苦苦哀求,開始非法抄家,搶劫走大法書籍、收錄機、錄音帶,後將廖永誼強行抓走,非法關押在郫縣第一看守所。

在三十天的非法關押期間,廖永誼被監獄裏的邪黨人員和壞人折磨,身體非常的虛弱,視力急速下降,全身皮膚出現紅疙瘩,奇癢難受。

從零五年被非法關押回家後,廖永誼老人就被興蓉社區雇來的無業人員在大院門口輪流值班監控,不准廖永誼跨出大門半步,就連生活上的急需用品都不讓出門採購,廖的兒女要上班,還有孩子要照顧,沒有辦法照顧老人,所以兩位老人的生活很困難。邪黨惡毒剝奪廖永誼人身自由,同時還剝奪生活權利。廖永誼善意的告訴監控人員,不能這樣為邪黨賣力,同時給他們講真相,也給院裏鄰居們講。

零七年剛過完年,廖永誼老人告訴人們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跟蹤舉報,再次被綁架至郫縣成都第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五十天。在被迫害的五十天裏,廖永誼忍受著超負荷的雙重折磨後,眼睛幾乎看不見東西了,就一米內的人來都看不清,只能靠耳朵聽來辨別,滿頭的黑髮變成白髮,瘦的皮包骨頭,站立非常困難。看守所邪黨徒怕廖出人命,承擔責任,通知家屬將她接回家。

二零零八年開始,邪黨人員們怕廖永誼在院內給鄰居講真相揭露他們的邪惡,就更惡毒的在單元門口布崗,每天早上八點-晚上十點,連單元門都不准出,還不定時的上樓猛敲房門,大聲喧嘩吼叫、恐嚇,還問廖在家幹甚麼?──開始白天上樓敲門三次,後來四次,慢慢增加至五次、六次──不等。就是非常健康的人這樣折騰也得病倒在床,何況一個六十六歲的老人,曾被邪黨多次關押,折磨,身體已非常虛弱。

就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廖永誼老人本來體重八十──九十斤,由於被邪黨人員長期的迫害,到去世時只有四、五十斤了。一個非常慈祥的老人,從不給別人添麻煩,處處為了別人的老人,於二零零八年九月含冤離開了人世。

參與迫害的單位及個人:
成都市高新區肖家河派出所(028-)85191323
地址:肖家河沿街九號 郵編:610041
片警:徐春康 手機號:13981757271
成都市興蓉社區
地址:興蓉北街附三號 郵編:610041
興蓉社區書記:王亞西 主任:王忠軍
副主任:王曉玲 紀檢副主任:何興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