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文盲到幫助他人修改文章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我認識一位五十多歲的女大法弟子,她小的時候因家境困難只斷斷續續的上過兩年小學,到中年的時候又身患重病,十年的病床生涯讓她幾乎成了文盲,她修煉法輪功以後,開始由聽師父講法,聽別人念法,後來自己能通讀大法。她從學寫字開始寫出了許多證實大法的好文章。

那是2003年,師父對《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這篇文章評語後,她拿起筆來揭露迫害,證實大法是正法形勢的需要,不能被文化低這個觀念框住,只要是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她就做。她向一位同修請教寫文章的方法和格式,同修為了不增加壓力,就給她說:「寫文章其實很簡單,想說啥,就寫啥,不會寫的字就問。」

她開始寫師父救她的神奇經歷,剛拿起筆的時候,幾乎每一句話都有幾個不會寫的字,有時一個常用的詞一個字都不會寫,她拿來孩子的《學生字典》,有的字拿著字典抄,有時問丈夫和孩子,不會就空著。她第一篇文章的初稿第一眼看上去就像小學生的填空題,仔細看時裏面有不少的錯字、別字、勾勾、圈圈。她自己連問帶抄的寫完後,讓孩子或丈夫幫著改字、填空、她再抄,再改多次後再讓同修幫她修改,她再抄就這樣她一遍一遍的堅持著。初期的時候,像小學生作業本大小的兩頁紙她竟抄到半夜。

有一次她學法中發現自己有一個隱藏很深的怕心,她就把這個心的表現和修煉體會寫出來向明慧網投稿,上網的同修看過那只寫了半頁紙的文稿,邊笑邊說:「哎呀,你寫的這是啥?」好同修樂呵呵的說:「我的一個怕心。」同修問就你這也上網?好同修坦然作了肯定的回答。這幾句話的文章沒有華麗的詞藻,但卻實實在在的找出了怕心的根,寫的過程中她感覺到自身去掉了很多不好的東西。她認為,把自己的體會寫出來對那些和自己有相似之處的同修幫助,對整體提高有好處。

她不懈的堅持寫下去,在後來的日子裏,明慧網上時常出現她揭露迫害、證實大法及修煉體會等文章,隨後附近不少同修寫證實法的文章時經常找她切磋,讓她幫著把關,在這過程中她又鼓勵多名有寫作能力的同修利用各自所長參與到證實法中來。

二零零八年夏天,我見到一份揭露迫害的手稿,從內容上看是我認識的一位同修寫的,我看著那份手稿我心想,到底是高中生寫的,就是好,這時我突然發現有兩個字是她的字體。見了她我問了這件事,她平靜的告訴我,為了保護同修她經常把同修寫的東西再抄一遍。

她的話讓我的心為之一震。從文盲到幫助他人修改文章,在常人看來簡直是不可能的事,而在修煉者面前它的距離竟如此之小。師尊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也證實了這一法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