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救度被迫害同修的家屬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 我是東北某大城市的大法弟子,幾年來,我區大法弟子遭邪黨迫害被判刑、勞教的同修,進進出出始終不下三十幾人。刑期最長的九年、七年。我們在走訪被迫害同修家屬時,發現一個共同問題,就是家屬不理解受迫害的親人,把一切怨恨都記在被迫害親人身上,甚至記在大法和師父身上,認為家庭的困境都是因修大法而造成的。你給他們講真相,根本不想聽,對前去看望的同修,如敵人一般。看了聽了這些,深感痛心:這不是我們在修煉中沒做好的一大漏嗎?

……我們的行動,同時感動了全村人們,他們非常震驚: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有誰會相信,在這物慾橫流的濁世中,還真有這麼多純樸善良的好人無償助人。連村幹部都說:「法輪大法真是好啊!」我們在替她家幹完活的空閒時間裏,順便到本村人家中講真相、勸三退,結果都退了,那麼大一個村子,沒落一人。

──本文作者


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是東北某大城市的大法弟子,幾年來,我區大法弟子在證實法救度世人中,遭邪黨迫害被判刑、勞教的同修,進進出出始終不下三十幾人。刑期最長的九年、七年。被非法判刑五年、三年、二年、一年的也不在少數。我們在走訪看望被迫害同修家屬時,發現一個共同問題,就是家屬不理解受迫害的親人,把一切怨恨都記在被迫害親人身上,甚至記在大法和大法師父身上,認為家庭的困境都是因修大法而造成的。你給他們講真相,根本不想聽,對前去看望的同修排斥、怒視、頂撞、驅趕,視大法弟子如敵人一般。

看了聽了這些,深感痛心。我們天天喊著、做著救人的事,可和我們有著特殊緣份的家裏人,卻不明真相,沒被救度。這不是我們在修煉中沒做好的一大漏嗎?在此給同修提個醒,千萬不要忽視了我們的家人。開創好家庭修煉環境至關重要,那樣可以減少對自身的迫害,也減少證實法的損失。此事十萬火急,刻不容緩。那麼,同修在黑窩,我們怎麼辦?下面把我們地區的做法寫出來,向師父彙報和同修交流。

一、創造條件首先溝通

每逢年節,我們都買上禮品去各家走訪,藉此與他們溝通,創造條件,講清真相。尤其過大年,我們給他們買上米、麵、油,特殊困難的再給點錢,這樣幾次下來,他們和我們的關係有所緩和,由冷落、一言不發到和我們發洩怨氣。從中我們去打開他們的心結。

我們告訴他們,造成家庭現在慘狀的不是自己的親人、而是邪黨迫害造成的。自己的親人都是好人他們都承認。不是大法弟子主動把你們扔下不管,只顧自己,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是去救人,是完全為了別人。他們從不做壞事啊!只是這個邪黨自己貪污腐敗不說,還專抓好人,不管壞人。你不怨錯對像了嗎?

他們說:「你坐家裏,人家能抓你來嗎?還是自己找的!」
我們告訴他們:你看奧運期間,全國抓了近一萬人,不都是在家裏呆的好好的被無辜抓走的嗎?

他們說:人家不讓煉就不煉,幹嘛非得和共產黨對著幹?你能幹過人家嗎?你們天天到處貼、發「天滅中共」,誰執政都得抓!

我們感到這些被邪黨歷次運動搞怕了的中國百姓真是可憐。他們被扭曲了的不正常的思維方式已成自然。面對這些,真不是一兩次就能解決的。我們不急不躁,深感救度他們的急迫,決心一定要救下他們。

二、用實際行動證實大法

農村被迫害同修的家屬,她們怨氣更大,尤其到農忙季節,所受之苦無處發洩,只罵自己的親人。

我們得知一個被判刑七年的男同修家裏只剩他五六十歲的老伴,到秋收了,二十多畝地的玉米收不回來,別說她家沒錢雇人,就是有錢,農忙季節每人每天五十至七十元都雇不著人。就在她最無助、為難時刻,我們一下去了幾十人,一天就給她扒完了所有玉米。可往回拉又犯難了,花錢雇不著車和人。於是我們農村同修立刻放下自己地裏的活,開著自家的四輪車,把玉米全部運送到家。這期間中午飯、水全部自己帶。中午就在地裏吃涼飯,喝涼水,還不耽誤整體發正念。東北的十月份,天已冷了,但同修們都是以苦為樂。

這樣一連兩年。到了第三年,這位同修家屬終於被打動了,中午主動為我們做了熱飯熱菜,一定要我們回她家吃。盛情難卻,我們回去吃了,飯後我們把自己帶的麵包、香腸等東西全部留給了她,這些都是她平時很少吃到的。就這樣一連四年了,我們一直主動幫她家秋收,每年全村都是她家第一個秋收完畢。而當地農村同修每年都是先幫困難同修秋收完,才幹自家的活,有時下雪了,自己地還沒收完。這位同修的家屬感動的拉著我們的手,不知說甚麼好,臉上充滿了笑容,從此不再反對大法,不再怨丈夫。

我們的行動,同時感動了全村人們,他們非常震驚: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有誰會相信,在這物慾橫流的濁世中,還真有這麼多純樸善良的好人無償助人。連村幹部都說:「法輪大法真是好啊!」我們在替她家幹完活的空閒時間裏,順便到本村人家中講真相、勸三退,結果講一個說已退完了,又講一家說全家都已退完了。怎麼回事呢?一打聽附近同修說:由於這幾年的行動,深深打動了全村人,是她們借此機會,把本村人挨家挨戶講清了真相,順利的全部做完了三退。那麼大一個村子,沒落一人。大法弟子的形像,深深的印在了他們的心中。

又過大年了,我們照常帶上米、麵、油去看望同修家屬。她眼含熱淚拉著同修的手,懇切的反覆追問,這些東西是誰買的,必須告訴她名字,她以後好回報。同修說你就別問了,人家不讓告訴,我也不能說,你就記住大法弟子給你買的,是我們師父讓我們這樣做的就行了。她只流著淚百般感謝,看得出,她真的了解了她丈夫修煉所在的群體都是多麼好的人。從此認定這個法一定是最正的。

還有一個也判了七年刑的男同修,由於他家離城裏遠,平時沒有聯繫。同修被投進很遠的一個城市監獄裏受迫害已經五年了,我們不知道,家人也從沒去看過他。是一個同修走親戚講真相才得知此情況。他家也非常困難,歪歪斜斜的房子,隨時可能倒塌,同修的妻子領著十幾歲的兒子,說下雨天都不敢在屋裏住。她家種了幾十畝地,秋天搶收季節正在犯難。大家聽說後,一下子去了七十多人(都是自願去的),一天就把幾十畝地全部收完。中午照舊在地裏吃自帶的涼飯,帶的水不夠,我們從井裏打了兩桶生水抬到地裏,那天天很冷。這些她看在眼裏,跟著我們不停的說:「我早認識你們就好了」。我們給她講真相勸三退,她說甚麼也沒入過。告訴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高興的說,這回我從心裏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

過大年了,我們去看望她,她告訴前去的同修,她去村委會要求貸款修房,村幹部告訴她:煉法輪功的一律不管!再困難也不管!她看到同村的殺人犯和其他罪犯的家屬都給貸了款,翻蓋了新房,全村她家最困難,唯有她家沒人管。她和別人借,都怕還不起,沒人借給她。同修和她說,這些大法弟子條件也不是都好,但會儘量幫她,給她講了真相,留下五百元錢走了。

回來介紹情況後,知道的同修根據自己的實際能力,主動的為她湊錢,共湊了七千多元送去了。我們這些舉動,使她整個家族的親屬都改變了對大法的看法,對在押的弟子少了幾分怨氣。

還有一件事,就是在我們給她家扒玉米的當天,大家都在忙著幹活,發現有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站在我們一旁很長時間,一直看著我們幹活,也不說話。一個同修前去和他搭話,才知道他們地和這家挨著,他們一家也在自己地裏扒玉米。看到有這麼多人幫她家幹活,心想可能是大法弟子。一了解,他原來也修過大法,後來被邪黨綁架坐牢後邪悟了。話語間還滲透著他諸多的不理解和歪理邪說。我們幹完活一部份同修又到他地裏,一邊幫著幹活,一邊和他切磋,講真相。他聽著聽著一下明白了,說:以前只聽邪黨的,不和其他同修接觸。原來我受騙了!聽你們一說,原來是這麼回事啊。他激動的向我們要書,表示從新回來繼續修。他的家人也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還有一個被迫害致死至今遺體未火化的男同修家,拋下四十二歲的妻子(沒工作)和十五歲的女兒,還有四位老人。人死後,一切喪事及死者所需衣物,都是大法弟子幫助做的。過大年了,有一個做生意的同修主動買些新衣服送給她家大人孩子,並留些錢過年用。每逢孩子開學前,都主動送去學費,並告訴她:「請你放心,你的孩子,就是大法弟子的孩子, 我們不會看著孩子沒學上,她能念到哪,我們就供到哪!」

我們的行為,使這位同修很內向的妻子,從不理解和痛苦中掙扎出來,對生活有了信心。她堅強的說:「就是傾家蕩產賣房子,我還要繼續上告,一定要為丈夫討回公道!」這整個過程中,當然要貫穿著講真相,使她理解了丈夫,並把大法的美好介紹給了她的家人。現在經她介紹,她的姐姐和媽媽都在看《轉法輪》

我們還給被關押女同修的丈夫每週打掃衛生,平時關心他;還經常關心其他被關押同修的孩子等等,都是根據每家不同情況在有地放矢的做。當然也少不了多關心獄中的同修,要寫起來實在太多了,我只是舉幾例。現在我們地區所有被迫害同修的家屬,基本都明白了真相,她們都把我們當成最親的人,相處非常溶洽,有甚麼心裏話願意和我們講,有甚麼過不去的困難願意找我們幫忙,他們說:「自己的家族和親戚都沒有你們好」!有的農村家屬我們去幫助秋收時,在家殺雞燉肉送到地裏。這些家屬都經常去獄中探望親人,對親人沒有怨恨,只有同情和關心。獄中的大法弟子們看到家屬的變化這麼大,都很激動,他們正念更足了,意志更堅定了,他們在裏面做的非常好,背法、發正念、勸三退成風。從獲自由的同修個個都是響噹當的精進實修的大法弟子。

我們的體會是:在這過程中,使大法弟子得到了提高,使眾多的家屬和世人明白了真相從而得救,使離開法的從新回到法中,獄中同修吃苦再多,也會得到欣慰。從中體悟到:也只有我們心中無比崇敬的師父,及師尊傳給我們的高德大法,才有如此大的威力,才能不斷的提高著他的弟子,改變著這一群可貴的眾生。正像師父所說:「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精進要旨》〈警言〉)

寫到這,可能有同修想:你們是否都很有錢啊?得多少錢才能做這麼多事情啊。不是的,我們都是在用心去做,所以就能做好。我們有很多同修沒有工作,幾個人在一起給別人打短工或做鐘點工,掙的錢全用來證實大法。有的同修常年忙的以方便麵和掛麵為主,整年很少吃上幾頓像樣的飯菜,把多年省吃儉用攢的錢,全部用於證實大法。有一個退休老師,常年沒買過水果,從不吃貴菜,很少添衣服,把退休工資幾乎都用在證實法上。還有一對退休的老工人同修,常年很少吃菜,以鹹菜為主,只要為大法就會慷慨解囊。還有一個同修幹了幾天臨時工掙了三十七元錢,三十元用來證實大法,只留七元吃飯用。有的同修襪子破了,補了再穿,說反正在鞋裏沒人看見,當證實大法需要錢時卻大大方方往出拿。還有的全家修煉的同修,自己住破房子,卻能把賣山賣地的錢大把大把的給證實法用。當然有些做生意的同修付出可能更多些。總之大家通過學法,明白當前甚麼最重要,甚麼是我們最應該做的,所以效果一定是最好的。正像師父所講的:「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精進要旨》〈再認識〉)這點我們深有體悟。

最後,希望大家都能關心救度被迫害同修的家屬,他們都是我們最該救度的人。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