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大法 家人也受益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2000年冬天的一個晚上,我的兒子在鄰居家玩,九點多回家被村民家的騾子踢倒,鄰居把我和丈夫叫去,我們把兒子帶到鄰村去看醫生,下巴縫了三針,解開衣服檢查胸脯有一個蹄子印,檢查完,醫生囑咐回去好好觀察,發現異常趕快送到縣醫院去看,說「真幸運,沒踢掉下巴夠好的」。

第二天孩子咳嗽吐血絲,到縣醫院,內科醫生說「傷到了胸膜,需要慢慢養」。外科醫生說先拍片,在等片期間孩子一直在吐血絲,丈夫問我,該不該去找騾子主人家,人們都說該去找。我說,人和人還要看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何況是騾子。別去找了,孩子沒事比甚麼都好。因我當時想,我是修大法的,師父教我們,修煉的人要與人為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為別人著想,所以我就沒讓丈夫去找。就這一念,奇了,兒子不再吐血絲,拍出的片子也正常,回家後因傷口有點發炎,輸了七天藥就全好了。

有人知道這事後來看望,說:踢倒,沒用蹄子刨夠好的了,這騾子又踢又刨。我說:孩子說踢倒他就甚麼也不知道了,也許是因為沒動才沒刨他。來人說:就是不動也不行,它也會刨的,要是動還要追呢,有一次追著踢我母親,我母親跑到屋裏關上門才算完,我的姑夫被踢養了很長時間。

我聽了有些後怕,兒子才十三歲,又被踢的甚麼也不知道了,要是像以往一樣踢,那兒子的小命也保不住了,真是應了善惡有報啊!要不是修大法後果真不敢設想,師父講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亞法會講法》),這不真實應驗了嗎?村裏人也都說太幸運了。

2006年6月,我兒子在一礦山開裝載機,去修車時因剎車和方向盤失靈,從坡上沖下來,頂在磚堆上停住,人、車完好無損,把旁邊的人可嚇壞了,孩子回家和我說:幸好頂在磚堆上,要是頂在牆上就太危險了,牆上有七、八個人在幹活,說不定就把人家給……我在車上沒害怕,下了車一看把我嚇的坐在了地上。

我告訴兒子,你要感謝大法,是你帶的護身符保護了你,是師父給你化解了這一災難,從那以後兒子常把護身符帶在身上。

我丈夫有十多年的腰腿痛病,也曾四處求醫沒有好轉,怕涼、怕累,不能幹重活,每年都犯一兩次,這一次特別重,自己不能翻身,得人扶和穿衣服,又是星期六手上又沒錢,在沒辦法下,我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給病人念一念此書,如病人能接受,可治病,但對業力大小不同的人效果也不同。」

我讓丈夫聽師父講法錄音,兩天聽了兩講,就能下地遛達了,晚上親戚們都來了,打算星期一去看,可星期一早上,丈夫自己把衣服穿上了,說「不用去看了,我好多了。」第四天就和我去鋤地了,也就從這一天開始,邪惡中共開始對大法進行了迫害,他中斷了聽法。在我被迫害期間丈夫跟著承受了很多,但也得到了福報,他那頑固的腰腿痛好了,醫生說過像他這樣的腿去不了根。2005年秋天丈夫又得了前列腺炎,通過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退了隊,病也好了。

寫出以上事實是想,誠心誠意告訴善良的人們,不要聽信中共的謊言與欺騙,善待大法一念,就會得到天賜幸福平安,在這人類道德敗壞的社會中,天災人禍防不勝防的世道中,給自己一個擁有美好未來的機會,切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要誠心誠意,心誠則靈嗎,一定要切記!一定要切記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