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拖不決的整體問題,我修心了嗎?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W5衛星的新唐人被停播已經將近四個月的時間了,開始大家還比較關注,但因為隨後出現的邪惡大面積綁架大法弟子,造成了大家對新唐人這個項目有些分心,以致耽擱了這麼長時間,損失是巨大的。最近,我地幾位比較關心新唐人的同修在一起交流了一些認識,呈獻給大家,請同修共同探討。

甲:我覺的,我們大陸同修沒有重視安裝新唐人,是第一個原因。

乙:主要是大陸同修的認識沒有跟上,很多是因為怕心,而且這個「怕」不容易被別人發現,比如,大家都發傳單、都出去講真相,唯獨你不講,可能一下子就看出來你有怕心,自己也可以看到差距,這個大家共同關注的「場」就促使你精進。

丙:而且「講」與「不講」,是有與無的區別,就是你是不是大法弟子的界限,一說你不能成為大法弟子了,很多同修就一下「精神」起來,「快出去講吧,否則就不能成為大法弟子了。」可是,你沒有安裝或沒有推廣新唐人,只是少做了,不影響成為大法弟子,只是少做與多做的問題,只是做與做好的問題(當然安裝、推廣了,也不是說就是做好了),不影響成為大法弟子,有些同修潛在是這樣想的,所以有部份同修就在拖拉著修這方面的心,讓這方面的執著長期固守著。邪惡就乘虛而入了。

丁:有時,我們只是勸退,好像人家退了我們就沒有事情可做了。其實,長期受到邪黨洗腦的中國人,今天又時時在接觸邪黨媒體中洗腦,思想是不穩定的、有反覆的,如果不能長期講真相,這個生命就還可能被迷惑,但有時我們的時間根本不夠,所以,讓他們看新唐人,是一個持之以恆堅持收看真相的最佳選擇。

丁:歷史上,許多王朝要想打敗另一個民族容易,可是想要長期征服他們就不容易了,得同化一種文化,才能江山穩固。邪黨也是抓住了這個規律,先打倒傳統文化、再灌輸邪黨的邪教邏輯,人們的良知和判斷力喪失後,邪黨統治才穩固了。

甲:今天我們破除邪黨文化,也需要破除它的土壤,也就是它的黨文化,這需要天天講,時時講,最有力的方式就是電視媒體的跟進。

乙:現在是安裝和參與新唐人的同修著急,而原來不重視的還是不重視,所以,這個局面不改變,整體的力量還是差了許多。

丙:這一點我也同意,但我覺的參與和安裝的同修,也同樣存在著很大的問題,不然邪惡也不會鑽了這麼個大空子。我近段時間發現,我有一個求得多安裝新唐人、從輿論上把邪黨壓垮,從而能夠在人的層面制約邪黨甚至解體邪黨,想用人的東西制服人的東西。

丁:也有同修把新唐人項目看作是自己的項目,因為參與的人有限,所以總想讓更多人參與、讓更多人安裝,可是一時大家又沒有參與和安裝,顯得自己很孤立,所以很多參與的同修很著急,甚至埋怨同修不重視,形成了一定的間隔。

甲:還有同修反映,安裝了新唐人,自己執著起電視節目了,也津津樂道的看。如果是為了講真相多吸取點素材也行,可一些同修是著迷電視劇等其它節目。

乙:許多同修確實對新唐人有「情」了,因為在大陸這個環境,到處都是邪黨的聲音,一聽到「順耳」的話,就覺的很舒服,又知道是大法弟子辦的,所以尤其的「喜歡」,其實,那是給常人辦的節目,是海外大法弟子在走自己證實法的路,我們只是配合海外同修讓大陸同胞能夠看到真相,是我們常人中的一個工具,與大法網站明慧網是截然不同的,新唐人只是常人媒體。

丙:還有收費問題,有的同修收費,有的同修不收費,並認為收費不好,不同的認識無法相互包容,彼此間隔很大。

丁:其實,出現問題之後,大家的反應,也是我們應該正視和歸正的。有消極等待的,有後悔給朋友介紹的,有埋怨同修的,有依賴海外同修的,有等待師父出來做的,還有慶幸自己沒有安裝的,各種人心都表現出來了,如果大家能夠修自己,就變成了好事。

甲:目前,許多同修開始安裝新唐人亞太台,我覺的,目前不能這麼等著、觀望著,有亞太台就先推廣亞太台,以後w5恢復了,可以兩個台一起看(節目不一樣)

乙:不過,有一個問題,我們推廣亞太台,不能就此喪失對W5的正念加持,否則就等於逃避了。

丙:許多同修,安裝了或比較重視的同修,有的目前還在盼,我們不能天天「盼」,「盼」是人的狀態,因為人沒有能力決定事情的成敗,所以人就只能「盼」,而我們不同,我們是大法弟子,完全有能力決定這件事情的走向,只是我們得修出來,得同化大法,在法上做,就無所不能了。

丁:這是個整體的事情,但每個人不能說「是整體問題」就把自己列在之外,應該說是大陸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有要提高的問題,是整體中相當高比例的大法弟子沒有修好才出現的這麼大的干擾。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