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正的做到了敬師、敬法了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我一直以來不願參加學法小組,因為總覺的一參加學法小組就犯睏。不是找這個理由,就是那個理由,反正就是不願去。後來通過看《明慧週刊》和學法,悟到是自己差的太遠了。現在各個地方都成立了學法小組,而自己還找理由不想去學法小組,這就是惰性和求安逸心帶動的。後來我每天都準時去學法小組。

我們的學法小組一共有五、六人,學法時間較長後,有伸著腿的,有後背倚著牆的,有把書放在腿上的。尤其是我,時間較長後,我就找各種各樣認為是舒服的姿勢看書;有時困大了,就找點東西吃;有時就趴在床上看書;有時就坐在沙發上手托著腮幫,書放在腿上就迷糊著了。同修念的一個字也沒有聽進去,睏魔上來時那種滋味真的很難受,真想立刻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可是礙於情面沒有那麼做。事實上自己壓根就沒有想戰勝睏魔,壓根就沒有好好找自己。

這樣的狀態有一段時間了。一天,我們學法之前,一個同修阿姨說了這麼一段話:「我們學法時在另外空間都是錄像的,這麼一個神聖的學法場,你們卻在這裏幹甚麼的都有。睡覺、說話,這是對師父和對大法的不敬啊!我認識的一個同修,修煉十幾年了,她手裏的書就像新的一樣,看書的時候輕輕的翻開,生怕弄壞了紙張,那是發自內心的珍惜。雙手捧書的時候,都是用書皮長出來的一塊包住書兩邊。雙盤腿,雙手舉起,捧著書看,一直是這樣的,點點滴滴都是這樣嚴格要求自己。如果正看書的時候,腦裏出現不好的念頭,她會立即抓住這個不好念頭去向內找並及時清理。所以法的內涵才會顯現給她看。她說她現在把《轉法輪》都裝到腦子裏了。師父為我們做了那麼多,為我們承受了那麼多,你們知道師父為了弟子吃的是怎樣的苦嗎?手捧著書就這樣舉一會都不願意承受,吃這點苦都不願意付出,你們想過師父吃了多少苦嗎?」

阿姨還講有很多,當時我聽了之後已是熱淚盈眶,另一個同修也在落淚。整個學法小組靜靜的,大家都感到心情很沉重。是啊,我們學法時都不能端端正正的坐著,這麼神聖的場,我們卻像常人一樣的不嚴肅甚麼姿勢都有。《轉法輪》中說:「那個時候上學的人,都要講究打坐,坐著要講姿式的」。古時候的人上學尚能如此,那麼今天的大法修煉者是更應該敬師敬法的。

不是法理不給我們展現,是「付出多少,得到多少」(《轉法輪》)。真的一思一念的嚴格要求自己,法理就會給你顯現。我們連學法的時候書都不願端端正正的拿起,時間長了嫌累,又放在腿上了,腰也貓了,腿也伸了,這點苦都不能吃還能吃甚麼苦呢?法對每個人都是平等的,我悟到,不是法理不給顯現,是自己沒有真正做到敬師敬法,沒有嚴格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和行為舉止,沒有做到像一個合格的大法徒一樣,那麼你想看到甚麼呢?!學法這麼多年了,如果不是通過同修的點醒,真的沒有悟到自己沒達到敬師敬法的標準,還以為自己做的挺好呢。真的自愧不如啊!

如今我們的學法小組,學法的時候每個人都能嚴格要求自己,端正的雙盤著,雙手捧著書,一個字一個字的讀法。即便是累了,我們也保持坐姿,腿疼了就單盤或散盤。因為我們想到的是師父過多的付出,我們歪著、仰著的怎麼對得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啊!吃這點苦又算得了甚麼呢?通過這次的切磋每個人都在提高。

同修們,如果還有像我以前一樣的狀態,請及時糾正,另外空間聽法的人都是跪著的。我們也是要講形式的,當然心到位了,行為是隨著心性表現出來的,我們主要就是修心。大法給了你神聖的一切,那為甚麼我們不能嚴格的做到一舉一動都符合大法的標準呢。

個人層次有限,望同修們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