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修煉歷程中的點滴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 中國有句古話:十商九奸。而我們卻不然。我今年已四十出頭,在常人中還是個三個企業的老總,我和丈夫打理著三個不同的工廠,雖說不怎麼大,但在當地也舉足輕重。我認為大法修煉,哪個階層也有,並不是錢多了就不好修,就看你怎麼把它看淡,怎麼用它。而且利用本身的條件、資源,可以為大法做更多的事。

我硬是憑著「真善忍」的理念把我公司辦成了聞名千里的信譽度很過硬的企業。各路客商對我們的產品讚譽有加。每每過來還關切的問到:你還煉法輪功嗎?我說當然啦,就給他們講真相。他們往往明真相後還說:就憑法輪功,我信你,支持你!

──本文作者


偉大的師尊,您好!
同修們好!

提筆未語淚先流,這是我第一次寫自己這十三年的修煉歷程,又好像第一次從緊張的十三年啊,十三年得法修煉的快樂,十三年中被迫害的悲歡離合,十三年的滄桑,十三年風風雨雨的艱難中,我們在法上鍛煉了超常的智慧和膽量。要寫的太多了,真的能寫一本書啊。同修們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方面交流的很多了,可歌可泣。我先從另一個角度寫一寫我體會到的大法的威嚴與神奇

九年前,即九九年九月九日,我和我縣大法弟子再次上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劫回,十天就被定三年勞教送到省城女子勞教所。據我縣同修事後說:走的當天,縣電視台錄了像,放了三天,全縣大法弟子和家屬都哭了,但他們頂住了紅色恐怖下的「人人過關」,也抹去了迷茫中的徘徊彷徨,通過大浪淘沙又變得更加理智。堅強。

我到勞教所的當天,第一感覺並不害怕,只有一種責任感:這裏是社會的一個死角,這裏也有可救之人,包括這裏的犯人,也包括這裏的獄警。第二天中隊發灰色勞教服,我不穿,威嚴的對她說:我是大法弟子,不是犯人也不是來勞教的,大法總有一天要昭雪的,並且很快。沒想到她只是尷尬的笑了笑,直到十個月我走都沒再提這件事,最後她也得法了,說你是這麼多年唯一一個不穿勞教服的人。我體會到大法的威嚴,大法弟子的強大正念,就能解體邪惡的迫害,抑制它的壞思想,你正它就退。

其間有一個小隊長為了讓一個五十多歲的大法弟子「服管」,用電棍毒打她,第一棍就脫手而飛,小隊長還納悶;電棍怎可能漏電?過後此同修說:我當時有點怕,想起師父《洪吟》〈威德〉的一句:「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就一直念叨,就發生了神奇的事。

剛進勞教所頭十天,沒幹活,只是所謂的轉變思想,學習。其間一位姓田的給我們念報紙,一片對大法的誣陷之詞,我當時就站起來:田隊長,它寫的不對,我們縣有一個大法弟子,原先煉功前已癱瘓了三十年,一朝得法,四天就能下地行走了,現在農田幹活、做家務,甚麼都能幹了,在本村影響很大,不信你可以去問問,大法弟子「真善忍」也不瞎說。我當時說的很細,那位隊長靜靜的聽,只問:「真的?」完了又說:咱們再學習。可只念了一段就又有別的大法弟子站起來,給大家講她們那裏發生的大法神奇故事。最後那位隊長還被我們同化了,再沒幹過迫害大法的事,還私下對別人說:「人家法輪功可能真有點事兒。」

我們最先被抓進勞教所的一批,大都是各地站長或大站主要工作人員,用獄警的話說都挺能說,「特頑固」。我所在中隊三個班八十個人,其中大法弟子有十六個。我們很快串聯好,儘快改變壓抑的環境,向周圍勞教人員、獄警洪法救人。我所在中隊的中隊長,當時卵巢囊腫,說好月底到醫院做手術,她害怕手術私下問我:你們法輪功有沒有辦法?我對她說:小菜一碟,別說這事兒,我們縣裏有兩個食道癌都煉好了,只要你學,老師都會管的。她只學了動功前三套,《轉法輪》一遍還沒看完,月底的一天,下午四點接班時,她激動的把我叫到辦公室,鎖上門,對我說:「今天去醫院,約好了做手術,可到那一檢查,囊腫沒有了。我覺的是不是法輪功起了作用?你要教會我全套動作……」我真感謝師父啊!在那麼艱難的情況下管了她,也為我們開創了相對來說比較寬鬆的環境。

我們每天起床號吹響之前煉完動功,晚上熄燈後都起來打坐,勞動之餘學法,洪法。全中隊六十多個勞教人員都會幾套動作,誰都會背上幾首《洪吟》中的詩,好多都表示出去後一定去找「法輪功」學一學。大隊下來「安檢」,中隊長提前告訴我們,還為我們藏書。大隊有一次突襲,搜走許多老師新經文,批示徹查:她們老師在美國,二號發一篇經文,今天才五號,大隊三道門崗,層層鐵絲網,怎麼跑進這裏邊來的?還人手一份?他們不知,外面的大法弟子是多麼惦記高牆裏面的同修啊!他們利用探監的機會,通過多種途徑,大法的書籍和經文才源源不斷的「飛」進來。師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和同修們的努力,使我們在二零零零年上半年的勞教所裏真的開創了一片新天地。也就在那年的四月份,我做了一個夢,半空中有人給我畫了一個手機,我拿上就出去了。我想我是該出去了,因為當時所有的學員也都知道了大法好,我知道的共有六個獄警在偷偷的煉法輪功,我出來後還到她們家給了她們全套講法教功錄像帶。我是五月份也就是定我三年勞教只待了近十個月,第一批出去的。那個中隊長還在以後每年到我這兒都來一兩趟。她說後來這事還傳到了北京,大隊挨批了,勞教所的所長都換了,還撤換了大隊長,管得很嚴了,好幾個幹警都不敢煉了,一度血雨腥風……。

回家的第二天,縣公安局讓過去辦甚麼手續,告訴我每天都得到政保科來一趟彙報,我馬上正告他們:我既不是四類分子,也不是被管制對像,我廠裏那麼忙,憑甚麼給你報到?你記著:是你帶隊把我抓走的,我家差點家破人亡,事業幾近破產,一旦時機成熟,我非告你不可!從那他再沒讓我去過公安局。從那時起,我感受到了大法「真善忍」,但威嚴同在!

營救大法弟子配合的重要性

大概是二零零三年,鄰縣一個資料點被抄,牽扯到我縣一個同修被鄰縣公安局抓走,兩個多月了還沒放。當時開始發正念不長時間,都還沒認識到其重要性,我們在全縣大法弟子中組織了一場同步發正念,營救大法弟子。說好當晚在家的同修,九點齊發正念,請師尊加持大家,也加持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我開了一輛小型麵包車,竟裝了十三名大法弟子,九點來到鄰縣看守所。大家都靜下心來發了二十分鐘正念,讓他三天之內必回。等第三天下午,該同修打來電話:「我已出來了。」我激動啊,馬上給師父上了香:感謝啊師尊,不但救了該大法弟子,也給了我們全縣大法弟子一個鼓勵。

受此啟發,我們緊接著又組織了兩次大面積配合發正念。因前兩天有兩個同修白天發傳單講真相被抓,還有一個是直接從家裏抓去的。我們也同步發正念三天之內必回,結果第二天下午出來一個,第三天上午又出來一個。還有一個同修不久被送勞教一年,我就想問題出在哪兒?正好出來的一名同修對我說,他出不來是因為他一進去就說:「我不煉了,我不煉了,煉個功還被抓到這裏,讓我寫甚麼保證都行,趕快讓我回去吧。」我們在裏邊一樣煉功講真相,他甚麼都不敢,可就他被勞教了。以此體會到同修們在魔難中自己本身的正念也相當重要,此後全縣大法弟子進行了切磋,定於每晚九點都發正念:鏟除本縣破壞大法的一切亂法爛鬼、邪惡生命、共產邪靈;解體本縣政府、公安局、以及各個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因素;清除我縣大法材料流通系統的一切邪惡生命。起到了相當大的作用,以致幾年都沒有再發生過勞教大法弟子的惡行。

做企業的照樣能修好

中國有句古話:十商九奸。而我們卻不然。我今年已四十出頭,在常人中還是個三個企業的老總,我和丈夫打理著三個不同的工廠,雖說不怎麼大,但在當地也舉足輕重。我認為大法修煉,哪個階層也有,並不是錢多了就不好修,就看你怎麼把它看淡,怎麼用它。而且利用本身的條件、資源,可以為大法做更多的事。一個人一條修煉的路,我可能就該這樣走吧。摒棄舊觀念,我硬是憑著「真善忍」的理念把我公司辦成了聞名千里的信譽度很過硬的企業。各路客商對我們的產品讚譽有加。每每過來還關切的問到:你還煉法輪功嗎?我說當然啦,就給他們講真相。他們往往明真相後還說:就憑法輪功,我信你,支持你!

要寫的很多,太長了耽誤大家時間,但又覺的有許多沒寫出來,我會在以後一篇篇的彙報給大家。我也有許多做不好的地方,沒過好的關,甚至是大關,但好在都在師尊的慈悲點悟下,一步步走了出來、又一步步走到了現在。我覺得我選擇了大法修煉,是我幸運;大法選擇了我,又是我的一份責任。為了這份責任,為了我的誓言,我會百倍的努力,唯有精進報師恩,請師尊放心。

哪寫的不好,務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