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小平上訴案 律師要求成都市中院公開審理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法院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枉法對法輪功學員嚴小平判刑三年。嚴小平已向成都市中級法院提起上訴,並聘請了兩位北京律師作無罪辯護。律師要求中院進行公開開庭審理。

十月二十日下午,兩位律師到成都市中院見嚴小平案的主審法官汪明,要求公開審理嚴小平案,因汪明及合議庭人員均聲稱「要開會」,故未能見面。兩位律師在與汪明通電話中,再次表達了這一強烈要求。此前,兩位律師也都分別緻電和致函成都市中院,要求嚴小平案二審公開開庭。

律師表示,一審法院認定的嚴小平構成利用×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不當,嚴小平案在事實和法律適用兩個方面都不符合定罪的要求。同時,一審程序違法,按照相關法律規定,二審應當公開或發回金牛區法院重審。

據所謂一審判決書記載,九月八日金牛區法院對嚴小平審理過程中,「成都市金牛區檢察院以調取新的證據為由申請延期審理,本院予以同意」。但判決書卻沒有記載延期至何時,何時再次審理。事實上,對嚴小平的所謂「審理」只有九月八日,也就是說,所謂「審理」過程都沒有走完,法庭就下了判決!這是非常嚴重且荒唐的程序違法,依據相關法律,此案應退回金牛區法院重審。

同時,對嚴小平的一審沒有公開開庭,連家人都未收到任何通知,更未能到庭旁聽。這也違背了法律上關於「不公開開庭」的相關規定。

嚴小平受迫害情況

嚴小平,四川省德陽人,七零年八月出生。他心地善良,老實本分,學習努力用功。八八年高考他順利考入成都無線電機械學校,學的是機械製造。九零年畢業分配回二重上班。由於工作需要,他自學了計算機。九五年就拿到了程序員資格水平證書。他還在二重職大教計算機。他家那幢樓後面的托兒所就是一個法輪功煉功點。他看到那些人都身體健康,平靜祥和,那些人向他洪法說法輪功教人向善,同時無條件的幫助人解除疾病,使人達到更高的境界。經過一段時間的考察,九九年三月他也去煉了。每天下午下班吃完飯就拿著《轉法輪》去學法煉功。

對法輪功的邪惡鎮壓開始前,嚴小平和他的母親、妻子都在修煉法輪功。鎮壓開始後,他們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最嚴重的是,他妻子因反覆被迫害,以至精神失常,至今尚未完全康復。其母親也是前後三次失去自由。嚴小平也是多次被非法關押。

九九年七月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中央電視台放的那些東西,他邊看邊說共產黨造謠,法輪功要真是那樣,只有傻子才會去煉。他依舊正常工作,學習,在家裏學法煉功。後來他想,我們是做好人,不像電視上說的那樣,他打算去上訪。想到共產黨歷次運動搞株連,為了不連累單位,2000年元月,他就寫了一份辭職報告,自己到北京去向世人展示大法的美好。沒想到被警察一陣暴打,關進了天安門派出所。德陽市駐京辦又叫他單位來人把他弄回德陽市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得知他回來被關押的消息,他妻子星期天去看他,嚴小平的臉還腫得老高。他在拘留所被強迫拖又髒又破的牛皮,乾雜活,穿的新皮鞋上到處是白斑。還強行讓支付在駐京辦的住宿費用、單位來回北京的一切費用以及被非法拘留期間的生活費。

十五天的日子過去了,德陽市610又讓單位把他接走,還分派了副所長、副科長等四人一起管他,並把那四個人的工資獎金和他捆綁在一起。農曆正月十五他又第二次去北京上訪,向政府反映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履行公民應盡的義務。為了不連累單位遭受共產黨的迫害,他又再次向單位遞交了辭呈,結果也是駐京辦催他單位把他接回直接送到德陽市看守所,沒給家人任何手續就把他送到綿陽新華農場非法勞教一年。其母親和妻子在知道這個消息後就去看他。發現他才被送到勞教所幾天就被曬得漆黑,而且佝僂著腰走路,據他說他左肋下面鼓了個包,而且還被惡警唆使犯人對嚴小平進行暴打。後來嚴小平又被轉到集訓隊迫害,惡人逼他侮辱大法,他就喊了聲法輪大法好,集訓隊的犯人又對他進行群毆。當時嚴小平的全身都是血黑色,回家兩年多才開始散掉。

從勞教所出來後,警察懷疑嚴小平在德陽市貼真相標語,以莫須有的罪名再次將他非法勞教兩年。在兩次非法勞教期間,警察為了強迫他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採取了強迫高強度強力勞動,名為訓練實為折磨的體罰,銳減睡覺和休息時間等手段實施迫害並強迫看聽誹謗法輪功的音象資料,高壓強迫洗腦。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五日,嚴小平的母親和妻子到新華勞教所給他送了一篇法輪功的文章,其母親因此被當地國安和社區派出所抓進看守所關了一年多,後被當地公檢法合謀非法判刑三年。其妻子因此也被國安勞教一年,關進了臭名昭著的資中楠木寺勞教所。

有一段時間,嚴小平被關在新華勞教所,他妻子被關在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他母親被關在德陽市看守所。一家三口既失去了人身自由,受到殘酷迫害,又斷了經濟來源,當地國安又強迫把他母親的工資停發了,只有兩百元的生活費。

嚴小平回家之後,二零零三年,英傑電氣公司專程請他加盟做技術工作,嚴小平工作勤勤懇懇,兢兢業業,買了大量電氣方面的書籍研究學習,很快工作上手,從技術角度給公司提了不少建議,公司產品性能大大提升,公司業績越來越好。二零零五年,他參加了職稱考試,獲得軟件設計師證書。

二零零六年,由於德陽國安特務的騷擾,嚴小平被迫離開公司,開始出來自己創業。成都一公司委託他設計新產品。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四日,嚴小平帶著初步設計好的產品到了成都,他打電話回家說產品還要等檢測結果。十一月十二日他回過一次家,以後就再也沒有音訊。十二月二十四日家屬才被通知到成都收拾他的東西。筆記本電腦、手機、移動硬盤、儀器、儀表、工具都沒有了,只有部份衣物,警察也不告訴家屬人在哪裏。後來家屬才知道,十-月十四日,成都市國安局、金牛區公安分局等的警察非法綁架了他,一直被非法關押在新津洗腦班。他設計的產品通過了檢測,客戶找那家公司簽合同,可是卻因嚴小平人沒有自由身而擱淺。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日,邪黨人員對他逮捕,他被非法關押在成都市看守所。家屬二月五日送去的被褥衣物等二月十四日才交給他。今年冬天很冷,看守所就更冷了,這些警察根本就不管人的死活。

九月八日,邪黨成都市金牛區法院非法對嚴小平判刑三年。嚴小平自己為自己做了信仰無罪的辯護。

參與嚴小平案一審誣判的責任人:
金牛法院(刑庭)
審判長:王燎
審判員:秦建春、凌思一
書記員:李玲
公訴人:金牛區檢察院鄧中文

二審責任人: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
地址:成都市撫琴西路109號 郵編:610031
刑一庭:汪明
院長牛敏
副院長:王平、劉楠、胡建萍、鐘爾璞、謝商華
院值班室:028─87780837,82915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