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老法官的心聲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我原來是一名法官,親歷了中共建政到現在數十年中國社會的風雲變幻。

我們那一代人從小就接受儒家的「仁、義、禮、智、信」的教育,接受傳統道德觀的薰陶,相信善惡有報,敬天畏神,這些東西在人們的心靈中佔據主導地位。也正因為如此,中共邪黨竊取政權後,為了讓中國老百姓都聽命於它,不斷的給民眾洗腦,但是受傳統文化的教育,許多人還是會為了一句諾言,為了維護信念、維護正義,不畏生死,寧可玉碎不為瓦全。

就拿我們司法界來說,有一大批人在辦案當中,會避開中共制定的不合理條例,憑著良心辦事,因此挽救了很多可能會被錯殺的人。有一次,一個工廠著大火,因為找不到原因,就要把責任都推到值班者身上,說他「仇恨政府,故意放火」,這樣基本上就定下來他要被處死了,可是我覺的人命關天,所以又詳細調查此事。

我發現:他值班時雖喝醉了酒,但他根本沒有動機去放火。開庭時,從他說的每句話中,我都能感到他說的是真話,不是某些人說的「公敵」,他眼睛裏期盼著我能救他。同時,他母親也來找我,給我跪下,請求我放過他的兒子,說他兒子不會幹那種事,他是一個孝順的、有道德的孩子,他家裏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全指望著他。我也深知他是被冤枉的,所以最後我判決此案不成立,並立即將他釋放。就因為此事,我被停止了工作。

像這樣的事情,在當時那個時代是很多的。中共的那些統治者們也看到了這個問題:如果不改變中國人幾千年來的傳統思想、傳統文化,中共這個西來幽靈難以在中國立足,所以中共不斷的搞運動,三反、五反、鎮反,反右等等,這些都沒有達到根本的目地,最後又發動了一場所謂的「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把家庭婦女、工人、農民、知識份子、學生……統統拉入運動中來,目的是給所有的人洗腦,讓人們都信無神論,從而以中共邪黨為中心轉動,邪黨說啥是啥,實際上是把中國人給軟化了,從骨子裏抽掉了民族氣節,變成了沒有根、沒有靈魂,思想被共產邪靈控制著的軀殼。

在文革中,我也受到衝擊,被批鬥,就在我要被害死的時候,一個執掌實權的人出現了,他看到我,立即把我轉移到安全的地方,保護起來。這個人就是那個曾被冤枉放火燒工廠的人。後來,我和我的子孫又多次得到這個人的照顧,從而有了好工作和前途,我也得以安享晚年。這真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如果當初我錯殺了他,那今天我早就被別人錯殺了,如果我當初讓他家老小沒有依靠,那現在我的子女說不定也在飄泊中不知去向,這真是天理公平啊!可是現在還有多少人相信這個真理呢?

被中共變異後的司法系統,貪污腐敗、一切向錢看,吃完被告吃原告,只要能弄到錢,甚麼良心不良心的,道德值多少錢一斤?執法者成了有權有錢人的奴隸,成了中共邪黨的劊子手。特別是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邪黨為了達到鎮壓的目地,曾經拿出一年中國民經濟的四分之一來驅動迫害,司法人員為了私利,羅列罪名把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送進監獄,造成無數冤案,致使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殘、致死,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他們的親人承受本不該承受的痛苦。這些作惡者罪業何其大!

目前秦皇島撫寧縣榆關鎮的郭道友、昌黎縣糧廠小區李玉榮、昌黎縣安山鎮胡日美三名法輪功學員都面臨著中共邪黨法院的非法審判,他們有甚麼錯?製作、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有甚麼錯?邪黨有甚麼理由不讓人說真話呢?說真話是人的基本權利!「三鹿集團」是中共扶持的產品,卻長期在奶粉中添加化學原料三聚氰胺,坑害了600多萬嬰兒,中共在全國的媒體上大張旗鼓的說假話、搞假宣傳,卻不允許法輪功學員把法輪功的真相講出來!可是邪黨的法院非要找理由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而且昌黎縣邪黨法院人員還騷擾、恐嚇、威脅胡日美、李玉榮家屬不讓請律師,勒索胡日美家屬十多萬元錢,至今不放人。司法系統的人都在幹甚麼?你們真的就要錢不要命嗎?

我經歷過了中共的數次運動,深知邪黨的遊戲規則:它向來是利用一部份人去整另一部份人,最後參與整人的人也是被邪黨整治的對像。風光不過是一時,過後面臨的是無盡的痛苦。幾十年來,邪黨作惡多端,人神共怒,迫害法輪功,給中共的棺材釘上了最後一顆釘子,中共邪黨不久就將被上天所滅,追隨它行惡者也將遭到無盡的惡報。所以我希望秦皇島的司法系統可以從我的經歷中得到一點啟示,善惡有報是永恆不變的真理,快停止你們的惡行,將功贖罪,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為自己留條後路!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10/1895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