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宗教信仰自由」特派專員會談(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一日,「法輪功人權」與數名曾在中國大陸遭受迫害、或有親人仍在大陸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於紐約的聯合國總部大廈約見了聯合國「宗教信仰自由」特派專員阿斯瑪•加罕戈爾(Asma Jahangir)女士。會見中,法輪功人權發言人陳師眾博士向加罕戈爾女士講述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嚴重形勢,其他各位法輪功學員講述了自己或者親人在中國大陸遭受迫害的經歷。


高精度圖片
加罕戈爾女士(左三)在聆聽中國大陸法輪功受迫害的最新情況,她對受迫害法輪功學員及其受迫害的親人表示關注。

為了進一步講清真相,「法輪功人權」工作人員此次直接將正義的聲音傳遞到最高級別國際會議──聯合國大會上,向世界人民揭露中共迫害之殘暴。

法輪功學員聯合國作證 揭露中共殘暴

參加此次會談的迫害證人包括:

胡志華──他的弟弟胡志明被兩次判刑,現在腿部已被迫害致萎縮。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惡警仍然拒絕放人,也拒絕給予治療。胡志華的家人只好自己將輪椅送到遼寧省錦州市南山監獄。胡志明曾是國防單位的研究人員,如今只能坐著家裏送去的輪椅在監獄中度日;

黃萬青──他的弟弟黃雄於二零零三年四月從上海打電話告訴他,由於警察的追捕,他將離開上海去別處,但從此之後杳無音信,至今不知下落。他國內的家人四處尋找,黃萬青也在國外通過美國國會議員發信詢問,都沒有結果。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曝光後,黃萬青更加擔心弟弟的安危。一直對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問題窮追不捨的加罕戈爾女士深表關切;

張霜穎──她的父親張興武和母親劉品傑於二零零八年七月都在家中被非法綁架,劉品傑當時出現嚴重急症狀態但仍被抓走,被關押二十四小時後被勒索一萬元由親人抬回;而張興武未經任何程序即被告知「被判十年」。他們都向加罕戈爾女士遞交了申訴函。

「法輪功人權」代表向加罕戈爾女士表示,法輪功學員中能有機會逃離中國的比例是很低的,而現在從中國逃到國外的法輪功學員已經接近千人。而中國人有海外親屬的比例也是很低的,而像張霜穎、黃萬青、胡志華這樣家人在國內受到迫害的有數千人之多。由此可想而知,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受迫害的規模與程度是非常嚴重的。對此,「法輪功人權」希望聯合國人權特派專員能加大對這一情況的關注。

對於法輪功學員的申述,加罕戈爾女士認真聽取,臉上不時露出同情和關注的神情,並向所有迫害證人索取了他們的資料。

在結束了與加罕戈爾女士的會談後,「法輪功人權」一行隨後約見了聯合國其他數名特派專員,或者繼續以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證辭向其講述迫害實情,或者在共進晚餐中向專員深度講解有關法輪功的基本信息。

聯合國關於法輪功學員由於信仰而遭受中共迫害的案例調查

「法輪功人權」從二零零一年起持續向加罕戈爾女士投訴迫害案例,使她充份了解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並對中共持續發出了明確的譴責。加罕戈爾女士在二零零三年給聯合國的年度報告中譴責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其殘忍超出語言所能描述」。在二零零四年六月,她質詢中共當局將九百零七名法輪功迫害致死的案例。二零零四年十月,她和其他六位聯合國人權特派專員聯名質詢中共當局對法輪功的迫害。特別是針對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法輪功人權」於二零零六年三月向聯合國提出投訴後,加罕戈爾女士和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曼弗瑞德•諾瓦克(Manfred Nowak)隨後要求中共作出解釋。雖然中共對此質詢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的回應中予以全面否認,但是面對「法輪功人權」及其它團體所提供的大量有力的證據,二位特派專員對中共的回應不予採信,並於二零零七年一月再次要求中共予以解釋,要求中共提供器官移植的具體來源,並解釋一九九九年起迫害法輪功與二零零零年後器官移植突然大量增加之間的關係。

由於聯合國特派專員是由聯合國所委任,對於所有會員國都有約束力,一向以「干涉內政」為由拒絕其他民主國家質詢的中共,對聯合國特派專員的質詢卻不得不予以回應。比如,在加罕戈爾女士與「酷刑問題」特派專員、「針對婦女暴力」特派專員於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就河北涿州兩位女性法輪功學員被警察強姦的案例作出聯合緊急質詢後,中共不得不承認警察強姦法輪功學員的事實,這在一貫抵賴的中共歷史上還是第一次。

除了連續質詢,加罕戈爾女士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譴責也是深刻而強烈的。比如在她遞交給聯合國人權大會的二零零八年年度報告中,加罕戈爾女士針對上述河北強姦案重點指出:「婦女和被關押人員都是處在特別明顯的弱勢地位上的,保證國家立法和行政系統能夠對受害人提供足夠的保護和有效治療是極其重要的。報導稱,這兩起強姦案過程中都有另一名警察在場,該警察未予任何干預和制止。」

由於這些正義的聲音,加罕戈爾女士成為中共深為恐懼的一位國際人權權威。對此,中共使出無賴的手段向加罕戈爾女士施壓,謊稱法輪功不是信仰,也不是宗教,不屬於「宗教信仰自由」特派專員應該關心的範疇,企圖阻止加罕戈爾女士對其迫害法輪功暴行的譴責。為此,加罕戈爾女士專門向「法輪功人權」諮詢。在收到「法輪功人權」對法輪功修煉內容的解釋之後,加罕戈爾女士在二零零八年給聯合國的年度報告中將中共的干擾與施壓公布於眾,並予以堅決的回覆:「裁定或審查宗教信仰……不屬於任何國家或其他團體的職權範圍。」她還引述了前任人權專員拉色琳•希根(Rosalyn Higgins)的一段話以加強說服力:「堅決反對認為國家有權裁定是否是真正的宗教信仰這種觀點。一種宗教的教義應由信仰者自己去界定。……」對於中共的施壓,加罕戈爾女士的答覆是明確的:「本特派專員繼續高度關注中國的法輪功修煉者在宗教信仰自由方面所遭受的持續侵犯。

加罕戈爾女士簡介:

加罕戈爾女士是國際上德高望重的人權先驅,曾在二零零三年被「時代」週刊評為「亞洲英雄」,紐約時報將她譽為巴基斯坦的昂山素姬。她出身巴基斯坦的望族名門,丈夫也是經濟界巨擘。她沒有安於優厚的物質條件追求個人享受,而是從年輕時即為人權事業奔走。她傳奇性的經歷在國際人權界流傳。她曾多次有機會成為巴基斯坦高級法院的第一位女法官,卻為了人權事業而拒絕。加罕戈爾女士於一九九八年被聯合國委任為「關注任意虐殺」特派專員,於二零零四年被委任為「宗教信仰自由」特派專員。

聯大簡介

由聯合國全體會員國參與的聯合國大會(簡稱聯大)是聯合國最高權力機構,通常於每年九月至十二月間在聯合國紐約總部召開。本年度聯大(第六十三屆聯大)已於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六日下午在美國紐約聯合國總部開幕,各國首腦和代表雲集聯大會議廳。

聯大一般由兩個階段組成:一般性辯論階段和議題審議階段。在本屆聯大主席德斯科托•布羅克的開幕致辭中,一如既往提及人權問題。在九月二十三日開始的一般辯論階段中,美國總統布什著重談及全球金融危機等議題,並會晤了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持不同政見人士,以促進各國人權的改善。其他各國元首也都圍繞著「世界糧食危機和聯合國改革」這一主題,站在各自立場上做了闡述。而全球金融危機的爆發,也促使各界人士認真思考放縱貪慾、過度追逐效益給全人類帶來的危害。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辦公室及時於十月二十二日舉辦了一場「人權與經濟」的研討會,探討保護人權與經濟發展的關係問題,引起了各方高度的關注。