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一定能堂堂正正的回家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近年來,成都一些大法弟子被邪黨綁架、判刑,甚至勞教,有的還被反覆關押、長期關押到洗腦班迫害,能堂堂正正的走出黑窩的大法弟子甚少。這究竟是甚麼原因呢?我們到底能不能破除舊勢力給我們成都大法弟子設的這一死關?我們能否不辱使命,像個大法弟子的樣,解體邪惡的所謂考驗,更好的救度眾生?

一、兩個原因

大法弟子不能堂堂正正的走出來,我總結有兩個原因:

1、執著想出來的心驅使

這是最普遍的大法弟子的想法,很多大法弟子被綁架後,大部份都遭到非法刑事拘留半月至一月,而後再轉入類似新津洗腦班等地迫害──違心轉化,這已有逐漸走向邪惡的固定模式的趨向。

在洗腦班中,邪惡人員用偽善和欺騙、恐嚇等多種手段,迫使大法弟子違心的表態,長期以來給在那裏受迫害的大法弟子造成假相──不屈服、不寫保證,就得一直被關押在洗腦班中,別想出來,如大法弟子劉暉,已被關押兩年多,據出來的同修講,她已經精神不正常了;還有某單位夫妻倆,因為一直不「轉化」、不寫保證,就一直關在那裏,被安排掃地,迫害夫妻倆所屬「六一零」也一直拒不去接他們回家,寧願自己掏錢支付洗腦費(現在洗腦班費用已從撥款轉向主要由當地派出所、街道辦支付,即原則上由誰送去的人由誰承擔洗腦費用,包括包夾人員工錢等)。凡此種種,都讓所有到那裏去的大法弟子認為,與其在那種地方學不了法、煉不了功,也救度不了眾生,不能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耽誤比黃金還寶貴的時間,還不如先假裝寫一個騙人的保證,先回來再聲明所謂保證全部作廢,好繼續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2、長期混事不想付出 只想撈取好處的心驅使

這種長期在大法中混事,不想為大法付出的同修只佔大法弟子總體的很少一部份,因害怕跟不上正法進程,圓滿不了,也做一點講真相之事,卻被邪惡鑽了空子進行迫害,一旦因修煉大法而被非法抓捕,就會從內心和大法算計常人中的得失,沒有真正從正理上認識為甚麼學大法,為甚麼要修煉。這些同修雖也在學大法,卻沒有真正走進大法,這種人一旦被迫害,心中也知道大法好,但因為放不下常人中的一切,在親情、人心的驅使下,最終選擇放棄大法;或即使出來也不再參與到講真相、救度眾生中來,所謂的在家煉、不出來。

上述原因致使我所認識的被新津洗腦班迫害的大法學員,能堂堂正正出來的非常少。寫假「保證」出來的同修甚至表示:「大法早已在我心中紮下了根,任何人、任何力量也不能從我的頭腦中挖去,我就是要修煉大法。」但同時又說:「現在新津洗腦中被迫害,必須寫(不修煉)保證,否則根本出不來,能出來的都是寫了保證的。關在那裏能幹甚麼,甚麼也做不了,大法的事、救度眾生的事啥也做不了,學法煉功都不能保證,我怎麼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外面還有很多證實大法的事等著我去做呢。」

二、重溫師父針對破除邪惡安排的法理

師父針對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怎麼破除邪惡對我們的迫害這一點是怎麼講的呢?

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中講:「宇宙中舊的邪惡勢力為了達到它們所要幹的一切,不斷的利用它們自己所製造出來的、不符合宇宙真正法理的邪惡安排,直接參與對大法、大法弟子與眾生的迫害,利用大法弟子人的表面沒去掉的觀念、業力動搖大法弟子的正念。因此一些學員在被迫害的痛苦中承受不住,幹了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這是對大法的侮辱。」

也是在這篇經文中,師父還說:「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脫去這張人皮,等待大法修煉者的同樣是圓滿。相反,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

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中講:「真金越來越顯出來了,是不是這樣?如果你真能放下生死、甚麼執著都不存在了,它還存在越來越不行嗎?還存在讓你轉化嗎?還存在讓你這樣那樣嗎?如果那勞教所幾百人、上千人大家都能做到這樣,我看那勞教所它敢擱你們嗎?!話是這樣說,不在那個環境中說起來好像容易,所以師父在這裏講法就不願意講那兒的事。那裏是很難,但是不管怎麼難,你們想到你們的未來是甚麼嗎?你想到將來的果位是需要偉大的威德為基礎嗎?你想到你要得到的是證實過法的神、佛正果嗎?真的是因此把人都放下了嗎?!真的金剛不動的無執無漏了嗎?!真是這樣,你們再看看那環境是甚麼樣?」師父還講:「看上去表面好像是人的表現,實質上不是。是修煉到那一份上了,真正達到那個境界了──抓來了我就沒有想到過回去,到這兒來了我就是來證實法來了,那邪惡它就害怕。」

明慧上的修煉文章中,一位大法弟子在家人來接他時,一見面就問家人:「你們給了錢沒有?」見家人猶豫,以為家人用了錢疏通,扭頭就要走回監獄,家人和警察忙說沒有用錢,這才回家。同修的行為有力的證實了大法,沒有給大法抹黑。

還有一位同修,在洗腦班中被迫害,惡人也一直都以非「轉化」不能出來,直至威脅判刑勞教。但同修卻從不認可,非但沒有被「轉化」,反而在惡人拿來的「五書」上寫了以下內容:

悔過書:無悔、無恨、無怨,以苦為樂。大法徒某某某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於某某勞教所

決心書:遠古誓約,助師正法,放下生死,堅修到底。大法徒某某某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於某某勞教所

保證書:不負師恩,不負眾望,做好「三事」,圓滿歸程。大法徒某某某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於某某勞教所

揭批書:《九評共產黨》明述,《解體黨文化》代言。大法徒某某某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於某某勞教所

檢舉揭發書:江鬼賣國,國人不知,明瞭真相,再也不迷。大法徒某某某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於某某勞教所

最後這位同修破除了邪惡的安排,堂堂正正走出了邪惡的黑窩。舊勢力妄想用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使大法弟子留下永久的污點,最終毀掉大法弟子的圈套徹底破滅。我們的同修在這一點上真正做到了放下生死,證實了大法,用自己的行為堅決否定了舊勢力以此為藉口進行所謂的考驗。甚麼是放下生死?我想這位同修已圓滿的向師父交了合格的答卷。

三、成都大法弟子能否破除邪惡的這一安排

就目前成都市大法弟子現狀,邪惡針對我們的迫害不可謂不費盡心機,長期以來對成都大法弟子採取這一手段迫害,使大法弟子違心的留下污點換取自由,對堅定者予以更嚴厲的迫害。最嚴重的是今年十月中旬,武侯區法院非法判刑的鐘芳瓊、劉嘉等十一名大法弟子,他們先後都曾被關押在新津洗腦班中迫害,周慧敏拒不「」轉化,被轉到臭名昭著的青羊區醫院迫害致死,舊勢力執意想把成都大法弟子拖入不得不向邪惡保證這一怪圈,妄想最終把我們變成一個個不合格的大法弟子,讓我們在這一死關中走不出來。

這是一個極其嚴肅的事關生死的大問題,不能不使我們每個成都大法弟子認真理性思考,最終做出對自己生命永遠負責的選擇!我們真的不能徹底破除邪惡的惡毒安排嗎?只要是認真學過法的大法弟子都能很肯定的回答:我們能!

話雖如此,但真正落實到每位同修的實處,在那種來自另外空間的邪惡之場和親情等各種執著心交織在一起的強大壓力下,真正做到確非易事。但我們是不是應該想想:我們是幹甚麼來了?我們不是來證實大法的嗎?我們是這樣給未來人開創未來的修煉形式嗎?這種名為出來好救度眾生,實際卻在給大法造成損失的行為,不正好中了邪惡為迫害我們找藉口的招了嗎?客觀上還為邪惡生命從新輸注了黑色的能量。我們是大法所構築的金剛之體,對大法的正信是堅不可摧大法弟子的能量之來源,迫害我們的不是人間的生命而是另外空間的邪靈啊!順著這一思路,我們不管是黑窩內的或是自由之身的大法弟子,我們這個整體的修煉成熟與否和對大法的堅定正信是決定能不能破除邪惡安排的關鍵所在,在這場前所未有的宇宙正邪大戰之中,在邪惡的力量已被削減至最低的情況時,難道我們大法弟子整體的正念還不足以讓這些新宇所不容的邪惡生命灰飛煙滅嗎?!

我堅信:如果我們成都大法弟子都能踏踏實實的認真學法,切實的溶於法中,使自己真正成為大法中的一粒子,就會使我們擁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能量源泉來解體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有一顆真真正正對自己、對眾生嚴肅負責的心,我們大家一起來破除邪惡毀滅大法弟子的惡毒安排,我們一定會走出邪惡設計的怪圈,不辱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堂堂正正的走出黑窩,完成我們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

讓我們共同見證這一偉大的歷史時刻──當師父問我們:救度眾生再有十年,你們還幹不幹?我們共同堅定的回答:「幹!」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